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9, 2011

回教刑事法没有死刑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1

谁应该退出?

 



Friday, September 16, 2011

只许民联反对,不许国阵不同意?

国人憧憬两线制,是期望实力各有千秋的两股政治势力互相竞争,让享有神圣一票的选民有更佳的替代选择,选出心目中的执政阵线。

但在308後,因国阵首度失守国会32优势而初绽的两线制曙光,却在下届大选即将举行了,还未见成为升起的骄阳,反在杀那间如同黄昏夕阳搖搖欲坠,即将陷入昏暗。看似近在咫尺的两线制,犹如茫茫黑夜海上的灯火,遙不可及。

民联三党未能在308政治海嘨之後趁势而起,成为足以抗衡国阵的替代阵线,是国人最大的失望,民联在政治表现以及政见上宛如幼稚园程度的政治思想,更让人沮丧,予人不思长进的感觉,要成为更优秀的替代政线,难乎其难。

仿彿不久前才听到,民联领袖大言不惭表示,就算国阵宣布全国大选日期了,民联执政的州属未必会跟隨举行州选,意思是说,做为执政党,民联州政府有绝对的权力决定州选日期,无须与国阵决定的全国大选同时举行。言犹在耳,民联却提出参与国会选举改革遴选委员会的5项条件,竟然包括第13届全国大选日期,须与民联共同商议,民联同意才能举行大选。

民联领袖包括回教党副主席沙拉胡丁、公正党副主席奴鲁依莎及妇女组主席祖莱达、行动党社青团团长陆兆福等,日前针对国会遴选委员会之成立召开记者会时表示,国阵政府必须承诺,解散国会前,须与民联共同讨论,并取得同意。

诚如前首相马哈迪医生所言,解散国会,定夺大选日期,是执政党的绝对权力,何时举行大选,是不必请示反对党的。

民联州政府明暸且善用本身的权力,所以明言州选不会跟从国阵所订日期,何以反而要求国阵必须得到民联同意才能举行全国大选?这等霸道举动,让人感受不到若由民联执政,会为国家政治带来怎样的不同。

政治原本就是阵线分明对立的游戏,若大选日期都可以先获得敌手的同意才能决定,以後还有什么政策不需要得到敌手的同意才施行?是否委任內阁成员也必须得到敌手的同意?这样一来,国阵民联还有分別吗?两线制还是两线制吗?

期待两线制形成後,国內政治氛围也能提升,不再停留於地痞草莾的无赖政治手法。两线制要真落实,民联领袖的政治思维,还须先加强。

恶法废除,谁满意谁不满意?

首相纳吉发布马来西亚日献词时,作出4项重大宣布,包括废除多项备受争议多年的法令如1960年內安法令,以及印刷媒体无须再每年更新出版执照,值得人民鼓动喝采,却或多或少对民联诸党带来一些冲击。

看来纳吉的确为即将首次领军出击的第13届大选卯足全力,吸取308的惨痛教训,力挽狂澜,更多利民亲民政策,以及更多的改革,或许陆续有来。 

不论这些举动是否为下届大选舖路的动作,毕竟是人民期待了数十年的好消息,纳吉应记一功。

当然,这些被人民视为恶法的法令,经历多届首相都不曾动念检讨,却在纳吉顺应308政治海啸趁势而上成为第6任首相之後一举废除或修改,也是人民在308给予国阵惨痛教训的产物,人民也应记一功。

这些恶法向来被民联引以为攻击国阵的武器,尽管终於废除,一般预料,民联领袖终将报以负面反应,极尽尖酸嘲讽之能事。正如许多民联议员在之前,便预言纳吉之宣布只为公关伎俩。

行动党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就说,不看好纳吉最新的改革行动,并预言只会是一系列没有太大变化的措施,以制造国阵政府关注人民利益的形象

查尔斯认为,纳吉若认真改革,就应宣布修改宪法,限定国会不可通过任何法律,侵犯言论自由、媒体自由、集会自由,以及要求政府解决不满,同时制定资讯自由法令,并且列出步伐禁止政党或商业伙伴控制媒体,缺乏这些要素,就不算真正的改革

这未免好高骛远到太无理取闹,水到渠成,也得看时机,更何况,果真全做到了,民联领袖就会满意而投国阵一票吗?

若民联持续以一贯否决、对抗、扭曲的作风,抹杀人民力量引致的改革成果,恐怕将陷入作茧自缚的困局。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1

《马来西亚维基新闻》中文网即日推出

以提倡突破资讯两极化的第三种声音为宗旨的全新中文网站《马来西亚维基新闻》,即日起正式加入大马中文新闻网站阵容,为马来西亚中文网络新闻增添一分色彩,提供中立人士另一个补足资讯的思考空间。

《大马维基新闻》总编辑在该网站创刊词中指出,资讯泛滥,事实真相被掩埋、扭曲,人民思维被塑造成两极对立;中庸之道被蓄意摧毁,荡然无存;仇视取代了和谐,社会矛盾日益恶化。一群爱国人士眼见此景,痛心疾首,毅然发起创办《马来西亚维基新闻》,以另一个角度针砭时弊,揭露平民百姓被蒙蔽的事实真相。

该网站希望在混乱时局当中,成为杂乱资讯时代的“良知”,通过维权揭秘,理性分析,深度报导来唤醒人们对似是而非的讯息,重新思考、评估。

“我们欢迎认同我们看法和理念的各方有识之士加 入我门的阵容,让这第三种声音能够在黑白不分的资讯乱象中,引导大家看清事实,感应大时代的脉动,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网站指出,我国政治逐渐趋向两极化,网络新闻媒体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也出现壁垒分明的两极现象,亲我者白,违我者黑,於是各种真假难分的讯息充斥互联网,确实令人迷惑和困扰,这是马来西亚人当前面对的最大困境。

该网站认为,国人需要运用智慧去解读是非黑白、面对和寻找出路,一律按照政治立场敌我分明的对抗,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无止境的纠缠,斗臭斗垮,最终只有两败俱伤。

《马来西亚维基新闻》网址为:http://www.chinesewiki.asia/

Thursday, September 8, 2011

谁剥夺了华小董事会主权?

引发华教团体争议的首邦市子文华小今日正式获得教育部撤回易名申请,并恢复原名。

表面上看,易名风波已皆大欢喜收场,而实际上,牵涉华小董事会主权的更大问题,也悄悄衍生。

严重的是,“华社”包括董总却未觉察,反而在为一场表面上“阻止易名”,实际上剥夺华小董事会主权的胜利,沾沾自喜。

风波关键人物谢富年及学校董事部,基於大局为重,果断迅速取消易名决定,教育部也在批准子文华小易名不久後,再次“批准”撤消易名。

从批准易名到批准取消易名,我们看到的是,有人趁势将风波的火头归咎教育部,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董事部做了易名决定,才提呈给教育部批准,教育部不批,就是违反华小董事会的意愿,有侵犯董事部主权之嫌;同样的,董事会呈上教育部的“撤消易名”申请,教育部敢不批吗?

批与不批,教育部都须扮演里外不是人的角色,批准了改名,得罪董总,不批准,得罪华小董事会。

现在的问题是,教育部成全了子文华小董事会,却因为董事会的易名申请,不能获得董总的认同,所以,教育部批准董事会的申请就是不应该。若董事会的易名申请得到董总的赞同,教育部不批准又变成不应该了。

批准易名又批准不易名之後,各方陷入了一个盲点,从此,华小的决策到底是董事部享有绝对决定权,或是家长反对就须撤消,还是一切须以董总说了算?

所谓华小董事的权力,是在各別华小董事部手上,还是在董总手上?董事部主权与董总的立场,到底谁比较应该得到尊重?

 华社向来坚持华小董事部主权不得受到侵犯,子文华小易名事件敞开来的,却是董事部主权竟可以如此轻易的左右。

子文小学易名为谢华小学的建议,起因乃建校工程拖欠承包商三百多万,正面对法律兴讼的困扰,董事部为了征求富商谢富年的捐助款项清还欠款,主动献议学校以谢富年命名,受到谢富年反建议以其父之名命名。

且先勿论献议易名举动是否恰当,但向教育部申请易名的决定,已得到学校董家教三机构赞成通过,方才提呈予教育部批准。

董事部主权到底是甚麽?为何全体董事会的议决,最後须落得委屈撤消的下场?

华小发展工委会说,宋子文就是宋子文,不能改成谢华,先贤办校的功劳,不能被抹杀。疑问是,宋子文并不是子文华小的创办人,虽曾经一度为世界首富,却未捐助子文华小一分钱,不能说是抹杀了宋子文的贡献,要说抹杀,也只是抹杀了当初一群仰慕宋子文,以其名办校的热心人士而已。

这些创校先贤有没有反对子文易名,谁知道?正如这些创校先贤有没有同意子文搬迁到首邦市,谁知道? 

子文易名事件也让人联想起,2008年正式从吡叻州爱大华搬迁到雪州蒲种开课的哈古乐华小,据说哈小也和子小同唱一首歌,为了感激IOI老板李深静的热心支持,董事部也曾酝酿改名深静华小的行动,未成事,却经子文风波,恐怕就此好事多磨。

若以“子文就是子文”的逻辑来看待,LADANG HARCROF就是LADANG HARCROF,去到雪州,LADANG HARCROF还是吡叻州的哈古乐园丘。

爱大华哈古乐华小当初是为园丘孩子而创立,蒲种哈古乐却不是。那麽,维护一个园丘的原名,对华小的发展来说,有甚麽实质的意义呢?

华小向来靠华社赞助支持,若说贡献,任何一个子文华小的赞助人,都大过宋子文,谢富年,李深静的贡献,当然也大过宋子文。

哈古乐华小在爱大华园丘內风雨飘搖期间,曾靠几个印度学生支撑了很多年,对印度园丘工人来说也有深厚感情,总不能说,是否要易名,也须得到印裔校友的赞同才行吧!

风波扬起,必有其因,但不能让不理性的情绪掩盖了理智,看不清其中盲点,对日後的华小发展,会有更深远的阻扰和影响。

只要有人反对,决策就必须撤消,华小董事会还有甚麽主权可言?

Wednesday, September 7, 2011

林冠英终於尝到被人民骂的滋味


2008年的政治海啸,把林冠英冲上KOMTAR当了槟州首席部长,此後冠英意气风发,到处吹捧治理槟州的威水事,州财政盈馀,封清道夫勋章,封和尚拿督斯里,把州政府发展基金巧妙变成福利金发给乐齡人士。

我在砂拉越州选举时,亲耳听到林冠英说,他当上首席部长,槟州人民很HAPPY!

始料不及的是,昨天林冠英却对槟州人民的心态哀声叹息起来。

原来,整天只会骂人的林冠英,也有被人骂的时候!也有让槟能郎不HAPPY的时候。


光明日报报道:

身為一州之長的林冠英感嘆他摸不著檳人民心態;政府計劃進行得快,人民指責州政府沒有諮詢大眾,而當政府根據程序走時,人民就指計劃被拖延,他說,他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對於上任3年多以來,在推行軟硬體建設不時面對檳子民,甚至於政敵的“指指點點”,林冠英週二向記者發起小牢騷,他說,無論軟硬體建設,如果該計劃走得快,人民就指責州政府欠透明度,沒有諮詢大眾意見。

他說,而當州政府跟程序行事時,工程的進度肯定會慢一些,這時卻被人民怪罪。“面對這樣的處境,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Friday, September 2, 2011

Thursday, September 1, 2011

刁曼岛晨光 The Morning Light Of Tioman Island


拍摄日期:2011年8月30日
地点:TIOMAN ISLAND PAYA BEACH RESORT

云冰海滩,几许荒凉

 
 



















拍摄日期:2011年8月27日
地点:彭亨州云冰海滩 ROMPIN BEACH RES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