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穷得只能吃豪菜

光华日报副总编辑张易雄特穿DEEP V享受豪菜,盆菜捧在胸前,更撩人食欲。

香港食神梁文韬正为其没有鹅肝只有猪肝的“鹅肝酱”大动肝火的那一天,阿武叔则口福不浅,初尝真正鹅肝的滋味。

对於猪肝鸡肝或者什么肝的,阿武叔向来抱持原则,最多吃一口,尝过就好,但北海JURU汽车城喜来登饭店朱老板亲自下厨的,不知为何,情不自禁的要多吃两片。

我的天,好吃到不得了。

有些人以豪宅自豪,有些人以豪车自豪, 有些人以豪放自豪,但万豪豪不过豪情壮志的豪气,今日总算领教朱老板最豪迈的名句:“我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几道豪菜!”

呵呵!北马福建话说:蓝犀!但英语这样说:SO WHAT?

有些好料,不是住豪宅驾名车银行钞票大把,就吃得到的,豪气干云的朱老板可能会说:“大把钱的,去隔壁,我这里卖完了,索利!”

就算食神梁文韬要来,奉劝他最好还是要记得基本礼貌, 否则,莫说鹅肝吃不到,恐怕还得站在门外搥心肝。

噢!差点忘了,不只鹅肝而已,还有鲍鱼,听说有几种不同种类的鲍鱼,但阿武叔只知道都美味极了,分辨不出是什么种类,真抱歉。

我儿说,那鱼翅的味道,跟平时喜宴上吃的,味道不一样,朱老板说:“那种味道那里是鱼翅的味道,你喜欢?去隔壁!”

哈哈!喜来登隔壁没有餐厅,楼下只有一间卖NASI KANDAR和ROTI CANAI的PELITA印度餐厅,另外一间,就是最近受封拿督的拿督姚有份的OVERTIME酒廊,没有卖鱼翅。

对不起对不起,除了鹅肝鲍鱼鱼翅,还有据说濒临绝种的有刺海参,去头的大龙虾,配合春节来临而特別呈献的腊味饭,还有当天的高潮,满盆都是鲍鱼、鹅掌、鱼鳔、猪脚.......配制而成的春节盆菜。

这个朱老板有心肝,这样子的盆菜,一盆只卖RM688,在KL,恐怕半盆都吃不到。

托光华日报要拍新年菜色的福,托朱老板是韩江新闻系学长的福,这少说也要几千块的豪餐,让阿武叔一家免费吃了,朱老板请客,听说还是朱老板知道那天我路过,特意安排的。

阿武叔向来穷酸,唯一富有的就是交了不少知心好朋友, 才听说有些人想吃朱老板的便宜碰到一鼻子灰,朱老板却把山珍海味喂到我们肠胃阻塞,过后又带我们到楼下的OVERTIME,灌了两桶STARKER德国啤酒,豪笑声中,一肚子闷气和火气,都随着尿道排泄掉。

舒服晒! 

高老餮的口水这次肯定要流到脚趾头去了,但没办法,说到吃,除了豪气,有时还得看福份。

朱老板不搞政治,不要我们的选票,又不想搞促销,如此豪请,难以回报。

阿武叔以为想捧一下大脚说:“朱老板,让我在部落帮你的豪菜做个宣传介绍!”

朱老板说:“多隆你!不要!我已经够不得空了,你不要害我。”

喜来登的点心,也是北马最好料,光华日报总编辑胡锦昌说,朱老板为了减少负荷量已过重的顾客群,故意把价钱起到高高,谁知道,起了价,顾客量就是少不掉,每天还是满满。

所以,除非识货,否则,別去喜来登,去隔壁就好。


一群鲍鱼和一群鹅掌大虾组成的盆菜,內里乾坤更好料,一盆只卖RM688。



朱老板介绍说,以上两种鲍鱼属不同种类,我却连名字都忘记了,只记得味道太好。

左起,熏沙曼鱼片、鹅肝、烤馒头两片及烤蕃茄一粒。


黑色那片,就是据说已濒临绝种的有刺海参。

去头龙虾。

一看到蒸腊味饭,就让人想起,年快要到了。

这样的鱼翅才叫鱼翅。



光华日报总编辑胡锦昌贤伉俪,陪同享用豪菜。

杯盘狼藉之后,与朱老板合照。

槟城陋巷多春的咖啡虽然出名,喝过JURU喜来登饭店的咖啡,评价可能令人为难。






传闻中,特地抬高价钱,也赶不跑顾客的奶油饱。







4 comments:

一介草夫 said...

文人介绍名菜, 图文并茂,够了不起,套用你的一句话: 不喜欢,到隔壁去!用一颗心去珍惜一切,才是一品的味道。

汪锦贵 said...

阿武兄,这一篇写得令人垂涎欲滴啊!不过,还是要奉劝阿武兄,年过40了,要注重健康哦!这些美食都不知要让你挥拍杀球几多场才能甩掉啊!哈哈!顺祝阿武兄一家人新年快乐,身心健康啊!

Uncle Boo said...

一介草夫的留言,给人新体会,感谢!

锦贵兄莫愁,其中一张照片特意贴上,就是要提醒自己,还没有肚腩,別搞砸了。谢谢!也祝你新年快乐,健康平安。

Harmon Venture said...

Datuk Seri Utama Shahrir Abdul Samad For Prime Min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