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0, 2011

听林吉祥猜测大选日期


林吉祥最喜欢猜测大选日期,过去12届大选,林吉祥应该至少猜测了8届吧!(我不确定,只是感觉到自从懂事以来,就不间断的听到林伯猜测大选日期。)

多教人佩服,一测数十年,始终无怨无悔,不厌不倦。

更教人惊叹的是,林伯每一届大选都只是猜几十次,便至少有一次接近正确日期,真有诸葛亮下凡,神机妙算的风范。

上一届大选,著名的308大选,林吉祥就在猜了大约30次大选日期之後,其中一次猜测大选会落在2008年3月15日,结果,伯拉首相把大选日期订在3月8日,只差一个星期。

搞不好,当时伯拉首相还是因为不甘被林伯猜中,索性提早一星期举行大选,以致误了良辰吉时,险险误了千秋大计。

別看这一星期之差,大马政治史上就无人曾经猜到如此接近,而且,只是猜了大约30次而已,便能这麽接近,林吉祥实是无人可以匹比,堪称大马记录之最。

林吉祥猜测大选几十年,自有其一套独特心得,让人心服口服。前两天林伯在沙巴州又使出其独门猜测大选神功,神乎其技的猜测法,不由得不向他下跪,要求打救。

仿佛不久前才听林伯说,砂拉越州选成绩不漂亮,全国大选不可能在近期举行,林吉祥这次却说,有可能在马来西亚日(9月16日)之前,也有可能在7月11日,因为纳吉喜欢11。

林吉祥还说,如果7月11日不举行全国大选,则有可能会落在9月11日、10月11日或11月11日,8月是回教徒斋戒月,因此,不可能举行大选。

其实,林吉祥本来还有更精彩的招术演出,只是怕政棍群笑脫几颗牙,没有使出而已,他本来想补充,今年如果没有大选,就会在明年,明年如果也不大选,就肯定会在後年。

林吉祥伯兵不厌诈,老奸巨滑, 又仁心仁术,实乃政棍界楷模。

阿武叔崇拜了林伯几十年,学到了“林氏政治猜测神功”一点皮毛,也斗胆在此猜测,下届全国大选,林吉祥以古稀之年,肯定会再出战,不是继续打回怡保,就是重征槟州,如果也不是槟州,就一定是国內其他州,不会打到新加坡去。如果到最後其他州都不是,林吉祥一定是不想打,如果连不想打也不是,一定是有人不要给他打。

雕虫小技献丑,还望林伯不吝指教。

Sunday, May 22, 2011

寻找槟城韩江新闻系黄金十年同学


槟城韩江新闻系自从1987年停办,同学师长各奔西东,黄金十年的辉煌画下休止符。

曾经一度,在林连登铜像前孕育新新闻事业的细胞,同窗情深,同门情谊深长。

槟韩江新闻系於1978年开办,共召生十届,1988年第十届毕业典礼之後,十年缘尽成绝响。

怀念当初十年韩江同窗情缘,一批毕业生目前发动黄金十年同学会,订於今年7月2日召喚师兄弟与师姐妹回到槟城探望母校。历届学生受促共襄盛举,无论毕业生或半途出家,务必尽速报名。

当年在地灵人杰,山明水秀的槟岛孕育出来的韩江新闻系子弟,今天已成为大马各中文报的栋梁支柱,为大马中文新闻事业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包括光华日报总编辑胡锦昌、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郭清江、南洋商报执行总编辑陈汉光、中国报副总编辑赖伟明等等。

槟城韩江新闻系黄金十年同学会负责人如下:

北马联络人:

第一届:吴凤美(016-4885526)、第二届:丘智坚(012-4741878)、第三届:范秀玲(012-4213993)、第四届:陈虹莹(012-5881008)、第五届:潘友平(019-4126322)、第六届:郭素岑(016-4123846)、第七届:胡锦昌(012-3296383)、第八届:张玉兰(012-4923640)、第九届:张易雄(016-4530775)、第十届:范盈(范秀霞012-4849992)。

中南马联络人:

郭清江(019-2680108)、陈汉光(016-2334400)、尤芳进(012-2919322)。

7月2日当天下午5时,在韩江校园大门集合,盛大餐会晚上七点开始,备有韩江新闻系黄金十年独家精彩节目。

目前已在面子书设立《槟城韩江新闻系黄金十年同学会》群组,供十届师生保持紧密联系。

Friday, May 20, 2011

官爷看到官爷“无厘头”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终於看到,公共服务局颁发海外奖学金时,有“无厘头”的乱象丛生,令人好像中马票,好不开心。

魏家祥说,今年是最“无厘头”的一次,19位全科A+的优秀生,只拿到大学预科班和本地大专的奖学金,却有8科A+和9个A+的次等优秀考生,拿到海外奖学金。

若说无厘头,公共服务局应该至少无厘头了27年,难得历任教育部正副部长都对此不知不觉,留待魏家祥在27年後後知後觉,也算是好事一椿,有进步,有进步,可喜,可喜!

仍然怒发冲冠的是,魏家祥官居副部长,也具慧眼看穿无厘头,历任教育部长及现任教育部长望穿秋水还看不到,实该叫训导主任罚拉耳朵蹲站100下,再罚抄写“我以後不敢不识无厘头了”1千遍。

谨此免费赠送魏家祥民间情报一则,若蒙上达,或许也算战功一件,对国家未来主人翁的前程也居功至伟,功德无量。

民间有一首歌,至少唱了27年,歌的旋律与唱法各自徊异,歌词却不一而同,大意都是说:最优秀的马来人子弟,都被政府送到了国外,包吃包住的百般磨练之後,留在他乡不回来,只有次等优秀的马来人,留在国內供养以事国人;最优秀的华人子弟,如果老豆钱不够,只能留在国內尽忠报国,次等优秀的华人子弟,才能得到政府青睐,送到国外;优秀的华人子弟,须靠老子有钱,才有机会送去国外,学成後还可以先看看这里有没有受重用的机会,才自己决定回不回来,没钱的华人子弟嘛,就留在国內任人踩。

我的记忆只能去到27年前,因为我就是在那一年考SPM。当年我们学校的考生不太超级威水,大部份都只报考8科,顶多自修报考中国文学的,须考9科,10科A+都没听过,19个A+或17个A+准会让人吓到屁滾尿流,跪地求饶。

我的同学当中,2个考到8个全科A+的,送进马大,现在当医生,其他没获全科A,但也有很多个A的同学,当然也不少,却只有2个女同学,获得政府奖学金到英国留学,毕业以後,一个嫁到很远的地方去,为那边的政府服务,另一个饱经漂泊之後,目前留在家乡,毫不客气的一直叫人不要投票给BN。

所以,27年前的大马民谣就这样唱:做为华人子弟,如果你非拿到政府奖学金不可,除了运气要好,最重要的是成绩不要太好。

虽然歌声悠扬,馀音绕梁,但也许唱的人都当不了官,官爷们27年来无福消受华人优秀子弟的半夜搥心肝,因而至今未曾觉察,优秀生和优秀生的父母,有极大部份想把这个无厘头的政府換掉。

无厘头逍遙法外,令人咬呀切齿了27年,终於在魏家祥法眼之下现形,好好!终於有官爷看到官爷的无厘头!拍手!

Tuesday, May 17, 2011

祝福基督徒,卫塞节快乐!

今天是卫塞节,礼佛过後,对卫塞意义产生的省思,沾满的法喜,来自一个基督教的牧师。  

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基督教牧师诚心的卫塞节祝福,充满喜乐。

皈依佛教以来,突然惊觉自身对佛陀教诲的领悟,不及一个基督教徒,心中忏悔。

牧师说:因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如此大宽的境界,令悲意顿生,不是悲伤的悲,而是基督博大悲悯世人的大爱,佛陀大无畏的慈悲。

博爱,慈悲,若能爱屋及乌的惠及天下苍生,尊重,兼容,若深得芸芸众生遵奉,人间也算天堂,娑婆也有极乐。

欧阳文风的文章,充满基督的法喜禅意,祝福基督徒,卫塞节喜乐,平安!

歐陽文風‧一名牧師衛塞節省思


我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懂事以來,生活與教會脫離不了關係。

過去,我對佛教相當無知,就如不少傳統與保守的基督徒一樣。中學時參 與了一項佛學函授課程,教會一長輩知道此事,“曉以大義”,認為我不應涉足異教,因為唯有基督教才有真理。那時我其實是抱著要“拯救”佛教徒,所以必須先 瞭解佛教的動機去報讀有關 課程的。現在回想起,為自己的狂妄而慚愧。

13年前,來美國念書。在大學念宗教學與神學,開拓我的視野,驚覺基 督教神學的豐富,不只有原教旨主義。後來再接觸佛教,還有《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有趣的是,我看不懂由唐朝玄奘大師所譯的《心經》,我讀的是現代的英譯 本。讀了英譯本,再看中譯本,反而有另一種領悟;我認為英譯本哲思泉湧,但中譯本詩意盎然。或許,這是中文與英文表現兩種不同的世界觀使然。

我告訴台灣的作家朋友陳克華我想研究佛學,希望他能給我開一份書單。 結果,他二話不說,就從台北給我寄來一箱書。可惜,當時我在中國大陸巡迴演講,之後回馬,他寄來紐約的書無人簽領,結果被寄回台北。他收到他寄出的一大箱 書後,才給我寫信,問我怎麼一回事。我不想他再花錢,告訴他我今年到台北時才跟他要那一箱的書。當時心想,或許我研究佛學的機緣尚未成熟,不必強求。

結果,一整年,我只讀《心經》。短短200多字的心經,一讀再讀,越 讀越歡喜。如今,我對佛學還是無知,我只懂《心經》。其實,我想我還是不能說我“懂”,我只是感動,感動於千年傳來的智慧。記得我曾忍不住對克華說:有一 天,我想以牧師的身份,從基督教神學的角度,註釋《心經》!

我讀《心經》,再讀《聖經》;有時我讀《聖經》,再念《心經》,發現 人生許多苦惱,不過是此生此身的感官與意識,不外是由自己所造就。是非善惡喜怒哀樂,都不是原本的樣子,或都沒有原本樣子,只是我們內心與社會建構的結 果,我們創造各自的實相,以為唯一,結果身陷苦海,不能自拔。讀《心經》,我領悟《聖經》為甚麼說“我們能凡事謝恩”。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讀《心經》,感覺生命以至當下剎那感受,可以任我捏塑,但也不由我操縱,人間一切,有甚麼是絕對實際?但這也不等於一切虛無。五蘊皆空,不等於是非不辦,只是有很多事未必二元對立,不必快意恩仇。

我還是基督徒,還是繼續寫評論,還是有所堅持,只是我學會“放心”。 5月份,趁著衛塞節,我在紐約的教會主講“因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Because of Buddha, I am a better Christian),不是我比別人好,而是比自己過去進步。

祝福大家衛塞節喜樂,平安。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歐陽文風‧自由撰稿人‧2011.05.16

 

Friday, May 13, 2011

Where steward & stewardess sleeping

747-400

KLM
 

Airbus A340

Boieng 777

Singapore Airline

SQ-with inflight TV and telecommunications 
 

AIR ASIA.......!

Ssssssshhh. ~ ~ Do not laugh so loud, you'll wake her ~!

Now You Know Why Everyone Can Fly!!!!!?

Wednesday, May 11, 2011

珍惜真正重要的东西

生氣的時候,開口前先數到十;如果非常憤怒,先數到一百。 
           ──美國政治家托馬斯.傑弗遜

有一對夫妻非常疼愛他們五歲的兒子,而這個小男孩也很乖巧體貼,一家人和樂融融。

某天,小男孩跑到媽媽面前,高興地對母親說:「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所以我為他做了一件事,想給他一個驚喜!」

「喔?你做了什麼呢?」母親好奇地問。

小男孩得意地說:「我覺得爸爸的電腦很髒,上面都是灰塵,所以我幫他洗乾淨了!」

「什麼?你把電腦拿去洗?」母親一聽,連忙跑到浴室。

果然,先生最心愛的昂貴筆記型電腦整台被泡在肥皂水裡,雖然母親連忙「撈」出電腦搶救,但電腦已經壞了!

母親很生氣,把兒子臭罵一頓。

小男孩覺得很委屈,所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父親聽到妻子的怒吼與兒子的哭聲,跑過來一探究竟。

看到還在滴水的電腦,他也愣住了,隨即臉色一沉!

小男孩覺得爸爸一定要生氣了,害怕地縮起脖子

父親冷靜了幾秒,深呼吸一口氣,接著拍拍妻子的肩膀:「電腦壞了就算了,別再罵他了!」

「怎麼可以不罵他?這台電腦不是你最心愛的東西嗎?」妻子仍氣呼呼地說。 

「妳錯了,電腦只是我『第二』心愛的東西。」爸爸眨眨眼睛,說:「我第一心愛的東西,是妳跟兒子呀!

所以我怎麼忍心看到妳生氣的樣子、聽到兒子的哭聲呢!」

***** ***** ****
 
每個人都能夠輕易說出誰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個人可能是父母、孩子、伴侶……但奇怪的是,我們卻常因為「不是那麼重要的事」,傷害了「最重要的人」

一對母女本來感情很好,後來卻斷絕來往。原因是她和姊姊出嫁的時間只差兩個月,但後來她卻發現,母親把祖傳的一對名貴玉鐲給了姊姊當嫁妝,自己卻什麼也沒有。

因此,她覺得母親不公平,和媽媽大吵一架,甚至也把姊姊大罵一頓,最後嘔氣不與家人們聯繫。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她心裡很清楚,自己其實已經不生氣了,但她卻拉不下臉來,不知道該怎麼給自己找個台階下。

最後,她終於有機會與家人見面,但卻是在母親的葬禮上。

她後悔地說:「我竟然為了一對手鐲捨棄了親情,真是太傻了!」

但儘管有再多的眼淚、再多的後悔,卻也來不及了。

***** ***** *****

幸福往往是我們可以把握的,但我們卻時常為了一點小事,把幸福拒於門外。

何必為了(不重要的事),失去(最重要的人)呢?

面子,人為了面子,拉不下臉,卻失去了多少回頭的機會,失去了多少贖罪的良機, 或許因此遺憾終生後悔莫及,而親情是永遠更改不了的。

Tuesday, May 10, 2011

是谁褪去了马来人的优越感?

25年前,离乡背井来到都门时,这里大多数华人跟华人讲广东话,大多数马来人跟华人讲英语。

初时蛮不惯的,但这种环境,使不会讲英语的山芭佬也被逼学起英语。

25年後,这里的大多数华人改跟华人讲华语,大多数马来人也改跟华人讲马来语。不论在政府部门办事,或到银行柜台询问事项, 或到超级市场买东西,或在麦当劳享用汉堡饱,以前讲英语,现在都转台说马来话。

资讯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通讯公司的客户服务代表,也只能以马来语沟通,尤其是号称天地通的,英语不是不通,只是几句通。

25年前,大多数马来人讲的一口流利英语,多教人惊羨,25年後,大多数马来人讲英语,都是2句英语3句马来语,多教人惊愕。

25年前,马来人讲起英语,充满了优秀民族的优越感,被当成优秀人士来敬重与看待。

25年後,马来人讲起英语,当年的优越感已经褪去,一些时候只看到闪闪缩缩,鬼鬼祟祟。

25年前,法庭审案,要讲英语就讲英语,要讲马来国语就讲马来国语,大部份的马来律师、法官、推事,英语讲得就跟英国人一模一样。

25年後,法庭审案使用几句英语,必须先说memohon keizinan。

25年以来,马来政治人物极力宣扬和维护马来语,本来,维护国语也不是坏事,但马来政治人物却完全豁出去,让马来同胞以为,只有马来文至高无上,即使有很多词汇,只不过是把英文字马来语化。

过度维护国语的代价,终於使马来人的英文水准每况愈下,当年的优越感已不复见,渐渐在国际舞台失去优势,在国际经济科技商场失去优势。

华人同样受到国语化政策的深远影响,今天有很多华人大学生,英语程度和25年前的SPM程度,并没有显著的差別,和之前的MCE程度相比,却是天渊之別。

是谁造成大马的英文水平降低?是谁让马来人25年前的优越感褪色?

可怜的是,当大部份华人必须靠课馀时间恶补英文、马来文、华文,以便维持竞争力,大部份的马来人仍浑然不觉,乐在享受维护国语之中。

所以,贵为副首相兼教育部长的慕尤丁说,他对我国学生在完成两年学前教育,6年小学教育及5年的中学教育之後,仍然无法掌握英语感到费解,如果小学目前每周300分钟的英文节数,仍然无法提升英文水平,教育部将建议在周末开办英文补习班。

贵为囯家教育政策的最大决策人,也做如是想,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国民不知道应该哭好,还是应该笑好。

马来政治人物比较热衷的,还是搞政治,搞教育嘛!只属低能水平。他们甚至不懂,只要回溯25年前的种种制度,就会知道大马的英语水平日渐低落的原因,就会知道马来人会日渐失去优秀气质的原因。

25年来的种种国语化政策,受害最大的,其实是马来人。

Monday, May 9, 2011

人民吃草

一天下午,一个富有的律师在古晋的街头,看见两个华人在路边吃草。

他觉得困扰,吩咐司机停车查探。

律师问:“你们为何吃草?”

其中一人答:“白毛推不倒,我们没有钱买食物,所以吃草!”

律师说:“你们不如到我家去吧,我给你们吃的。”

两个华人听了很安慰,却犹豫说:“可是我们还有妻子及孩子,他们都在那边的树下吃草。”

律师说:“没问题,带他们一起来吧。”

於是,两个华人欢天喜地的呼喚老婆和一群孩子,挤上律师的房车。

虽然那是一部大房车,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全部人才能上车。

途中,其中一人说,“先生,你真是一个大好人,谢谢你让我们摆脫苦日子!”

律师回答:“噢!我感到很荣幸,你们肯定会喜欢我的地方,那里的草足足有一米高。”

注:此文非阿武叔原创,流传中的电邮抄来!

Tuesday, May 3, 2011

汤木杯


详情浏览1体坛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