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4, 2011

韩江新闻系会702回校日主题曲 -- 再相聚

词:林扬枫
曲:谢继麟


(期盼,是一种喜悅的感觉。。。心也因此温热起来。。)

犹记当年  年少轻狂  红了你纯情脸庞
解开长发随风飘扬  谁在谁心里  激起层层浪

踏浪而去  乘风启航  三十年华发苍苍
心依旧蓝如蓝天蓝  你在我心里  单纯的模样


再相聚  再把当年哭的笑的说它一场
再相聚  再看风花雪月  再说儿女情长
再相聚  再见若是为了再次分散
再相聚  再一次造就一场梦想的喜欢

我们都走在沧桑的路上
不必去介意谁比谁沧桑
也不管岁月改变了模样
只记得年少时多情的梦想

再相聚  再把当年哭的笑的说它一场
再相聚  再看风花雪月  再说儿女情长
再相聚  再见若是为了再次分散
再相聚  再一次造就一场梦想的喜欢

Wednesday, June 22, 2011

火箭戴宋谷,是人还是鬼?

 
州议员在州议会戴宋谷,本来甚麽问题都没有。

是民主行动党坚持要把他说成不对,当然,那是在民主行动党从来不曾尝过执政滋味的n年以前,当时马华的州议员戴宋谷宣誓吧了,民主行动党死都不依,硬硬要把这说成出卖民族。

後来民主行动党终於尝到执政滋味了,槟州有首席部长做,雪州有议长做,突然间,民主行动党对戴宋谷的解说,变成尊重州议会,不是出卖民族了。

这原本也不是甚麽大问题,戴宋谷吧了嘛!

问题是,民主行动党在砂拉越州议会的席位增多以後,戴不戴宋谷进州议会,竟然成了內部矛盾的课题。

黄和联带头说,火箭议员绝不戴宋谷出席州议会,这本来也不是甚麽大问题,没有法律条文说不戴宋容要坐牢,没有法律说这是出卖民族。

只是天大的问题啊!黄和联这等人居然跟自己的老大对着干,公然说林冠英戴宋谷,我们不一定要跟从

砂拉越州选期间,林冠英喊破喉咙,协助黄和联等12支火箭历史性射入州议会,突然间,12个州议员齐说,我党秘书长说的,我们不一定要跟。

那麽,林冠英当初在州选期间所说的种种承诺,还要不要跟?

民主行动党在砂州选期间,显得格外的一致,选战从改革大方向,到竞选标语、宣言、瞄准对方的枪口,秩序有条不紊到令人吃惊。遗憾的是,这种勇猛仅局限在选战,胜选後尚且各有目标,各自为政,各走阳关道,不知道败选的话又会怎样?

今天民主行动党只在槟州坐大,砂州仍然是白毛的天下,砂州行动党已把自己当成执政党,自以为可以自己飞了,开始目空一切,连林冠英也不放在眼內了。

本来,同一政党领袖各有不同意见,也不是甚麽大问题,只不过,小小的一顶宋谷,就把民主行动党搞到人也是他,鬼也是他,到底人民应该相信他是人还是鬼?

Monday, June 20, 2011

进军中国之後,许子根榴梿改称林丹榴梿


最近大马掀起出口榴梿热,很多名种榴梿一夜之间,身价百倍。

中国人太喜欢吃榴梿了,但因为榴梿的味道会令鬼佬作呕,一直无法出口,没能力出国的中国人,也就没有口福品尝马来西亚榴梿。

现在好了,有一套冷冻的法子,能让榴梿出口到中国去,对爱吃榴梿的中国人来说,大好的消息,对本地种榴梿卖榴梿的来说,大发的消息。

之前槟城浮罗山背盛产的“许子根榴梿”,虽然无核味道极好,但对中国人来说,许子根毕竟是陌生的名字,难以打响名堂。

中国的榴梿进口商最近观赏新加坡羽球公开赛,发现林丹又惯性中途退赛之後,心生一计,要求大马榴梿园主,稍微改良许子根榴梿的品种基因之後,改称“林丹榴梿”。

因为林丹的名字在中国非常响亮,进口商相信无核的林丹榴梿肯定大卖。

Friday, June 17, 2011

李娜输了


英国当地时间6月15日消息,2011伊斯特本网球赛女单第二轮比赛结束,中国一姐李娜0比2不敌斯洛伐克美女汉图楚娃,没有突破自己在伊斯特本赛的最好成绩。

李娜表示自己在比赛中有机会,但是没能抓住,对手的表现很好。她自己现在开始要全副身心准备下周将到来的温网比赛。

首盘比赛双方展开破发大战,战至抢七局李娜在握有四个盘点的大好形势下,被对手追平后并反超拿下。

第二盘李娜率先破发,始终没有放弃的汉图楚娃表现更加强劲,连扳五局后以6比3赢下比赛。

李娜说:“今天在比赛中有很多机会,但是我自己没有抓住。第二盘3比1领先的时候,对手的表现非常强势,虽然 我力图扭转局面,但是输掉比赛就是输掉了,没什么可说的。对手今天表现得很好!”

伊斯特本的两轮热身结束后,李娜明天将开赴温布尔登备战今年的第三项大满贯赛事--温网。

李娜说:“从红土转到草地多少有些不适应,经过这两场 比赛感觉稍微好些了,还需要继续找找感觉。”昨天的比赛结束后,李娜称自己在比赛中还老是想着红土上的滑步,今天的比赛感觉稍微好些。

世界排名第四的李娜被列为温网四号种子,而小克因伤退出赛事更是让她的种子排名上升到第三位,李娜说:“四号种子证明不了什么,我现在已经为温网做好了准备。温网的比赛可能首轮出局,也可能进入1/4决赛、甚至半决赛,无论结果怎样都没关系,我只想打好自己的网球。”

今年澳网杀入决赛、法网夺冠让李娜理所当然成为今年温网的夺冠热门。对李娜来说,法网的冠军已经成为过去式,她只想全心全意投入到草地赛事中。

李娜直言接下来的比赛会很困难,她说: “我当然想赢下温网冠军,但是比赛的过程肯定会非常艰难。”

Thursday, June 16, 2011

专家何价?

旅游部被指利用180万架设面子书专页招致抨击,有人说是贪污,有人说奢侈,有人说这个国家无可救药了。

X          X          X

某工厂老板购买了一架德国制造的千万元机器,靠这架机器所生产的货物,每年赚取超过千万元的盈利。

某天,机器突然不动了,厂家蒙受损失不菲,找遍国內的匠师修了又修,皆找不出毛病所在。

经工厂老板的求救,德国机器制造商派来了一个专家。

专家花了两天时间,甚麽都不做,就只绕着机器看,工厂老板及员工也跟着团团转,空焦急。

第三天,专家告诉工厂老板:“我知道问题出在那里了,但这修理费用要一百万元,没得讨价还价。”

工厂老板大喊牙痛召开董事会议,最终为了机器能早日重新发动,会议通过拨出一百万元修理机器。

签署修理同意书之後,专家要求借一把铁槌,老板依了。

只见专家高举铁槌,朝机器某部位重重的击了下去,机器便神奇的发动了。

专家说:“我大功告成,你们也可以开工了!开支票吧!”

工厂老板目瞪口呆,然後心不甘情不愿的问:“你这一槌,就值得一百万?”

专家微微笑说:“不!这一槌,我只收你十元,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元,是我的专业费!”

X          X          X

阿武叔在蒲种有一个做装修匠旳朋友,某天阿武叔向他探问做一个厨房柜的价钱。

他说:“我看你找別家比较好。要找我老板做,二十万是最低价钱。”

他又接着说:“或者这样,大家朋友一场,你看你喜欢那种款式设计,你拍下照片,我帮你做,便宜很多的。”

阿武叔问何以他老板价码那麽高,他说:“没有办法啦!他在新加坡是数一数二出名的室內设计师。”

阿武叔说:“我又不要他设计整间屋子,只是要做一个厨房柜。”

他说:“对不起!要他做的话,就一定要整间屋子给他做,他不屑只做一点的,怕被下衰。”

阿武叔说:“这样大牌!还有人会给他做吗?”

他说:“他不是大牌,他是名牌!名牌,都是比较贵的啦!而且,他的订单,全马都有,新加坡更多,要给他做,还要排期,现在已经排到半年後了。”

X          X          X

旅游部被指利用180万架设面子书专页招致抨击,有人说是贪污,有人说奢侈,有人说这个国家无可救药了。

花生吸引猴子,专业费吸引专家。

看专科医生的费用,当然比看普通医生贵得多。

据说医学界有一个规定,只有比专科医生更高资格的医生,才能鉴定专科医生够不够专业。

所以,只需要找一家比Impact Creations更专业,却愿意只收一千八百元,交出同样效果的公司,接手架设旅游部面子书专页,便能证明旅游部贪污滥权了。

*P/S:阿武叔部落并非免费享有,今年起已经开始被谷歌征收每年十五美元的上载照片费用。

Friday, June 10, 2011

祖先有灵开开眼

杨巧双让他的孩子背宗忘祖之後,民主行动党林冠英发文告说,行动党全力支持杨巧双妇夫的要求,让他们的孩子成为“马来西亚人”。

行动党已指示法律顾问哥宾星处理此案,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到底。

荒天下之大谬,一个马来西亚人,竟然必须追究自己到底是不是马来西亚人。

说是荒谬,是因为不论追究行动是成是败,杨巧双妇夫的孩子,到头来还是马来西亚人,不会变成宝莱坞的印度人。

而林冠英竟然也鼓吹背宗忘祖,实为荒谬增添荒谬。

林冠英在文告中说:“我们是谁并不重要,成为怎样的人才重要;我们的肤色并不重要,我们的品德才重要;我们的祖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让那一段历史与现在、未来联系起来。”

祖先不重要?何其大逆不道!

他日杨巧双的孩子长大了,问起自己的祖先,林冠英会怎样回答?杨巧双会怎样回答?拉玛占德拉会怎样回答?

祖先有灵,开开眼吧!

Wednesday, June 8, 2011

种族可以随便填的吗?

儿子问起他的籍贯,妈妈不假思索即说:“爸爸是潮州人,你当然是潮州人。”

女儿插口问:“妈妈是福建人,我是妈妈生的,为何不能算福建人?”

妈妈说:“因为你跟爸爸的姓,所以就要跟爸爸的籍贯。”

女儿又问:“为何必须跟爸爸的姓?妈妈生孩子比较辛苦,为何不是跟妈妈的姓?”

妈妈说:“因为我们这里奉行父系社会制度,一切以父亲为大。”

儿子又问:“那我们可以改回母系社会制度吗?以後粗重家务留给妹妹做,我只干容易的活。”

妈妈说:“全世界大多数人类都奉行父系社会制度,只有少数游牧民族目前仍然按照古老的传统,奉行母系制度。我们不是游牧民族,当然要跟着世界的脚步。”

儿子又问:“如果将来妹妹嫁给印度人,她的孩子也是印度人吗?”

妈说:“嫁鸡随鸡,嫁狗嫁狗,始终是人类所遵奉的传统。”

女儿忍不住了:“为甚麽一定要跟传统,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不管以後我嫁给甚麽人,我的孩子都跟我一样是华人?”

儿子故意调皮的冷笑起来:“哇哈哈!孩子金发红毛也叫华人?孩子黑皮厚唇也叫华人?”

在一旁看报纸的爸爸忍不住开声了:“你们都不必吵,以後你们想说你们的孩子是甚麽人都可以了。”

一家人傻了眼,怀疑着是不是听错了,还是爸爸说错了。

爸爸说:“看!报纸都报导了,首邦市州议员杨巧双嫁给印度人,生了个孩子,在报生纸种族栏填了Anak Malaysia被拒绝,她最後为孩子的种族填上华人,竟然也被接受。”

女儿抢过报纸,读了一遍之後,还是不解的问:“酱她的孩子的确是马来西亚人嘛!为何不允许填马来西亚的孩子?”

爸爸说:“我要骂你不长进了,种族和国籍是两回事,如果是叫你填Bangsa,你就必须填种族,如果是叫你填Kewarganegaraan,才能填国籍。”

儿子问:“酱YB杨巧双的孩子,还算是Anak Malaysia吗?”

爸爸说:“不是Anak Malaysia的话,应该就不会发出大马卡给他了,而且,报生纸应该还有另一栏注明国籍的吧!”

儿子女儿异口同声问:“酱,YB的儿子其实是华人还是印度人?”

爸爸笑了:“哈哈!你们等着瞧吧!YB巧双的孩子填写成华人要是没问题的话,以後,你们的孩子想做甚麽种族,就填甚麽种族,倒是方便得多了。好事!好事!”

Tuesday, June 7, 2011

李娜不庆功

也不知道是甚麽心态使然,看羽球赛,总是希望中国球员输,看网球赛却总希望中国球员赢。

早在郑洁出局,彭帅又在32强因伤退出时,还有几分伤感落漠的,所幸,李娜一路过关斩将,直闯决赛,保持了跟进法国网球公开赛的温度。

那一夜为了看李娜的法网决赛,特地延迟回乡过端午节的行程,总算没有错过这令人振奋的历史性片刻,拿下冠军分时,李娜睡倒红土场上吶喊,我睡倒在沙发上吶喊。

李娜夺冠後,纳达尔能否再胜费德勒,已变得平淡无奇,於是收拾行装,带着振奋欢喜的心情,回乡吃粽子庆祝去。

在家乡的大年河畔吃红豆冰,无意间听到隔壁座白发苍苍的阿叔阿伯,都在谈网球,都在谈李娜,哗!李娜之功,何止中国之宠?

回到都门,不忘追查李娜法网抡元的消息,知闻李娜为了备战即将在2周後开赛的温网,拒绝回中国庆功,拒绝赞助商的一切邀请,胸中又激起一股豪情,竖起大姆指,遙对千里之外的李娜表示激赏。

这样的球员,是真正的运动员,值得尊敬,值得学习。

运动员最怕的,就是松散。

国家羽球队现任印尼藉教练叶橙旺,就是其中一个值得尊敬的运动员,他以30多岁高齡夺下世界冠军的隔天,便和往日一样,清晨六点起床继续训练,晚上十点准时睡觉。

在马来西亚,有时候并不是球员赢了球就好大喜功,而是许多外在因素,致使球员打赢一个大奖之後,便无法集中渐走下坡。拍广告,上电视,上电台,一场又一场的庆功会,社团会馆邀请亮相,学校邀请亮相,连政党活动也硬硬将球员挟持到场亮相,更衰的是,赢了一个东南亚冠军,全民都被逼休假一天庆祝,成何体统?

李娜不庆功,不是荣耀被忽视,不是权利被剥削,而是获得更充足的时间,继续投入备战状态,继续保持顽强的战斗力,让李娜成为球场上更受人尊敬的运动员。

李娜如果急於回国庆功,开始接拍商业广告,开始接受一连串的采访,温网草地球场上,让人看到的将不再是勇猛的老虎,而是一只迷途待噬的羔羊。

马来西亚的体育界,不知道看得懂吗?
 

Monday, June 6, 2011

回教妇女大庭广众搓揉我的手

就在回教党开大会期间,我陪女儿到蒲种KINRARA的巨人霸市买东西。

正要离开,却在霸市出口外的摆卖档口,被一个包回教头巾的马来妇女拦住,推销一种去死皮的膏脂。

马来妇女会说一点华语,我挥挥手表示不买,但马来妇女却拉我的手,用她的掌心托住了我的掌心,另一只手就在我的手背上搽了她所推销的产品,然後搓呀搓呀揉呀揉的,大庭广众的,几不好意思一下。

我特別关注了她的手,没有戴手套。

她一边搓揉我的手,一边讲解产品特点,说得到我女儿在一旁吃吃笑的,应该是讲得还蛮生动的。

档口除了这个回教装束的妇女,还有另2个马来男子,对这个回教妇女没戴手套公然搓揉男人手,并没有大惊小怪,反而在旁帮腔。

搓揉完毕,她用纸巾将我的手背擦干净,手始终把我握得紧紧的,然後说:“看!去了死皮,你的手背多滑多亮!”

我说:“男人老狗,手滑手亮有鬼用,一罐多少钱?”

她说:“15令吉。”

我跟她要了5罐。

她说:“先生如此豪爽,一罐就卖你10令吉好了。”

走向停车场时,女儿不解问我:“又说男人手滑手亮有鬼用,又买那麽多罐干嘛?”

我说:“这种开明,能变通,跟得上时代步伐的回教徒,一定要尽力帮助她们成功。”

Saturday, June 4, 2011

林冠英扶起了纳吉

6月3日的星洲日报,有2则关於林吉祥父子的报道。

第一则登於第4版,关於槟州政府与中央签署水供重组协议的活动,附上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与纳吉首相互动良好的2张图片,图片说明这样说:

納吉與林冠英在儀式上互動良好,有說有笑。在儀式開始時,林冠英還是扶着納吉的手站起來,令納吉開懐而笑。

网络上却找不到这2张精彩图片。

马哈迪医生当首相时,有三美威鲁和拉菲达,经常紧牵首相的手,喂他吃蛋糕,亲密之极;伯拉当首相时,也有心爱的珍紧牵首相的手,甜蜜之极;纳吉当首相之後,除了罗斯玛,第一个公开紧牵首相的手的,竟然是政治上的对手林冠英,温馨感人之极。

忍不住拍手。

第二则登於第17版,标题为,林吉祥:实现一个大马,马华是最大障碍

內文前2段如下: 

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兼怡保東區國會議員林吉祥今日形容,馬華是實現一個馬來西亞的最大障礙之一。 

他說,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蔡細歷相信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一個大馬概念可以在扶弱政策轉向為 以績效、需求為標準,取代現有凡是以種族為核心考量的政策後,於2020年獲得實現;事實上,大馬人過去從未經歷一個大馬概念之下如此的種族、宗教兩極 化,馬華無疑則是實現納吉一個大馬概念的最大障礙。

一时来不及消化,还以为林吉祥也扶持起纳吉的“一个大马”宏愿,并认为扫除掉马华的障碍,一个大马就可以实现。

倒转过来想像,如果一个大马的诸多角色当中,把马华藏进冷宫,由民主行动党換角演出,发现竟然也可以活灵活现,精彩连篇。民主行动党不是一直说,一个大马,就是他们长久来强调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吗?

忍不住又拍手。

难怪行动党向来不怎麽有兴趣跟巫统叫阵。

仔细读完报道,才发现即使一个大马的障碍扫除了,林吉祥看起来又不见得会支持一个大马。

可心中纳闷的是,林吉祥终究不会以亲手打倒纳吉为目标。

反而林冠英当众亲手扶起了纳吉。

这麽曲折离奇的剧情,这个时候要断定结局会怎样,仿佛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