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31, 2011

哈哈!美国政府应该去卖IPAD

美国调高举债上限的期限迫在眉睫,财政部国库已快见底。

最新数据显示,全球最大科技公司苹果的现金,居然多过美国政府,有人因此建议,美国政府不如去卖IPAD,可能对偿还已一屁股的高筑债台,还有所帮助。

美国财政部表示,截至7月27日,国库的营运净额只剩下736.68亿美元,而苹果截至6月25日的最新财报则显示,该公司仍持有可流动现金761.56亿美元。

美国国会持续就调高举债上限议题僵持不下,除非民主党与共和党在最後期限8月2日之前达成协议,否则美国政府恐无法履行偿还国债的责任。

奧巴马总统当然不可能向苹果执行长贾伯斯借钱解燃眉之急,但令世界担忧的是,依照美国每天逾100亿美元的烧钱速度,苹果就算把整间公司的现金都送给美国政府周转,也顶不到两星期。

美国现有的债务上限(debt ceiling)为14.29兆(万亿)美元,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报告,美国联邦政府到今年5月16日已突破14.29兆美元的法定举债上限,如果国会不能在8月2日前提高债务上限,美国政府将面临违约风险,也可能为美国甚至世界经济带来极具破坏性的威胁。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随着8月2日提高国债限额这一限期的临近,星期三晚上白宫曾暗示国会的两党领袖,最终有可能达成协议。奥巴马将做出适当妥协,以提高债务上限来换取降低个人和公司税率、并通过堵塞漏洞、取消减免税优惠,来增加收入的方案。

熟悉白宫和国会领导人之间对话情况的官员说,潜在的细节部分仍然不明,但他们推测,这将包括削减和调整大多数的联邦福利计划,包括医疗保险。

数百万美国退休人士现在开始担心,如果美国政府被迫终止发放社会福利补助,他们该如何活下去。

据星洲日报的报道,83岁的中情局退休分析员华盛顿女士说,如果两党无法就提高举债上限达成协议,政府有可能会牺牲社福开支,先将有限钱拿去还债;她表示,一旦社福补助中断,其个人积蓄大概只够半年花用。她表示自己和其他退休长者均对未来悲观,担心亲人受累,并对两党议员的政治角力,危及依赖社福补助人士的生计,感到愤怒。

美国退休人士协会(AARP)也已向奧巴马总统致公开信,促请政府正视民众担心社福补助可能终止而日增的焦虑,希望政府保证继续发放社福补助,保障数百万有需要的美国人。

向来让世人羨慕的美国人民福利,在财务灾难临头时,不但成了政府的负累,也成了数百万人民的负累,最担心的是,这种也如同拐仗政策的负累还将为世界带来甚麽程度的负累?

苹果自2007年推出iPhone以来,声势锐不可当,上周二,苹果股價在那斯达克更是突破400美元大关,创下公司史上最高水准

苹果目前市值约3,632.5亿美元,较全球市值一哥艾克森美孚只有约400多亿美元的差距。

Saturday, July 30, 2011

谁富?谁穷?Who Is Rich & Who Is Poor?

One day, the father of a very wealthy family took his son on a trip to the country with the express purpose of showing him how poor people live.

They spent a couple of days and night on the farm of what would be considered a very poor family.

On their return from their trip, the father ask his son: "How was the trip?"

"It was great, Dad!"

"Did you see how poor people live?" the father ask.

"Oh yeah!" said the son.

"So, tell me, what you learn from the trip?" ask the father.

The son answer, "I saw that we have one dog, and they have four. We have a pool that reaches to the middle of our garden and they have a creek that has no end..."

"....We have imported lanterns in our garden and they have the stars at night. Our patio reaches to the front yard and they have the whole horizon. We have a small piece of land to live on and they have fields that go beyond....."

"....We have servants who serve us but they serve other. We buy our food, but they grow theirs. We have walls around our property to protect us, they have friends to protect them.

The boy's father was speechless.

Then his son added: " Thanks dad for showing me how poor we are."

阿武叔译:

有一天,一个来自非常富裕家庭的父亲,他儿子到一个贫穷国度旅行,藉此让儿子了解穷人的生活。

他们在一个被视为非常穷困的农户家中住了数天数夜,回程时父亲儿子:行如何

这太棒了,爸爸

“你看到穷人是如何生活了吗父亲

“噢我看到了!”儿子

那麽告诉我,你这次的行程学习到甚麽父亲问

儿子回答说:“发觉,我们一条狗他们有四条;我们拥有一个直达花园正中的游泳池他们却拥有一条没有尽头的小溪... ...
 

“....我们的花园,夜晚靠入灯笼照明他们的夜晚却有星星相衬我们的天井庭院直前院,他们却享有整个地平线我们拥有一小片土地以过活,他们却享有一望无际的天际....."
 

“....我们拥有仆人侍奉他们却能侍奉他人我们购买食物维生他们靠双手种植培养食物维生;我们筑起高墙自我保护他们却与朋友互相扶持倚靠

男孩的父亲哑口无言。

然后儿子又说:“感谢你爸爸我这才发现,原来我们是何其穷困

Wednesday, July 20, 2011

好文共赏:洋媳妇教孩子的方法

儿子去美国留学,毕业后定居美国,还给我找了个洋媳妇苏珊。如今,小孙子托比已经3岁了。

今年夏天,儿子为我申请了探亲签证。在美国待了3个月,洋媳妇苏珊教育孩子的方法,令我这个中国婆婆大开眼界。

不吃饭就饿着

每天早上,托比醒来后,苏珊把早餐往餐桌上一放,就自顾自地忙去了。托比会自己爬上凳子,喝牛奶,吃面包片。吃饱后,他回自己的房间,在衣柜里找衣服、鞋子,再自己穿上。毕竟托比只有3岁,还搞不清楚鞋子的正反面,分不清鞋子的左右脚。有一次托比又把裤子穿反了,我赶紧上前想帮他換,却被苏珊制止了。她说,如果他觉得不舒服,会自己脫下来,重新穿好;如果他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那就随他便。那一整天,托比反穿着裤子跑来跑去,苏珊像没看见一样。

有一次,托比出去和邻居家的小朋友玩,没多久就气喘吁吁地跑回家,对苏珊说:“妈!露西说我的裤子穿反了,真的吗?”苏珊笑着说:“是的!你要不要換回来?”托比点点头,自己脫下裤子,仔细看了看,重新穿上了。

从那以后,托比再也没有穿反过裤子了。

我不禁想起,我的外孙女五六岁时不会用筷子,上小学时不会系鞋带。如今在上寄宿制初中的她,每个周末都要带回家一大堆脏衣服呢。

一天中午,托比闹情绪,不肯吃饭。苏珊说了他几句,小托比愤怒地将盘子推到了地上,盘子里的食物洒了一地。苏珊看着托比,认真的说:“看来你确实不想吃饭!记住,从现在到明天早上,你什么都不能吃。”托比点点头,坚定地回答:“Yes!”我在心里暗笑,这母子俩,还都挺倔。

下午,苏珊和我商量,晚上由我做中国菜。我心领神会,托比特別爱吃中国菜,一定是苏珊觉得托比中午没好好吃饭,想让他晚上多吃点儿。

那天晚上我施展厨艺,做了托比最爱吃的糖醋里脊、油闷大虾,还用意大利面做了中国式的凉面。托比最喜欢吃那种凉面,小小的人可以吃满满一大盘。

开始吃晚饭了,托比欢天喜地爬上凳子,苏珊却走过来,拿走了他的盘子和刀叉,说:“我们已经约好了,今天你不能吃饭,你自己也答应了的。”托比看着面容严肃的妈妈,“哇”地一声哭起来,边哭边说:“妈妈,我饿,我要吃饭。”苏珊却毫不心软:“不行,说过的话要算数。”

我心庝了,想替托比求情,说点好话,却见儿子对我使眼色,想起我刚到美国时,儿子就跟我说,在美国,父母教育孩子时,別人千万不要插手,即使是长辈也不例外。无奈,我只好保持沉默。

那顿饭,从始至终,可怜的小托比一直坐在玩具车里,眼巴巴地看着我们三个大人狼吞虎咽。我这才明白苏珊让我做中餐的真正用意。我相信,下一次,托比想发脾气扔饭碗时,一定会想起自己饭着肚子看爸妈和奶奶享用美食的经历。饿着肚子的滋味不好受,况且还是面对自己最喜爱的食物。

临睡前,我和苏珊一起去向托比道晚安。托比小心翼翼地问:“妈妈,我很饿,现在我能吃中国面吗?”苏珊微笑着搖搖头,坚决地说:“不!”托比叹了口气,又问:“那等我睡完觉睁开眼睛时,可以吃吗?”“当然可以!”苏珊温柔地回答。托比甜甜地笑了。

大部分情况下,托比吃饭都很积极,他不想因为“罢吃‘而错过食物,再受饿肚子的苦。每当看到托比埋头大口大口地吃饭,嘴上脸上粘的都是食物时,我就想起外孙女。她像托比这么大时,为了哄她吃饭,几个大人端着饭碗跟在她屁股后面跑,她还不买账,还要谈条件:吃完这碗买一个玩具,再吃一碗买一个玩具。。。。。。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有一天,我们带托比去公园玩。很快,托比就和两个女孩子玩起了厨房游戏。塑料小锅、小铲子、小盘子、小碗摆了一地。忽然淘气的托比拿起小锅,使劲在一个女孩儿头上敲了一下,女孩子愣了一下,放声大哭。另一个女孩儿年纪更小一些,见此情形,也被吓得大哭起来。大概托比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站在一旁,愣住了。

艻珊走上前,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一声不吭,拿起小锅,使劲敲到托比的头上,托比没防备,一下子跌坐在草地上,哇哇大哭起来。苏珊问托比:“疼吗?下次还这样吗?”托比一边哭,一边拼命搖头。我相信他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托比的舅舅送了他一辆浅蓝色的小自行车,托比非常喜欢,当成宝贝,不许別人碰。邻居小姑娘露西是托比的好朋友,央求托比好几次,要骑他的小车,托比都没答应。

一次,几个孩子一起玩时,露西趁托比不注意,偷偷骑上小车,扬长而去。托比发现后,气愤地跑来向苏珊告状。苏珊正和几个孩子的母亲一起聊天喝咖啡,便微笑着说:“你们的事情自己解决,妈妈可管不了。”托比无奈地走了。

过了一小会儿,露西骑着小车子回来了。托比看到露西,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抢过了小车。露西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苏珊抱起露西,安抚了一会儿。很快,露西就和別的小朋友兴高采烈地玩了起来。

托比自己骑了会车,觉得有些无聊,看到那几个孩子玩得那么高兴,他想加入,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蹭到苏珊身边,嘟嚷道:“妈妈,我想跟露西他们一起玩。”苏珊不动声色地说:“那你自己去找他们啦!”“妈妈,你陪我一起去。”托比恳求道。“那可不行,刚才是你把露西弄哭的,现在你又想和大家玩,就得自己去解决问题。”

托比骑着小车慢慢靠近露西,快到她身边时,又掉头回来。来回好几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托比和露西又笑逐颜开,闹成了一团。

管教孩子是父母的事

苏珊的父母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听说我来了,两人开车来探望。家里来了客人,托比很兴奋,跑上跑下地乱窜。他把玩沙子用的小桶装满了水,提着小桶在屋里四处转悠。苏珊警告了他好几次,不要把水洒到地板上,托比置若罔闻。最后,托比还是把水桶弄倒了,水洒了一地。兴奋的小托比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还得意地光着脚踩水玩,把裤子全弄湿了。我连忙找出拖把准备拖地,苏珊从我手中抢过拖把交给托比,对他说:“把地拖干!把湿衣服脫下来,自己洗干净。”托比不愿意,又哭又闹。苏珊二话不说,直接把他拉到贮藏室,关了禁闭。听到托比在里面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喊,我心疼坏了,想进去把他抱出来。托比的外婆却拦住我,说:“这是苏珊的事。”过了一会儿,托比不哭了,他在贮藏室里大喊:“妈妈,我错了!”苏珊站在门外,问:“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我知道。”苏珊打开门,托比从贮藏室走出来,脸上还挂着两行泪珠。他拿起有他两个高的拖把,吃力地把地上的水拖干净。然后,他脫下裤子,拎在手上,光着屁股走进洗手间,稀里哗啦地洗起衣服来。

托比的外公外婆看着表情惊异的我,意味深长地笑了。这件事让我感触颇深。在很多中国家庭,父母管教孩子时,常常会引起“世界大战”,往往是外婆外公护,爷爷奶奶拦,夫妻吵架,鸡飞狗跳。

后来,我和托比的外公外婆聊天时,提到这件事,托比的外公说了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孩子是父母的孩子,首先要尊重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方式。孩子虽然小,却是天生的外交家,当他看到家庭成员之间出现分歧时,他会很聪明地钻空子。这不仅对改善他的行为毫无益处,反而会导致问题越来越严重,甚至带来更多別的问题。而且,家庭成员之间发生冲突,不和谐的家庭氛围会带给孩子更多的不安全感,对孩子的心理发展产生不利影响。所以,无论是父辈与祖辈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发生分歧,还是夫妻两人的教育观念有差异,都不能在孩子面前发生冲突。

托比的外公外婆在家里住了一周,准备回加利福尼亚了。临走前两天,托比的外公郑重地问女儿:“托比想要一辆玩具挖掘机,我可以买给他吗?”苏珊想了想,说:“你们这次来,已经送给他一双旱冰鞋做为礼物了,到圣诞节时,再买玩具挖掘机当礼物送给他吧!”

我不知道托比的外公是怎么告诉小家伙的,后来我带托比去超市,他指着玩具挖掘机说:“外公说,圣诞节时,给我买这个当礼物。”语气里满是欣喜和期待。

虽然苏珊对托比如此严格,托比却对妈妈爱得不得了。他在外面玩时,会采集一些好看的小花或者他认为漂亮的叶子,郑重其事的送给妈妈;別人送给他礼物,他会叫妈妈和他一起拆开;有什么好吃的,也总要留一半给妈妈。

想到很多中国孩子对父母的漠视与冷淡,我不得不佩服我的洋媳妇。在我看来,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美国妈妈有很多值得中国妈妈学习的地方。

Monday, July 18, 2011

掉泪


叫我如何不伤心掉泪,教了那麽久,吉打那几棵蕃薯总是教不乖。

唉!说了那麽多次,千万不要再露出马脚,总是讲不听。

雅阿拉!我无颜面对。

只好掉泪!

Sunday, July 17, 2011

好文共赏:阻止回教化,岂能只是尽力一劝?

 
许国伟
2011年7月16日
中午 12点59分
 
以回教党为主的吉打州政府又来搞回教化政策了。

为什么说又?从广告牌使用爪夷文、土著购屋固打制剧增至70%、拆除州内唯一宰猪场、倒数迎新男女分开坐、非回教徒小贩跟随回教徒在祈祷时间休息15分钟等,然后现在又是禁止州内13种娱乐场所在斋戒月期间营业。

虽然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信誓旦旦地向吉州人民保证,说火箭会尽一切努力说服州政府收回成命。但吉州政府也有他的难处,如果火箭出面就收回成命,势必又成为巫统攻击月亮听命火箭的话柄。

再说,丹州政府全面禁赌包括禁彩票,火箭在民联输了万里望补选后直言会影响华人票,也派人到丹州了解情况,最终也无法改变丹州政府的决定。

毕竟,回教党也有自己的政治算盘要打。

1999年最惨痛教训

回 教党背着盟友行动党推出回教化政策,也不是今时今日才有的事,行动党最惨痛的教训,应是1999年大选投票倒数前3天,回教党为了要攻下登嘉楼而在该州宣 布一份《与回教并进》的竞选宣言,主张确立以《可兰经》及《圣训》言行法规为基础的政府,也就意味着全面回教化的政府,而这件事竟然是瞒着行动党做的。

当年大选,火箭大败,回教党果然大胜,一举夺下丹登两州,大行回教化政策,每一步都不理火箭反应,以致最后当时的火箭秘书长郭金福宣布中委会的决定,即行动党退出替阵。

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顾盟友的政治利益,这种苦头火箭也尝到了滋味。只是火箭尚属 “五十步”,因此还能大声取笑在国阵里尝尽这种苦头的“百步”──马华。

巫统同样也有不少回教化措施,都有自己的政治算盘要打,也不必跟马华商量就自行推出,而马哈迪当政时更鸭霸到马华不能说“no”。这也使到马哈迪的“9.29回教国”宣布,迄今都让火箭一直炮打马华,即使明知马哈迪版回教国与回教党的回教国,是两个不同层次的回教国。

回巫竞相打回教牌

这 也形成了2004年大选,巫统与回教党竞相打回教牌局面,阿都拉打出“现代化回教”概念,在登州执政的哈迪阿旺却说回教法至上,要修改联邦宪法,规定只有 回教徒当首相,首席大法官及国安首长,才能充份体现马来西亚是回教国;聂阿兹也说投回教党死后上天堂…… 回教化竞争,回教党比阿都拉更清楚,争取保守的马来选民支持,才是正道。

这也为后来两者的回教化竞争,日趋保守及不轻言妥协,埋下伏笔。

因此,每当巫统与回教党有回教化政策出现引发争议时,就出现火箭挑战马华向巫统呛声,或马华挑战火箭向回教党呛声,往往都沦为政治秀。因为,当马华与火箭为了自己政治利益在反对时,巫统与月亮也会为了本身政治利益而坚持到底。

要追溯这个国家的回教化竞争的历史与问题,那是长篇累牍,罄竹难书。因为回教化的范畴,小至个人吃喝玩乐受影向,大至原本世俗宪法赋予的权利,会否改变?这才是更令人关注的。

吉打回教化到何地步?

今天吉打州政府推出一系列回教化措施,有些像之前回教党执政下的登嘉楼州,越接近大选打造成为“回教模范州”形象更迫切。当年登州通过实施回教断肢法算是走到极致,在这种竞争氛围中,吉打州政府接下来回教化政策会走到什么地步?不知道!

回教党领导层在党选展现的开明作风,原本是可以不理会巫统挑衅竞争回教化,毅然中止回教化竞争的希望,但是吉打州政府的行为又戳破这希望。行动党当年可以退出替阵,来抗议反对回教党厉行回教化政策不果,今日难道还能以退出民联来抗议吗?

当年,郭金福沉重地说:“我国面对最大困难,来自种族极端主义和宗教狂热主义的双重危机,行动党必须阻止这两股反动势力抬头。”

今天,当行动党一再指责巫统是这两股反动势力罪魁祸首时,请别忽视回教党也跟巫统玩着“割肉自啖”的危险游戏。

请阻止回教党,而非只是 “尽力一劝”,国家与人民的利益该置政党利益之上。

Friday, July 15, 2011

梦想何必太高

几尺就够了。

清流!浊流!

长江为江,黄河为河。
长江水清,黄河水浊。
长江水在流,黄河水也在流。

是以人说,长江是清流,黄河乃浊流。

古谚云:圣人出,黄河清。未听人说,小人出,长江浊。
可黄河之水几时清过?长江之水几时浊过?

长江水灌溉了两岸数省之田地,黄河之水也灌溉了数省两岸之田地。
是以只能不因水清而偏用,也只能不因水浊而偏废,自古皆然。

只惜长江之清流而废黄河之浊流,其可乎?
黄河一旦汜滥,便须治理,长江一旦汜滥,也须治理。

自以为清流,水却淹没了山头,便是汜滥。

人心似水,民动如烟!

节录自《大明皇朝》连续集 

Monday, July 11, 2011

首届印度小姐

朋友传来以下发人深省的电邮,谨帖下分享。


1949年首届举行的印度小姐选美赛,摘下后冠的是Pramila(Esther Abraham)。

她今年90岁,以下是她传达的人生讯息:

REMEMBER::
Time takes away everything from you....

BECAUSE SKIN, FACE, & PERSONALITY WILL NEVER STAY,
BUT YOUR WORK AND NAME WILL ALWAYS BE THERE.











Wednesday, July 6, 2011

乘搭飞萤到槟城

乘搭亚航到亚庇,以及乘搭马航到古晋之後,近日乘搭飞萤到槟城,三种感受。

第一次搭上飞萤航空(FireFly)的小飞机,感觉真棒。

搭飞萤班机,好像搭巴士,左右两排座位各只有两个位子而已,置放手提行李的位子也太小,小到一些普通行李箱几乎挤不进去,小到放不完所有乘客带上飞机的东西。

可贵的是,飞萤航空的空勤人员,亲切的笑容和高度的礼貌,把每个乘客都当成贵宾,敬重有加。坐过马航的商务舱,也没有这等宾至如归的感觉。

宾至如归,不一定要豪华堂皇的排场,贴心周到最重要, 关切的笑容最重要,用心聆听最重要。

在槟城买了些土产,槟城的朋友又准备了许多赠品让我们带回来,加上行李,回程时,总共带了四大包上机,都是豆沙饼,咖啡粉之类的,空姐看着我,谨以调皮式的口吻带着笑容说:“Ah ha! So many pack ya, 1,2,3..4!”我本已有了心理准备,面对亚航空姐式的刻薄眼神,但飞萤空姐的语气让我受宠若惊,她彷彿不舍得为你的旅途增添扫兴。

我们最後上机,置放手提行李的箱柜已被人放满,正愁,空姐已熟练的协助挪出一些位子,解决我的烦恼之後,还给你一个充满自信的,Don't worry Be happy的自信表情,看了都心情舒畅。

飞萤航空的设备不是最棒,乘搭飞萤的感觉,却是最棒。

我不确定是否幸运才会遇到如此宾至如归的对待,但热切期盼飞萤以此为经营理念,终有一日,必成为笑傲大马天空的巨鹰。

马来西亚飞萤航空,又称FIREFLY。飞萤航空是马来西亚航空的子公司,成立于2007年,以营运马来西亚国内廉价航线为主,首飞于2007年4月3日,由槟城国际机场至哥打巴哈鲁(Kota Bharu),提供马来西亚境内低价机票、打折机票。

飞萤的ATR72-500是全新的机型,机龄都在一年以下,除了飞行时噪声较大,一切还蛮理想。飞萤航空在梳邦机场设立东南亚最大的ATR飞机师与机舱人员及工程师训练中心,在为飞萤省下派送职员飞往法国的一半训练费之同时,也为飞萤开发训练市场及带来盈利。

 

Tuesday, July 5, 2011

浮罗山背吃榴梿


第一次来到浮罗山背有得吃榴梿,惊艳连连。

太久没来,觉得浮罗山背变了,变得好美。

原来大自然也会长大的,长大了就懂得爱美了,沿途美不胜收的山景,当年从来都没发现,而今就像一个村女,蛻变成了亭亭玉立的清纯芳华正茂的天仙。

印象还留在25年前的穷乡僻壤,穷学生的时代,用眼睛吃榴梿,味道任凭自己自由想象。25年後初尝,才怨悔来得太晚了点,老KK的胃已经消化得太慢,才装了七八粒,就得重新再用眼睛吃榴梿。

搭巴士上来,沿途风景无法一一捕捉,只好提醒自己,下次还要再来,带多点钱来吃榴梿,红毛丹,山竹,还有喝槟城特产的荳蔻水。

浮罗山背坐落在东方花园槟榔屿的西南县,西南县为槟州最大县区,约17,345公顷,占槟岛的三分之二面积。

由于被连绵的山脉所包围,宛如山背后的岛,故被称为浮罗山背;马来名称“Balik Pulau”,有人译为“岛的另外一端”,阿武叔则以为是“回到岛上”的意思,但从其名称即可看出,此地远离尘嚣。

对久居城市的人来说,从乔治市去到浮罗山背,就好像平时上班的路途而已,但很多槟岛人却把这里当成山长水远的天涯海角。

曾经一度长驻这里当记者十馀年的学长说, 山上有一家餐厅,是全槟岛最浪漫的用餐处,从高山处面向海,黄昏时的彩霞斑斓夺目,常叫人留连忘返。

正因为太多人忘返,山上建了一些民宿,供游客过夜,留宿费每人每晚不过几十令吉。

我们只能从巴士窗口远远眺望这间餐厅,望山兴叹,此行只为吃榴梿,没有用餐,没有日落彩霞,没有民宿。

浮罗山背到处都是果园,也是槟城的榴莲盛产地,故享有“榴莲之乡”的美誉。这里的榴莲不仅闻名遐迩,而且道地的榴莲品种,曾获得马来西亚全国榴莲品尝大赛的冠军。

学长说,浮罗山背的榴莲都是名种,包括“红虾”﹑“猫山王”、“葫芦”、D14、D19等,还有甚麽王中王的,我对榴梿没有研究,只知道随手放进口的,真是美味到令人陶醉,不愿醒来。

阿武叔第一次吃到一个称为“橄榄”的榴梿品种,只有一层薄薄的榴梿肉包着种子,初尝时说它平淡无味,但那味道却在咬嚼几下之後,後劲十足的扑鼻而来,黏住舌头。

胡老总说,我们所吃的,只不过是浮罗山背的次等榴梿,更好的,必须进入更深的地区,在榴梿树下等榴梿掉下来,更加捧。

Friday, July 1, 2011

华文报记者,有够可怜的

民主行动党雪州议会议长邓章钦,是民主行动党內少数能让阿武叔崇拜的领袖,但老邓最近把本地华文报记者批评得一文不值,说华文报记者只会记录,不会做新闻从业员,却实在把阿武叔的心伤透。

阿武叔脫离华文报界已久,不敢再以新闻从业员自居,但报界的朋友还称阿武叔是前新闻从业员,宠爱有加。老邓不是新闻界的鱼,不知道新闻界的鱼之乐,也能批评新闻界的水准,阿武叔做为前新闻从业员,为华文报记者说说公道话,老邓应该不会介意吧?

老邓呀!你就可怜可怜一下华文报记者吧,要知道华文报的读者对象是华人,你是华人,你靠的选票是华人,你的政治对手也是华人,当华文报记者令你觉得有水准时,就是你的政治对手认为华文报记者没有水准的时候了。

老邓说,华文报记者缺乏分析能力,没有做出深入及调查性报导的决心,即使雪州政府的资讯自由法生效,也未能发挥功能。

我说老邓呀,这世上就是有某种臭男人,一直要求女人守贞操,但当女人坚持守贞操的时候,这臭男人又不高兴。

当华文报记者具有分析能力,做出深入调查,但总结对你不见得有利的时候,你还是会认为他们没有水准的啦!

老邓又说,华文报记者的语文能力差,所以,鲜少在记者会上发问,马来报或英文报记者经常发问,所以比较有水准。

老邓没有讲骗话,阿武叔十年的记者生涯,也不经常在记者会上发问问题,当你已经知道记者会主角讲的重点是甚麽时,还要发问?国英文报记者是常发问,很多时候却是为了发问而发问,是也问,不是也问,问了又不写,问了有屁用?

老邓不知道有没有比较新闻的习惯,且看所发问的,有多少会登在报纸上,就知道发问来有屁用是甚麽意思了。

马来西亚的记者会方式,尤其政棍的记者会,都是主角把要说的都说了,才来公开发问,很多政棍为了讨好记者,甚至一早备好三语并重的新闻稿,在这样的资料齐全的情况下,如果记者还要发问,只有三个原因:第一,这个记者的理解能力有问题;第二,记者会主角的表达能力有问题,讲话不清不楚;第三,准备好的新闻稿写得太烂,记者看不明白,所以发问求证,以求详实。

所以,有时候,不一定是记者没有水准,政棍,也有缺乏水准的哩!

马来西亚华文报记者采访政棍的新闻,通常都会陷入里外不是人的窘境,写好的新闻稿只字不改全文照登,他说你不懂发问没有水准,凭新闻触觉认定其言论没有新闻价值而删除时,他又说你被对方收买偏��抺煞言论自由,以前为了保住饭碗不得已忍气呑声,藏在心里的粗口今天总算得以破口而出。

政棍有时很滑稽的,当一则新闻报道不符合他们的意思时,他们最喜欢讲记者吃钱,阿武叔的记者生涯,不知道接过多少匿名电话,问我到底收了多少钱,去帮他的对手写新闻,初出茅芦时还会被他们吓到,百般解释说是采访主任派我去采访的,後来老蛇了一点,接到这类电话就问:“你是不是也想收买我?开个价?我帮你写,我的底价不高,一百万而已,没钱也想学人收买记者?”

竟然也得以把这些窝囊废的鼠辈打发掉,屡试不爽。

邓章钦把华文报记者批评得一无是处之际,却把向来较偏向数落其政治对手的网络记者,捧到天上有地下无,阿武叔汗颜的同时又庆幸,幸好早早离开报界,否则准会患上自闭症,无颜见人。

忘记了甚麽人曾经形容,记者不是无冕皇帝,而是神仙、老虎和狗。

有求於记者的,都把记者捧到好像神仙,除了平时盛宴招待,又吃又打包,送花又送礼,过年过节还有红包送上门。

有把柄被捉到的,把记者当成比老虎还凶猛的野兽,又闪又躲还放狗,遇到一些恶势力的,搞不好不但打断腿,还有子弹相送。

至於那些上了位的,无须言论帮手也稳坐钓鱼台,官运亨通的,就会把记者当狗看待了,要约见采访须得排队,还得先把问题呈上来,写好的文章须先让他过目修改,若没把他捧如神仙,文章写得不够精彩,还会被批评只会当一个记录员,不懂当新闻从业员。

突发一个奇想,要是我变成张晓卿,就下一道命令,今後只可以采访报道印度人的新闻,印度人不会看华文报,就不会说华文报记者没有水准。

最後要告诉老邓,记者是新闻从业员,新闻从业员未必是记者,新闻从业员指的是包括各种角色在內,为民间提供消息的工作人员,包括编辑,评论员,专栏作者,摄影记者,翻译员等等,缺一,华文报就无法从事新闻事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