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30, 2011

放心啦!温家宝那敢在意


若非中国总理温家宝刚好走过那个笑死人的布告板,又被传媒拍下登在显著版面,我们的首相纳吉,那里会看得到,全能国土向来如何处理翻译。

上一次我和凌国文,都有贴上吉隆坡廉价机场经典的“的士与预算范”中文翻译,就因为没有温家宝走过廉价机场,纳吉不曾在廉价机场接待中国高官,交通部长也不曾到廉价机场塔“预算范”,导致这个经典翻译,要等到一年多之後,才被掩盖遮羞。(只是掩盖,不是修改)

纳吉见识了全能国土政府部门的翻译水准和手法,做个意思开腔交代,他说温总理明白我们在表示诚意时所犯下的,只是技术错误,温总理已经不在意了。

温家宝那里敢在意?中国的翻译,还有比我们这里更滑稽的,不笑破你的肚皮,也让你笑到窒息。看完本文,我们才慢慢欣赏,可爱的中国人超滑稽的英文翻译。

先说回翻译,世界公认,日本经过二战两颗原子弹的洗礼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短短数十年,便崛起成为科技与经济强国,靠的是超强超快的抄袭能力。日本车、日本电器,日本货,摆到明是抄袭和改良自別人的技术,其品质和价格却能更受世界人民的欢迎。

基本上,日本人都具有强烈的大日本人主义,大部份日本人只懂日文,只说日语,会讲英语的日本人,大部份说的也只是拉拉卡卡的英语,然而,日本人却有本事以最快的速度,把各种复杂的科技完完全全的抄袭并改良,靠的无非就是超强的翻译能力。

日本人注重翻译的程度,不局限在官方、科技或经济,即使在日常生活与社交,也有许多日本人高度重视翻译。1998年,我代替一个中风入院的朋友,接待3个义务到来吉隆坡参加慈善花艺表演的日本人,用我残旧的日本车,载送他们上云顶、游双峰搭、游湖滨公园,沟通都是用半生不熟的英语鸡同鸭讲。

这3个日本人回国後,寄了几张与我合拍的照片给我,附上一封感谢信,以极度优雅流利的英文书写,文法之行云流水,教人赞叹又汗颜。他们连写信,也舍得付费叫专业的翻译社代劳。

当时的感受是,日本人的自我要求都很高,怪不得日本人比我们进步。

一个国家要富强,高效率的翻译是非常必要的,特別是严肃的官方活动,不当的翻译若搞到外宾笑脫牙,只会给人感觉不认真,没有诚意,没有效率。

来来来,看看以下图片,你就知道温家宝总理敢不敢在意马来西亚的翻译:


叫楼梯走慢,还是叫人慢走?

请小心翼翼的掉进河里去?

哇!这个Acid food,应该是自杀用的吧!居然可以公开卖。

也许中国有人骑猪肉上街吧!猪肉不得停放此处。

哗!好料!只须插卡,就可以自我毁灭。

????

这CAKE是很复杂的,不能用一般的方法来食用。

  篮球几时改了形状?

读来读去,我明白的只是PP,private part!

用过热水,回去战斗?战场在那里?

哇咾喂!粉面叫做Powders the face!面粉岂不是要叫face of the powder?

这个博物馆一定有卖酒,管理员在翻译时,喝醉了酒!

平常人戴的眼镜,在这里出售,其他眼镜店,都是不正常者戴的。

 不知道他是姓WRONG,还是他经常错误设计。

注意:要用跑进去,才不会碰到头。

哇!这塔实在不用易Entering!


中国的灭火器真的很先进,方便消防员一边救火一边不会错过女朋友来电。













花=American,旗=Flag,参=senate,乌=Ukraine。美国旗参议院乌克兰鸡汤?









Friday, April 29, 2011

威廉王子大婚给我的启示


其实我不知道,为甚麽全世界人都在看威廉王子大婚,电视台一台又一台的全天候直播,热闹过我们自己的全国大选,热闹过世界杯。

英国人为自己的王室婚礼魂萦梦牵,还说可以理解,马来西亚那麽远,也疯狂如斯,羡煞天下王子和有钱人。

儿子说,今晚的补习班,只谈王子结婚。

啊!童话一般的结局,毕竟是人人的心愿。

因为大家都在看,我也看了。

那世纪之吻,果然很感动。

感动的,不是灰姑娘终於嫁给英俊的王子,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而是,我看到了威廉王子的头,开始秃了。

我终於豁然开朗,不必再为越来越严重的脫发问题烦恼了。

威廉王子他那麽尊贵显赫,也解决不了脫发的烦恼,我们凡夫俗子,何必执着?

现在,华总会长方天兴,才是脫发者的模范,包括威廉王子。


Thursday, April 28, 2011

你还记得学校的体育节教甚麽吗?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出,中国政府将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并保证中小学生每天一小时校园体育活动。

马来西亚的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4月19日率领大马代表团,参观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学校的运作模式,了解该校上课及运动情况後说:

教育部也将全面重组体育课程,鼓励学生注重体育项目,确保学术及体育平衡发展,达到“一名学生,一项运动”目标,希望能栽培出运动及学术表现皆杰出的学生,更重要的是培训一流的运动员,协助马来西亚在国际体坛争光。 

但当问起温家宝的一日一小时体育活动的目标时,慕尤丁说说,马来西亚目前做不到。

看了这样的报道,我召来两个孩子问道:“体育节教甚麽?”

读独中的女儿说:“我的体育老师是体育系毕业的,当然是教我们做运动啦!”

读国中的儿子说:“我的体育老师不是体育系毕业的,所以,体育节通常是自由活动,我们可以选择打球,甚麽球都可以,或者谈天,或者发呆!”

我再反问:“你们知道甚麽是奧林匹克精神吗?”

两人一起回答:“四年一次!”

我再问:“马来西亚拿过几面奧运金牌?”

女儿耸耸肩,儿子随便回答:“应该有9 面了吧?”

然後,我努力的回忆,以前读华小及国民型中学时,体育节教甚麽?

有时候,老师会任由我们打篮球,踢足球,或者踢Sepak Raga(藤球),有时候会叫我们帮忙到学校空地搬石头。

我们的学校没有草场,也没有羽球场(到今天也没有),有些人拿着羽球拍在藤球场打羽球,风吹得大一点的时候暂停一下,等风停了才继续打。

大多数时候,体育老师不知道在忙些甚麽,只叫我们自己温习功课,自由活动,或者谈天,或者发呆,和我儿子说的情况雷同,几十年不变。

看着参加校队的同学,穿着威水的球衣在打排球、篮球,都有教练含着口哨在一旁教授,只能又羨又妒,为何那个教练不教体育课,为何体育课不教扣排球灌篮球。

年少时候,我们认识默迪卡杯足球赛多过世界杯足球赛,因为家里没有电视看,体育老师没有提过世界杯,邻家的电视也只能看到默迪卡杯看不到世界杯,所以同学之间经常讨论莫达达哈里、苏进安、山督星、阿鲁姆甘、仇志强 

当时,母亲以为运动是玩耍,打篮球踢足球打羽毛球,都被她担心会躭误学业, 总在打到半路,被她老人家扭着耳朵拉回家。

1987年出来社会工作以後,我才知道1986年世界杯有一个叫马拉多那的,用一招上帝之手震惊天下,我才知道甚麽是奧林匹克运动会,甚麽是亚运会,甚麽是汤姆斯杯。

妈妈听我说去到吉隆坡当记者月入才几百,在吉打州踢足球最烂的那个,月入都有几千,睁大眼睛问我:“做么老师以前没有教你踢足球?”

打羽球扭伤腰,找到一个中国师父做推拿,他说:“羽球有甚麽好打的?太容易受伤了,改打乒乓吧!你知道吗,中国每个学生的书包里,都藏着一把乒乓拍,容易带,去到那里就打到那里。”

怪不得不论甚麽级的乒乓赛会,总是看到中国人穿着不同国家的球衣在对打。

我告诉中国师父:‘在马来西亚,羽球是NO 1 嘛!开羽球馆好赚过摆乒乓桌!羽球馆的学习态度,认真过学校的体育课,因为要另外缴学费。”

就是不好意思提起,马来西亚羽毛球最威水的拿督级球员,也只不过拿了奧运银牌,摸不着金。

慕尤丁先生,你当副首相又当教育部长,你还记得中小学时体育节教甚麽吗?

体育部长阿末沙比里先生,你又记得中小学时体育节教甚麽吗?

你们有去自己的学校看看,当今体育节在教甚麽吗?

Wednesday, April 27, 2011

都是狗

砂拉越州选举,民主行动党骂功无可匹比,骂出一个春天来。

人联党只有挨骂的份,白毛只有挨骂的份,连没有参选的马华与民政,也只有挨骂的份,无从招架。

行动党的大小喽啰包括丘光耀,刘永山,在讲座会上从不会忘记声嘶力歇大喊,马华是走狗,民政是哈巴狗,国阵都是狗。

有趣的是,行动党的谩骂兵团也说自己是狗,民主行动党是守住不让国阵贪污的看门狗,民联是发放乐齡福利金的旺财狗。

真够经典。

Tuesday, April 26, 2011

最恨阿贤又要开心了


如果我是朋岭区选民,毫不犹豫的,我会投沈桂贤医生一票。

不是说他的对手不好,而是他的诚意真的让人感动,我从来不曾在政治圈子,找到这样的感动。

沈桂贤医生在本届砂拉越州选举大败收场,是我唯一的落漠。

我与沈医生非亲非故,仅在这次州选初闻其名,初见其人,却总是觉得,此君可以是砂拉越的福气,也可以是马来西亚的福气。

沈医生的演讲,不是一流的,他自谦样貌长得不好看,他不会唱歌取悅人民,说话的技术也不比他的对手好,没有流利的口才,没有煽情的言语和表情,但听他演讲,就是觉得精彩,觉得充实,有理,觉得此君绝对是政坛众“大炮仙家”中的例外。

踏实的从政理念,充实的政治路线规划图,很用心的竞选态度,让人感受到他诚挚的心意,和他的竞选口号天衣无缝的一致。

从古晋的选战过程来看,沈桂贤的确给人看到新希望, 给人看到政治界里少有的真心,少有的真正为民的热忱。

他是世界级的心脏专科权威,他常说自己是“开心”医生,要凭他的医学权威,把古晋塑造成集中发展医药的城市,栽培更多像他一般世界级的医学权威,要用医者父母心的态度,治理社会病态。

然而,朋岭的选民,拒绝了这份福气,拒绝了这份诚意,拒绝了医药城,成全了民主行动党的呼吁,让好医生回到医院去“开心”,安安份份的领一份薪水。

最遗憾的是,听沈医生讲话的人不多,听民主行动党骂人是狗骂人是人猿的,多到用万人空巷来形容还稍嫌不够喉。

如果朋岭区的选民,能够听取双方的演讲,比较双方实力才来衡量选票落谁家,我相信沈桂贤医生的成绩,一定不会是这样。

有人说,沈桂贤这个好医生的政治理念,也不是不好,只是他进错了政党。他如果到槟城加入民主行动党建医药城,担保不会叫他回医院寻开心。

唉!政治的目的,本不在真理,而在谁够强势。

沈医生的竞选团说,即使输了,沈医生也不会离开,因为古晋是他的家。

虽然少有这种忠厚者能在政治圈子立足,仍祈愿沈医生,雄心不磨灭,真心不崩溃。加油!

Sunday, April 24, 2011

我的妈呀!古晋人响往茨厂街?

到砂拉越观看州选举,才对自己居住的吉隆坡,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原来,我每天上公司都会经过的两个地方,竟然是古晋人神往的地方,而我却一直对这两个地方避之则吉。

这两个地方是武吉免登星光大道,以及“外劳街”茨厂街。

访问了几个当地人,都说当地人不喜欢西马的文化,却有人联党的候选人,要把西马的武吉免登和茨厂街引进去,怪不得州选成绩那么烂。

人联党的候选人和助选人,不只一次在台上说:

“为什么只有吉隆坡才能有星光大道,我们浮罗岸也要星光大道!”

“我们要把古晋的某街道,发展成好像吉隆坡茨厂街一样热闹的地方!”

听演讲的吉隆坡人、柔佛人、吉打人、槟城人,都面面相觑,傻了眼!

武吉免登星光大道之取名,我看多数是因为此地名称有Bintang,即星星的意思,虽然也能在某店看到几个明星的手印,却和好莱坞星光大道或者被模仿的香港星光大道,相去太远。

武吉免登是吉隆坡的黄金地带,路不是太长,却有几个红绿灯,拥挤的车辆经常水泄不通,除非不得已,我平时不敢把车驾进去。当然,若说要把古晋发展成好像武吉免登般寸土贵过金,还说有点骄傲,看星光嘛!太遙远了点吧!

更咋舌的是,人联党的候选人或者他们的助选人,应该很久没有经过茨厂街逛一逛了,他们以为这里还叫唐人街,却不知道茨厂街现在的別号叫做外劳街。

除了水菓肉乾光碟膺制品,我想不出茨厂街还有什么值得我去逛的地方。

砂拉越州的外劳问题,没有沙巴州那么严重,基本上,在古晋街头,不容易看到外劳,要是多了一条街道,像茨厂街般任由外劳喧宾夺主,嘿嘿!我看到时谁做政府谁糟糕。

如果在砂拉越搞政治的,有看到这一篇文章,给你一点小贴示,在西马,真正符合资格称为唐人街的,唯有马六甲的鸡场街,这是唯一可以看到很多马六甲华人特色的街道。

若要建立具有特色的街道购物天堂,胡志明市的Ben Thanh Market, 合艾的Kim Yong Market,中国各城省的批发市场,会是更不错的参考。

Saturday, April 23, 2011

砂拉越州不禁赌,吉打州不捉赌



在古晋一小贩中心用餐歇息,二男二女公然拿起扑克牌,就在人来攘往的公众场所,玩起“尖那米”。

开始挺错愕的,別说吉兰丹,即使在吉隆坡,谁敢?

但转念一想,便即豁然,砂拉越州不禁赌,除了宗教自由,行动自由,消遣也自由。

岳父从家乡来,谈起回教党执政吉打後的情况,他说:“一样的啦!谁做政府还不是一样,在峨仑,吃猪肉的人照吃猪肉,喝酒的人照样喝酒,赌博的人照样赌博。 ”

但说起赌博,岳父说在峨仑越来越凶了,好像都不捉赌博了。跑马机虽然越来越多架,但跑马机已是落伍的玩意,现在流行的是轮盘、“峇兰该”(译音),还有几种我就是背不熟说不出名称的赌法。

岳父说,没有換政府前,峨仑流行赌球,现在赌球也不流行了,赌轮盘,赌峇兰该,赢得快,输得也快。

说到马来人最喜欢玩“峇兰该”时,我才被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