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9, 2011

爱你就是要吓死你?

伊斯兰党吉兰丹州政府以避免离婚案日增为由,考虑对没有合理理由离婚者施加重罚,包括监禁或鞭刑。

掌管妇女、家庭及卫生发展事务的丹州行政议员旺乌百达,在丹州议会回答提问时指出,2005年至2010年期间,丹州的离婚率为14.67%

这是个非常惊人的比率,丹州事事以宗教观念为本,照理应该更加祥和融洽,怎么反而有那么多人经不起婚姻的考验,离婚收场?

有道说,美满的婚姻,需要宽容,爱可以在一分钟产生,情却需要一生来完成。爱,要了解,也要开解;要道歉,也要道谢;要认错,也要改错;要体贴,也要体谅;是接受,而不是忍受;是宽容,不是纵容;是支持,不是支配;是慰问,不是质问;是倾诉,不是控诉;是难忘,不是遗忘;是彼此交流,不是凡事交代;是为对方默默祈求,不是向对方诸多要求;可以浪漫,不要浪费;可以随时牵手,不要随便分手。

可以做到的话,即使不再爱一个人,也只有怀念,不会怀恨。

当一场婚姻,搞到使其中一方被监禁或鞭笞的地步,已经不是两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都有问题了。

如果高离婚率是丹州的社会问题,将其中一方送进监牢,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

没有爱的基础,覆水难收的感情,可以因为害怕被监禁或鞭笞而破镜重圆,一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伊斯兰党坚持实行回教刑事断肢法,不断强调残忍的回教法,可以阻吓罪案,所以,伊斯兰党以相同的逻辑,认为家庭的幸福,也可以靠吓来维持,不是靠爱!

在网络资讯如此发达的年代,竟然还倒退万年,采用原始人的思想模式来治理社会问题,也只有伊斯兰党这种封建政党,才会想得出。

Monday, October 17, 2011

蝴蝶下蛋

星期天下午,老婆突然在花园里叫喊:“快来看蝴蝶下蛋!”

这还了得,我即刻提起相机冲出屋外,刷刷刷刷,一口气拍了几十张。

平时要拍蝴蝶,可还真麻烦,这时它下着蛋,不得空飞翔,只好出卖色相任我拍。

原来蝴蝶下蛋是这样的,六只脚紧抓住百香果的树叶,翅膀扁扁的翘起,下半身弄成钩状,一点一点的,把黄油油的小小蛋黏在树叶底下。

一、二、三、四、五。。。。。。。哇!片刻间,便下了三十多粒。

本以为蝴蝶下了蛋会气喘,需要休息一下,那知道一生完蛋,它又蹦蹦跳跳般的,飞走了,不知去向。

只留下蝴蝶蛋。








Tuesday, October 11, 2011

回教党正名,纯是障眼法

阅读张木钦前辈博文伊斯兰不只叫伊斯兰有感,心生疑问,中文词都要跟中国的官方规范吗?
 
马来西亚回教党认为,“回教”一词是中国汉族因为中国回民多信奉伊斯兰教,而习惯把伊斯兰教称为回教,但中国信仰伊斯兰教的除了回族以外,还有维吾尔、哈萨克等九个民族,因此,“回教”的用辞不科学及不符合伊斯兰教作为国际宗教的性质。“中国在1956年发现错误后,已通过国务院宣布停止回教的称呼,必须改称伊斯兰教。”
依这种解释,是否中国把某些教派称为邪教,全世界都应该将这些教派的中文词,统称为邪教?除了中国人,马来西亚人、新加坡人、印尼人,也学中文,是否中文就不应该称为中文?  
马来人(Melayu)的中文译法,根据维基百科的记载,也不是根据中国的规范,而是马来西亚的规范,中国跟之。早期中国对马来人的译法,包括4世纪至13世纪时称为“末罗瑜”或“末罗游”、唐代以後又出现“木剌由”、“麻里予儿”、“巫来由”、“无来由”等称译,直到清代,著述仍翻译为“巫来由”。
当道地的马来亚华人将Melayu称为“马来人”之後,中国也依据道地的华人称呼,规范为马来人,这似乎才比较合乎情理,不一定样样要等中国来规范。
独立前,马来亚联合邦的中文名也不是依据中国的规范而定,1963916日成立马来西亚之後,这中文名更加不是根据中国官方规范,而是由道地马来西亚华人根据自己的译音立名。
若所有中文译法都必须依据中国的规范,马来西亚华人可有得团团转一番了,中国至今仍将首相一词称为总理,马来西亚早已统一前首相马哈迪医生的中文名,中国仍坚持加个“尔”字才正统,现任首相的统一中文名为纳吉,中国仍称纳吉布,安华在中国的中文译名是安瓦尔。
十多年前,曾有中国游客持一本中文旅游杂志向马来西亚华人询问,迪克申港和佛瑟斯山在那里?搞到马来西亚华人一头雾水,搞清楚才发现,迪克申港为Port Dickson,马来西亚译为波德申 ,佛瑟山实为Fraser's Hill,当地译为福隆港。
中国的泰山英文译名为Mt Taishan,马来西亚的Mt. Kinabalu中文译名为沙巴神山,或称中国寡妇山,说明各国有各自的权力如何翻译中英文词句,没有谁应该根据谁的规范比较贴切。
印度於1995年起,把Bombay改称Mumbai以来,中国依旧不改孟买的译名,Burma1989年改称为Myanmar之後,中国的中文至今仍称之为缅甸,那么,为何中国改称回教为伊斯兰教,马来西亚的回教党就必须改称伊斯兰党?
正值回教刑事断肢法课题在马来西亚全国扰扰嚷嚷,掀起纷纷议论之际,回教党忽然通过正名举动,让人猜测其真正动机,只不过是要引开回教国回教法注意力的障眼法。

Sunday, October 9, 2011

好文共赏:有花生吗?

京城莹光:有花生吗?

这次从北京回吉隆坡,我乘坐中国国航的飞机。同一个航班上,有商务人士、有留学生还有两、三个踏上归途的马来西亚旅行团,游客大部分是中年人士,在候机厅到飞机起飞前,他们都眉飞色舞地分享旅途中的经历,看来是玩得非常尽兴。

飞行了半小时后,空姐推着餐车,给每位乘客送饮料。坐在我前座的大叔要了一杯苹果汁,喝了两口,一看餐车还没推远,马上问空姐:“有没有花生啊?”空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抱歉地说没有。大叔好像不相信飞机上没有花生,当餐车第二次推过时,他又问 了另一个空姐,得到的还是一样的回复。

从这位大叔的口音我能听出来,他可能来自大马北部。他要不到花生的失望,我非常感同身受。因为我也曾经和他一样,以为飞机上有花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殊不知,这个习惯是被马航“宠坏”的。一直以来,乘坐马航的国内或国际航班,空姐都会给你一包花 生。尽管一小包花生价格不高,但少了花生却让乘客对飞机餐和服务的印象大打折扣。

每次选择航空公司,票价是首要的考虑因素,其次是服务。自从亚航开通天津-吉隆坡航线以后,我开始乘坐亚航。坐亚航,你可能会因为忘了在网上预先订餐,只能在飞机上买杯面充饥。六个小时下飞机出了海关后,你立刻冲向LCCT的咖啡店或麦当劳去大吃一顿。

还有,机舱内的温度有时候实在太低,没穿上厚衣服会冷得直哆嗦,这时亚航空姐用甜美的声音提醒你,机上可以买到亚航特制的枕头和毯子。买了亚航的机票,虽然要操心的事情比较多,但是最后能省下不少钱,还能平安到家,其实目的也就达到了。

有一个细节,让我体会到各航空公司的服务水平。在给乘客送饮料时,马航的空服人员通常会把杯子 放在托盘上端给乘客;亚航和中国国航的空服人员则会直接把杯子递给乘客。不用托盘的结果就是一不小心就会打翻饮料。一次,某空姐一边给我递水杯一边面朝向她的同事说话,险些把饮料打翻在我身上。

如果各航空公司机票价格相差不多时,我通常会选马航。马航从北京直飞吉隆坡,可以省去我坐城际 火车到天津的路途,而且还能享受美味的飞机餐和优质的服务。六个小时的行程,马航的一份主餐和一份点心能确保乘客不会饿着肚子下飞机。与马航同等票价的中国国航只提供一份主餐,而且餐食的水准有很明显的区别。

话说回来,从吉隆坡返回北京的国航航班上,我们的晚餐是炒米粉和水果。炒米粉里有些蔬菜,上面配了两只小虾,份量并不大。吃完以后,我不禁感叹隆市任何一个夜市的经济炒米粉都要比这份飞机餐好吃。

这一回,邻座坐的是一对出门旅行的大马华裔夫妇。巧 的是,吃完炒米粉,这位先生也问空姐:“有花生吗?”

锺龄莹 北京公关咨询

Thursday, October 6, 2011

槟州资讯自由法令,民联的葵花宝典


就在首相纳吉已宣布即将废除內安法令,以及将检讨数项被认为已不符合时代的法令包括出版法令和印刷法令,让国民享有更宽尺度的言论自由之后,槟州民联政府即将提呈予州议会的“槟州资讯自由法案”,却拒绝非政府组织的要求,坚持法案形成法令实施后,民众若无法从资讯官处取得资讯,也不可以向法庭提出上诉。

槟州资讯自由法案遴选委员会主席佳日星周二将最后修改的《槟州资讯自由法案》移交给槟州立法议会议长拿督阿都哈林时说,此法案已进入最后定案,在本月24日带上槟州立法议会寻求通过之前将不会再修改。

这不禁令人啼笑皆非,向来只有民联批评国阵不尊重人民知的权利,指控诸多法令抹煞人权乖离民主,而今国阵政府正逐步放下当政者足以用来当护身符的各种严法,允许更大的言论自由,反而民联执政的州属,即将立法为本身寻求护身符。

佳日星说,“槟州资讯自由法令”实施后,资讯官若无法提供民众所要的资讯,或者对资讯官的决定有任何不满,只可向上诉局上诉,不可上法庭挑战,理由是,上法庭会没完没了!

美其名为开放资讯自由的法令,加了这一条款,资讯自由也等於不自由,开放也等於不开放,这可是莫大的讽刺。

民主行动党网站於201052日的帖文如此记载:

民主行动党、全国新闻从业员职工总会,甚至人权委员会年复一年促请联邦政府废除印刷与出版法令、内安法令、机密法令及其他自英国殖民时代沿袭下来压制人民的法律。我们甚至要求政府制定资讯自由法令,确保政府行政能干、公信及透明。

新闻自由倒退

政府非但没重视我们的要求,反而实施更多的媒体管制。仅仅在今年首四个月,新闻自由非但没有进步,媒体受干涉的情况反而不断发生。

物換境迁,行动党主导的槟州政权似乎难以撼动半根毫毛,但今时重看行动党的理想,忽然觉得和掌权前的理想相去太远,莫非时间真的能够改变一切?难道換了位子,也非要換个脑袋不可?

指定不得在取不到所索资讯时,不得向法庭上诉,摆到明是为本身的缺乏自信留一条退路,也旨在确保民联政府犯错之时,得以阻止民众获取更详细的资讯,让当权者得以隐瞞自己见不得光的敝端。

民主行动党这么多名气响当当的律师,何以担心没完没了的官司?何以在挖掘国阵敝端时,从不担心上法庭没完没了?

一宗离婚案,若法庭宣判男方必须每月支付膽养费,并附上条件:如果男方未遵照法庭谕令支付膽养费,女方不得再向法庭上诉,这是什么逻辑的判决?同样的,一个保证资讯自由的法案,附上资讯若不自由也不可被提出诉讼的条件,还称得上资讯自由法令吗?

槟州民联政府的无厘头程度,让人想起葵花宝典的一个笑话,第一章: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第二章:若不自宫,也能成功;第三章:若已自宫,未必成功。

槟州民联政府法宝出尽,只为塑造一个尊重资讯自由的伪面目,哗众取宠争人民选票,却处心积虑为自己准备保护伞,说到完,还是掉进了他们向来鄙视的伪民主深渊,你民,我主。

苹果创办人乔布斯逝世


苹果公司今天宣布,其创办人、前首席执行官、现任董事会主席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昨日在美国加州逝世,终年56岁。
 
乔布斯的家人说,乔布斯去世的时候很平静,家属感谢过去一年所有支持乔布斯对抗癌症的亲友。
 
公司董事会在声明中说,“我们深感悲痛地宣布,乔布斯今天逝世。乔布斯的聪明和热情,是无数发明以改善我们生活的泉源。因为乔布斯,世界变得无限美好”。
 
苹果公司网站发布的消息说:苹果失去了一位富有远见和创造力的天才,世界失去了一个不可思议之人
 
美国总统奥巴马的Twitter(推特)账号发表声明,对乔布斯表示悼念,感谢乔布斯所做的一切。
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发表声明说:我会永远怀念史蒂夫。盖茨说:我和他在近30年前第一次碰面,在我们过半的人生中,我们曾经是同事、竞争者与朋友。在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够和他一样,有这么大的影响
 
乔布斯1976年与童年好友沃兹尼亚克共同创办苹果电脑公司,销售被认为是全世界第一台个人电脑Apple II
 
外界称他为创新者,改变电脑的世界,与爱迪生齐名。
 
2004年,乔布斯胰腺癌康复,2009年,他进行了肝脏移植,过去数年健康情况恶化,乔布斯在今年824日辞去苹果公司行政总裁的职务。
 

Saturday, October 1, 2011

冠英辞职吧!別输蔡细历

骂人不用本,唱衰人不用打草稿,讲骗话不用经过大脑,是林冠英跟他父亲林吉祥学了几十年的拿手好戏,但上得山多终遇虎,口水多过茶,总有哽着的时候,这一次,林冠英当衰走霉运,原以为可以借唱衰柔佛州将自己神话的骗话,被一个证据凿凿的录音带搞到东窗事发,哑口无言,千年道行一朝丧。

从开始的逞强嘴硬,说要将人告到脫裤子,到后来变成“没有记录,不确定有没有唱衰柔佛”,再到后来谈话录音被广传,惹柔佛苏丹龙颜不悅,才急忙悻悻然道歉,孝天犬变成了丧家之犬,铁窗首长变成了讲骗话的阿扁,呜呼!

《三国》曹操如此说:“搞政治的,要知错,改错,不可认错!”红毛屎就是学不到。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认了是春宫片主角,向家人及全国人道歉,然后说:“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去同一间酒店,同一间房间。”结果道歉的美德做在草,蔡细历认错換来的代价,除了骂,还是骂。

林冠英也是红毛屎,却比蔡细历更加不识相,蔡细历只是做了对不起老婆和全国人民的事,林冠英却做了对不起苏丹和全柔佛州人民的事,蔡细历道歉都难获所有人认同,冠英没有狡辩说“那声音很像我,却不是我”,就以为可以得到比蔡细历更大的恩宠?

李商隐若还在,诗词可能要改:冠英当悔嘴巴痒,碧海青天夜夜心,唉!

破镜重圆,裂痕还在,伤害已造成,政治上的道歉,终究是难以磨平的污点,林冠英要怪,得怪说:“我最大的错误,就是被人录到音。”

咦!那不是蔡细历曾经一度的心情?

无论如何,虽然两个都是红毛直,林冠英的道歉却不比蔡细历有诚意。当年蔡细历没有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道歉的同时,便辞去了马华副总会长及卫生部长的职位,壮士断腕,风潇潇兮,多么悲壮潇洒。

但林冠英是怎样道歉呢?一句“SORRY啰”就算了?辞职?慢慢等啦! 

不只如此,林冠英即使道歉了,都还不忘耍嘴皮,还说他的谈话是被国阵控制的媒体错误呈现,还表示会通过法律途径追究此事,起诉国阵控制的媒体,《马新社》是第一家。

HEY MAN!你知道什么是道歉吗?难道你是想让人说是柔佛苏丹逼你道歉? 

林冠英,辞职吧!有骨气点!別输给蔡细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