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0, 2011

政棍的告白


上星期四辞了马青资讯工艺局副主任职位,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却教政棍如我,自爽一番,心情愉快了起来,人也轻松了起来。

今年马华党选,不当政棍了,不会再竞选任何职位了,可以的话,将揭尽所能,放下一切可能放下的职位。

待一些牵挂事也了结,希望可以放下一切。

政棍本非我理想,当政棍的日子,其实烦透,尤其必须一直和政棍打交道,和政棍抬杠,听政棍说些似斜还歪,似真还假的怪理论,或者周旋在政棍之间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当中,莫名其妙,烦不胜烦。

叶庆华通过面子书发布我的辞职消息後,有人追问原因,有人趁机极尽污蔑,有人谅解,有人惊叹,没有人挽留。

幸好没有人挽留,证明政棍轻如鸿毛,也省得內心难堪。

我在叶庆华的面子书留言:“大哲学家苏格拉底喝下毒酒前说:我死了,你们活着吧!谁比较幸福,只有神知道。哈哈!哲学家讲的话都很妙!”

这个交代很不错,除了沾点大哲学家的气派,也留下一点疑团,让政棍团团转一下。

谨以唐诗一首,相赠天下政棍:

千里黄云白日熏,
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何人不识君?


放下著

世尊因黑氏梵志运神力,以左右手擎合欢、梧桐花两株,来供养佛。

佛召仙人,梵志应诺。

佛曰:“放下著。”

梵志遂放下左手一株花。

佛又召仙人:“放下著。”

梵志又放下右手一株花。

佛又召仙人:“放下著。”

梵志曰:“世尊,我今两手皆空,更教放下个甚麽?”

佛曰:“吾非教汝放舍其花,汝当放舍外六尘、內六根、中六识。一时舍却,无可舍处,是汝免生死处。”

梵志于言下悟无生忍。

Friday, January 28, 2011

究竟谁过得更幸福,唯有神知道

希腊著名大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名言之一说:“我平生只知道一件事,我为什么是那么无知。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并没有智慧,不论大的还是小的都没有。”

苏格拉底智慧过人,却自视无知, 也因此,他不断追求新知,成为一代大哲学家。

苏格拉底也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快乐的猪,一种是痛苦的人。做痛苦的人,不做快乐的猪。”

苏格拉底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有一大批狂热的崇拜者,也有一大批激烈的反对者。

他的崇拜者,不能保住他的生命,他的反对者,赐了他一杯毒酒,终止了真理继续宣扬。

苏格拉底被处死前,他的朋友悲伤地说:“我亲爱的苏格拉底,我是多么不希望你被如此不公正的处死啊!”

苏格拉底平静地说:“朋友,难道你希望看到我被公正的处死吗?”

喝下毒酒的前一刻,苏格拉底说:“分手的时候到了,我去死,你们去活,究竟谁过得更幸福,唯有神知道。”

坚持处死苏格拉底的人,比他活得久一点,却没有人记得他多久,苏格拉底因为被处死,少了活在世上的日子,他的名字,他的思想,却在2千400多年以後,仍在人世间迴荡不绝。

Tuesday, January 25, 2011

握手尚且不能了,还能服务吗?

 贵为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可以跟男人握手。

 做为国內唯一的女性回教徒党最高领导者,旺阿兹莎可以跟男人握手。

 回教党丁能补选女性候选人诺玛拉:回教教义不允许女人与男人握手。

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是女人,丁能补选回教党女性候选人诺玛拉也是女人。伊丽莎白世二登基将近60年,与无数男人握过手,诺玛拉为何不可以跟男人握手?

原因只有一个,价值观不一样。

是回教价值观与西方价值观不一样吗?

这让人有点纳闷,马来西亚的回教徒女性那麽多,有些有戴头巾,有些不戴头巾;有些可以跟男性握手,有些不可以。

公正党主席安华夫人旺阿兹莎是女性回教徒,诺玛拉也是女性回教徒,旺姐戴头巾,诺玛拉也戴头巾,为甚麽旺阿兹莎可以跟男人握手,诺玛拉却不可以?

原因同样只有一个,价值观不一样。

回教徒也分很多宗派,各大宗派之间再衍生大大小小流派,各宗派各存些许不同观点,当然价值观也略有不同。

更何况,回教和各大宗教一样,有正宗教派,也有异端流派,思想行为价值观各异。

很多人游了迪拜、埃及、土耳其回来,都说那里的回教徒比较开放,说明了回教的本质一样,形式各有不同。

诺玛拉拒绝与男人握手的课题,在丁能补选被炒得沸沸扬扬,诺玛拉说这是鸡蛋里挑骨头,然而,这却已明显暴露出,回教党落伍的价值观,与文明社会的冲突,也是国內一些非回教徒对回教党的治国野心,最明显的担忧之处。

公正党女性回教徒可以跟男人握手,巫统女性回教徒可以跟男人握手,回教党女性却不可以,说明了回教党所信奉的回教价值观,与巫统及公正党的回教徒,属於不同宗派。

若回教党有朝一日实现其神权回教国的梦想,将对国人罐输的思想价值观,可想而知。

回教党令人担心的,并不是对回教的信仰,而是它的流派价值观,对国內的回教徒尚且会有深远影响,更何况非回教徒。

Sunday, January 23, 2011

有制度,没态度,李永波带领中国球员进入魔道

 
羽毛球世界有了李永波,有一点幸运,却是很大的不幸。

李永波执掌中国羽球兵符以来,中国队优秀的训练制度,无疑栽培了许多优秀的球员,让羽毛球运动更增添吸引力。

然而,有制度没态度,是中国羽球引人诟病的最大败笔,李永波为求胜而心术不正的态度,带领其球员进入魔道,也为羽球运动制造纷乱,立下不良示范。

林丹继中国超级赛、香港超级赛之後,又在大马公开赛上演八强退赛帽子戏法,避开世界注目期待,与李宗伟的半决赛对决,別说李宗伟、道菲等顶尖球员不爽,球迷不知在场对着林丹的照片吐了多少口水。

林丹短期之內,连续第三次以受伤为由,在八强退赛,凑巧的是,其中两次是让路给急须磨练以接班的谌龙,而刚刚宣布受伤弃战,却又即刻宣布会继续参加将紧接在下周进行的韩国公开赛,林丹这伤,还真会看赛会来患,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球迷心中想的是,为甚麽在可带来名利双收的赛会,林丹从不受伤,没有把握时就会受伤?这有失大将风范,和他独有的全满贯身份不符。林丹要是真的受伤,却选择继续参与韩国公开赛,无非为了韩国首要超级赛更高的积分和总奖金高达120万美元更丰厚的奖金,世界级球员的心态至此,可谓世道沦丧矣。

中国武术强调的尚武精神,赢得世界喝采,遗憾的是,中国羽毛球在李永波的带领下,却连甚麽是体育精神都不懂。

內部让球,一直是李永波提倡的潜规则,李永波曾经毫不羞耻的大声说,除非在决赛,否则,当中国球员对上中国球员时,那一方输了第一局,就须在第二局让球,以免消耗体力不利下一场比赛。

2008年全英赛,为了保证陈金拿到奥运资格,林丹打假球将冠军拱手让出;2009年全英赛,林丹获得陈金的感恩回报,在半决赛弃权让林丹保存体力晋级,林丹决赛轻松击败李宗伟夺冠。

为了球队成绩,李永波根本视体育精神为无物,也不怕背上骂名,他甚至公开承认了几场让球的典型案例:2000年悉尼奥运会叶钊颖输给龚智超,2004年雅典奥运会周蜜不敌张宁,都是他早有安排。

Saturday, January 22, 2011

悬案

近日发现,阿武叔部落的点击数目有点怪,记得约半年前已过20几万,为何现在只剩下11万多。

跟林放前辈提起此事,才知道原来他的部落的点击数次也曾被亏空过,所幸林放前辈发现得早,月前已更換计数器,保住大量不翼而飞的点击数次。

阿武叔可惨了,这点击数次都不知从几时开始被亏空,该如何追究?该向谁追究?天理何在乎?

看来,又是一宗扑朔迷离,沉冤待雪的网络冤案,不不,应该说是悬案,这字眼现在流行。

网民,你们来评评理!网络没有公理啊!网络有强盗啊!网络有贪污啊!

Thursday, January 20, 2011

黄楠洋证实过档马华

公正党前全国中委黄楠洋(图)证实,将於本月25日在丁能宣布加入马华,并即时投入丁能补选助选工作。

黄楠洋今晚出席马华蒲种区会提早举行的春节团圆饭晚宴时,落落大方回答阿武叔的询问。这项晚宴是由雪州马青团长兼雪州马华联委会副主席高祥威博士召集。

他将在丁能驻阵一个星期,为国阵候选人助选。

除了协助丁能补选,黄楠洋也订下承诺,加入马华後,首先要号召三千名华裔成为马华党员,其次,协助国阵重夺雪州政权。

黄楠洋认为,只要策略恰当,国阵下届大选重夺雪州政权,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同时坚称,绝不争当候选人, 仅愿以多年的反对党经验,协助雪州国阵。

黄楠洋早期曾是人民党全国中委,稍後随人民党前主席赛胡先阿里响应安华的号召,加入人民公正党,并是人民公正党创党发起人之一。

然而,尽管中选为全国中委之一,黄楠洋在公正党却一直郁郁不得志,无缘伸展抱负。

询及为何要离开公正党时,黄楠洋抱持君子断交,不出恶言的原则,只抛了一句:“很厌倦!”

再问他为何选择马华,对马华有什么看法时,黄楠洋说:“马华50年来,一直处於Comfort Zone(安逸区)。。。。。”此後说话被其他宾客打断。

言下之意似乎说,马华昔日的舒适环境被抛离了,他才肯进来,甚有千里送鹅毛,雪中送火炭的味道。

从人民党至公正党,数十年的艰苦经营经验,黄楠洋从政路上,的确不曾舒适过。他於2004年在人民党旗帜下竞选丹绒马林国会议席,输给马华的陆垠佑,多数票过万。2008年原拟竞逐吉隆坡旺沙马朱国会议席,但最後决定让路予後来以一百五十多张多数票击退马华姚长碌的黄朱强。

Tuesday, January 4, 2011

当没有球品的人渣指点你打球的时候

国家羽球单打教练米斯文突然辞职,引来国宝拿督李宗伟抨击羽总,再次暴露羽总非三日之寒的內部丑态。

米斯文并不是第一次与羽总意见不合而选择辞职,早在其胞弟拉锡西迪还如日中天期间,便有一大群表现不俗又处当打之年的羽球国手,断然挥挥衣袖,加入由米斯文另起炉灶的奴沙玛苏里球会,包括拉锡西迪、惹兰尼与拉昔夫、罗斯林、苏明强、王友福、哈菲兹等。

后来,由於奴沙玛苏里旗下球员表现更胜国家队球员,羽总在換了会长之後,才谈妥条件召回米斯文及一众奴沙玛苏里球员,重投国家队怀抱。

米斯文也不是唯一与羽总闹僵後辞职的教练,从92年夺取汤杯前的方凯祥、到後来的韩健、杨阳、弗洛斯特、谢全新、朴柱奉,李矛、那一个可以跟大马羽总取得好聚好散的下场?

长期以来,教练球员无法与羽总领导层一条心迈向更卓越,这情况并不难理解,因为,羽总向来都由一群没有球品的人渣来领导,这群赢球至上,却毫无长远大计的人渣,控制了大马的羽毛球运动。

要是这些没有球品的人渣,也能栽培出世界冠军,岂不猴子也可以参加大马羽球公开赛?

甚麽是没有球品的人渣?最近阿武叔正好遇上一个,虽然这人渣不是甚麽大有来头的人物,却是当今羽总领导层对待教练及球员的活生生例子。

到拿督汤木的球友场地客串打羽球,一个叫DAVID,据说一个星期打五天羽球的球痴,不知道为甚麽,很喜欢主动搭档阿武叔,跟別人挑战。

赢球的时候,DAVID眉飞眼笑,称赞自己了得,输球的时候,DAVID脸黑黑的,一幅冤屈的样子。

其中一场战役,DAVID没有经过阿武叔的同意,一上场就很严肃的说:“这一场打五十块,打好来。”

阿武叔打了几十年的羽毛球,还没试过吃鸡蛋这回事,这一战竟然初尝鸡蛋的滋味。整场战局完全没有默契,阿武叔每打一球,总換来挨骂:“都叫你不要这样打了,你还这样打!不要打给青衣的,打给白衣的!哎哟!这样的球死定了!”结果,输得落花流水,不好意思,因为争球,还打烂了DAVID的一支名贵球拍。

输了五十块,DAVID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场边一直听到他在埋怨:“妈的!找个小孩子来配搭更好!妈的!差到死!妈的!我一个打你们两个都不会吃鸡蛋!不知道打甚麽鸟球,干你娘!”

DAVID经此一败,脫鞋收拾球拍,很不爽的走了,临走前看到阿武叔配搭另一人还在打球,居然跑前来,不看阿武叔,却对阿武叔的搭档说:“吶!你这场会打得赢,我切掉!”

球打完时,这个DAVID走掉了,要不然,肯定要赏这人渣一拳。

输不起,把小小奖金看得好像牛车轮那样大,输球之後发烂揸,一味要求別人拿分,却从不检讨自己是否尽了本份,从不承认自己也有过失,这个DAVID,不正是大马羽总的写照吗?

当打羽球只为了赢球的时候,羽球还有值得享受的乐趣吗?

阿武叔告诉拿督汤木,不会再去你的场跟人渣打球了。

正如米斯文忍痛伤心呈上辞职信,李宗伟也忍不住批评羽总,这种心情,没有球品的人渣那里能够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