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11

回教女性有没有人权的争论

“残酷”与“剥削女性权益”是非回教徒对《回教刑事法》的既定认知,女性的权益和地位,也是争议不休论点。西方国家更以此为抨击重点,对实施回教刑事法的国家加以鞭挞,冲突不断。

资讯科技时代,网络上流传中东国家所实施的种种残酷刑罚——女孩遭强奸成孕却被判入狱;不堪家暴虐待逃离夫家,却遭割鼻切耳;盲婚哑嫁,童婚处处,女性完全不能自主自己的人生,只是男性的奴隶……人神共愤,不忍卒睹。

回教刑事法是否歧视女性?到底有没有女权?

在专业与不专业,在一知半解和不知所以然的争议声中,回教学者从局外看争议不休的回教刑事法议题,深入浅出地解释回教律法的真义。

1970年代以来,回教原教旨主义(Islamic Fundamentalism)成为回教世界影响最大的思潮。所谓“原教旨主义”,指的是“复古的神学思潮,反对世俗化及西化”,全面推行古代回教的一项运动。
 

马来西亚伊斯兰党一直以来强调的主张和实行的一系列政策,就是深受这项主义的影响。

据了解,原教旨主义强调家庭是社会核心,家庭稳定则回教社会稳定,而家庭的核心则是女性。所以,妇女必须服从丈夫,还要严守贞洁,才能保住家庭及社会稳定,通奸则会造成毁灭。要确保妇女的贞洁,就要进行性别隔离,这样的隔离措施体现在教育、工作及生活大小事务上。

在中东回教国家,几乎都是原教旨主义政权掌控,妇女不仅被迫全身裹紧,只能露出双眼,而且被禁止考取驾驶执照和就业,完全服从男性。

2002年,原籍英国的也门少女塞娜.穆森的血泪著作《我被爸爸卖了》出版,一字一句道出在回教原教旨主义下的女性,完全不能自主自己的人生,年纪小小就在不知情下,被父亲从英国的大城市伯明翰“卖”到也门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山区,从此饱受婚姻暴力和奴隶般的生活。

塞娜.穆森笔下的保守回教世界,童婚普遍,性虐处处,不但包办所有的粗活和家务,还要长期忍受丈夫的性虐和禁锢,随时被施以暴力,既是性奴,也是生子机器和低级奴隶。尽管塞娜.穆森不惜和整个社会奋战,争取女性的尊严,但所谓的“国际条约”和“不干预内政”的律法等钳制,弱小妇孺的抗衡犹如螳臂挡车。

另一部真实小说《活活烧死》——女主角舒雅德从小活得像奴隶,还亲眼目睹母亲闷死刚出生的女婴,为的是不想让女儿步上悲惨的后尘。长大后的舒雅德在一次恋爱后怀孕,遭家人密谋烧死,但当地人对于这种极其普遍的“谋杀罪行”并不觉得怎样,更不觉得所谓的“名誉犯罪”有多么荒谬。

大难不死的舒雅德经过25年后,勇敢地挺身而出,为全球不计其数的“家庭名誉罪”受害女性做见证。

然而,好像塞娜.穆森和舒雅德这样的“幸运儿”少之又少,在伊朗、阿富汗、索马里及土耳其等回教国,只要身为女儿身,就像一辈子摆脱不了的诅咒。

不论是回教或回教律法,被套上剥削女性权益与地位的帽子,自有其原因,并非空穴来风,凭空污蔑。
 

从建国开始就采用民主制度和民事法的马来西亚,回教妇女虽然没有受到逼迫,也能享有平等的教育和工作机会,但伊斯兰党所实施的一系列回教化政策,却与原来的温和政策背道而驰,使法律改革趋向保守,回到不符合男女平等时代的旧主义,包括目前争议不休的《回教刑事法》,其中的刑罚也被视为歧视女性,优待男性。

伊斯兰姐妹组织(SIS)成员在《星报》的一篇评论就勇敢指出,回教刑事法下特别损害女性的权益,要数强奸罪的定罪程序。根据吉兰丹州1993年通过的回教刑事法,举凡未婚怀孕的女性,就属通奸,即使当事人是被强奸成孕!除非当事人拥有4名“男性回教徒证人”,目睹案发经过,更严苛的是,女性回教徒及其他宗教的信徒都不能成为证人!如此一来,三分之一的马来西亚国民,都不符合这项刑事法之下的“证人资格”!

伊斯兰党矢志建立回教国,以《古兰经》、圣训及种种回教律法,将回教全面引入国家经济、社会、教育和政治体系,间接将一个多元宗教的社会导入单一宗教社会。该党一再坚称“非回教徒不受影响”,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却让这样的保证毫无说服力。

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颜炳寿还指出一个重要问题——马来西亚是“歧视妇女公约”(CEDAW)的缔约国之一,若实施《回教刑事法》,意味着我国不只违反联邦宪法,更违反这项国际公约。

届时,其他缔约国是否还会受限于“不能干预他国内政”的条约?
 

《古兰经》里有一句很动人的话——天堂,就在母亲脚下。

马来西亚回教徒福利机构(PERKIM)宣教师苏莱曼丁玉忠首先引用《古兰经》里的这句话,驳斥“回教及回教律法剥削女权”的说法。

“回教其实很重视女性,很强调妇女的重要。这句话就是强调一个女人,一个母亲的重要,也凸显出训诫信徒必须孝顺父母的教义。在回教里,一个不知孝顺母亲甚至是抛弃母亲的信徒,做再多的礼拜,付出多少的奉献金,真主也不会接受你所做的一切。”

他再三强调,回教、回教法、回教刑事法,不论哪一项,都被认定“歧视女性”、“没有赋予女性人权”,实际上并非如此。回教刑事法更不是只有断肢和残暴。

除了事母至孝的重要性,《古兰经》也有这么一段记载:“你们之中最好的人是善待妻子的人。”反映出回教判断一个信徒的人格标准,除了孝顺母亲,也包括对待妻子的态度和行为,而有关行为包括“不能虐待妻子”。

世界海外穆斯林作家刘宝军则提出现代例子:如果在一些回教国家的男性凌虐女性是‘印证’回教和回教律法歧视女性的证明,那今天一些回教国家接纳女性总统,也是一种“男女平等”的证明。

“实际上,在回教里,女性其实是受到绝对的保护,并非歧视和欺压。《古兰经》里已一再说明这一点。”

他重申,不能以个别例子直接断定一个国家或一个宗教对人权是否尊重或践踏,那是一种现象,在分析这些现象时,需要考量各种因素。

针对回教刑事法中的强奸罪事项,他解释,所谓证人,是由法律专家鉴定谁才是可靠的证人,谁才是合格的证人,这个专家是法官和法律专员,不是“任何人”。

丁玉忠则说,所谓四个目击证人,主要是针对“通奸”的案例,并非强奸,强奸另当别论。理由很简单——若有四个虔诚而正直的回教徒在场,还能目睹整个事发过程,岂能容许恶徒干下强奸劣行?
 

回教刑事法》被认定为残酷、歧视、不人道,完全不符合时代需求的宗教律法。宗教师及回教学者异口同声说“天大的误解!”

游走全球多国的世界海外穆斯林作家刘宝军几次到过沙地阿拉伯,曾经问过当地人,是不是所有的残疾人士,都是抵触回教刑事法而招致的惩罚?得到的答案就像《回教刑事法》的原意,在对一个人执行刑罚之前,必须考量到当事人的犯罪原因、动机、环境以及初犯或重犯等各项因素。

他说,回教刑事法被简化成“断肢法”,只要偷盗就会被砍手,其实是一种误解,回教并不是这么愚昧和残暴。

“一个初次偷盗者,可能监禁一两个月,再犯则延长至监禁五年,若是屡教不改,才会考虑实施回教刑事法。”

他澄清,即使是偷盗罪的斩手,也不是斩断整只手臂,而是“手”。只有严重的抢劫杀人者,才会斩掉整只手臂。定罪和判处刑罚过程,都有根据罪行的严重程度、是否重犯、犯了多少次等多项因素,才会决定是以什么形式的惩罚。犯罪的程度、危害度和背景,是决定刑罚的根据。

回教教义里,一直流传这么一则故事——一名男仆被控偷了主人的骆驼。经过盘问之后,圣人非但没有判男孩斩手,反而罚雇主的钱。因为雇主虽然雇佣男孩,却又让他挨饿,男孩出于贫穷和饥饿而偷盗,因此男孩非但没有罪,雇主还要赔偿双倍于骆驼的钱。

这则故事说明,当环境迫使一些人做错事或犯罪时,不要轻易施以惩罚。惩罚只是针对那些没有任何理由和辩解而犯罪的人,若是出于情有可原的苦衷,往往会被原谅及给予悔过机会。

他补充,刑罚种类有很多,断肢只是其中一种,要说残暴,吊刑、枪毙、死刑等刑罚,又如何?

丁玉忠也说,《回教刑事法》创始至今,即使是全球实施回教刑事法的国家,真正对犯罪者判处刑罚的例子其实不多,以斩手为例,那是身上的一道印记,一种耻辱,施以石刑的更是少之又少。

“宗教都是导人向善,即使有一些刑罚,也会斟酌犯罪动机和原因。”

趁势追问:“如何确保执行的人不会滥用,一定公正?”

他答得挺奥妙:“一个真正的穆斯林,不可能不公正。只要他是穆斯林,他就一定要公正,不能有偏心。”

马来西亚宪法真谛及人权中心代表云大舜从整个大环境看《回教刑事法》争议直言,若说回教刑法残酷及不人道,民主国家也有不少一样残酷,甚至更加残酷的刑罚,比如死刑。

这位执业律师认为,电刑、吊刑、枪毙等死刑,一样是残酷的刑罚,但人们却只是反对《回教刑事法》,不曾反对同样残酷的刑罚。若“残酷”是人们强烈反对《回教刑事法》的理由,不应该“选择性反对”,应该一视同仁,反对所有的酷刑。

针对回教刑事法争议,他只说了一句:“国家宪法已经清清楚楚,这个问题根本不是问题。”
 

由始至终,除了丹、登两州及中央政府议员,没有人真正看过或比较过丹登两州已获州议会通过的《回教刑事法》内容。据本报向丹登两州议员查询,丹州与登州的回教刑事法,内容有出入。这是第一道疑惑:同一个宗教,同一套律法,为何却有不一样版本的法案?

部落客“阿武叔”郑典武用了极度沉重的形容——“不归路”,值得深思。

虽然宗教法违宪,但世事无绝对,没有人可以保证,也不敢保证,有一天会不会因为各种因素而走到修改宪法的地步。届时,这“单行车”开跑,想要回头已是不可 能。因为所有的回教徒都不能“反对”宗教律法,这也是登嘉楼州和吉兰丹州最尴尬的窘境——修改已经回教化的政策,等同于反对,反对等同于叛教。

从历史角度看,今时今日的回教国,过去曾经是佛教国或是基督教国,但从来没有一个回教国会再变成其他宗教国。宗教无罪,事在人为,创教者留下的教义,经历信徒代代相传,有不同的诠释和实践,否则中东不会一再成为残酷律法和践踏女权的实例。

由政党挑起的《回教刑事法》话题,是一场没有结论的争议。结果只有政场见真章,但赔上代价的,却将会是马来西亚所有国民。

绝非出于任何宗教歧见,更无任何成见,只是理智看待宗教律法,了解其内涵、意义和精神,是决定这个多元国家未来命运的关键。


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留给下一代怎样的未来?

Friday, December 30, 2011

古老宗教刑罚变成国家律法的争论

伊斯兰党以遏止犯罪及降低离婚率等种种说法,作为推行回教刑事法的理由,政坛再起风浪。除了各政党之间掀起政治口水战,民间的反对声浪中,也出现一些异议。

在社交网络及论坛上,有年轻网民认为,以宗教刑事法克制政治贪污,未尝不可,反正现有法律也治不了日益猖獗的犯罪行为。

走在菜市,主妇们愤恨地说:“那些土匪(攫夺匪),砍手砍脚是罪有应得!”

究竟什么原因,让曾经闻回教及回教刑事法而色变的非回教徒社会,态度转变?严刑厉法,是否真能起阻吓作用?

这是目前的现象——民间有非回教徒赞成接受回教刑事法,因为现有法律完全治不了日益猖獗和残暴的犯罪者,若以更严厉的回教刑事法,或许能起阻吓作用。

另外也有一些年轻网民,抱着“或可尝试”的心态,“赞成”回教刑事法,特别是对执政政府心怀不满的新生代,认为改朝換代议题的重要性,更甚于区区一项宗教律法的争议。

在这之前的2009年,攫夺案成为举国热门话题当儿,首相署部长拿督贾米尔也曾在国会建议以回教刑事法中的“断肢”刑罚严惩匪徒,并说回教刑事法与刑事法有许多相似之处,虽然名称不同,但对付罪犯的精神及宗旨没两样,都是“惩罚与防范”

对此,青年体育部副部长颜炳寿及部落客郑典武都不排除上述两种心态是一种情绪化的表现,也因为不了解《回教刑事法》的潜在影响。 


颜炳寿:以暴制暴,治不了犯罪根源 
偷两粒椰糖和偷一辆车,都要坐牢,都要砍手,合理吗?公平吗?  

颜炳寿认为,年轻新生代对国家管理制度求好心切是好事,但不能为了达到一定的目标,就宁可选择极端的做法,天真的企图以毒攻毒,以暴易暴。

“在刑事哲学里头,也强调是否给予一个人改造的机会,否则不符合这个时代的人权价值观。任何的刑法和刑罚,也必须相对合理,比如偷两粒椰糖和偷一辆车,同样是偷,但犯罪程度不同,惩罚也就有所不同。若偷两粒椰糖和偷一辆车,都要坐牢,都要砍手,合理吗?公平吗?”

他进一步解说,在刑事法典下,一个人用恐吓、刀子、手枪或是任何攻击性武器打枪,犯罪方式不同,程度不同,刑罚也不同。

“有多严重就该得到多严重的惩罚,没有的话就不必要。这是规范人类社会行为,必须要有的理性处理。但宗教刑事法却是一套指标性的、教条式的做法,以宗教律法规范一个多元社会,并不会更加开放或自由,遑论中庸。

“法律规范人们不可以杀人,但不是杀人就一定死刑,因为有不同的因素导致一个人犯罪。”

他反问,一个攫夺案受害者无辜受伤入院,可能下半身瘫痪、变成植物人甚至死亡,对当事人及身边人是无法弥补的感情伤害,但若因为这样而选择偏激极端的方式,以达阻吓作用,结果可能是适得其反,制造一个充满戾气的社会。

“这样的社会不会有未来!只要人的心态不正确,就一定有腐败。既然有腐败,就要指出来,而不是因小失大。若我曾经被警察勒索,从此痛恨警察,推翻整个执法制度,但贪污就会跟着消失吗?

“不满,要知道问题的根源,不是用未来当赌注。” 


郑典武:因为不确定性,所以有高风险 

今年9月,正当朝野就回教刑事法展开热辩之际,回教党精神领袖兼丹州大臣拿督聂阿兹为了驳斥回教刑事法残酷之说,有句话可圈可点。

他说:“回教刑事法没有死刑”。

“阿武叔”郑典武马上在其部落格,以图文对照方式,对放话的聂老极尽揶揄之能事,照片与设计旁白只寥寥数语,但却拳拳到肉。(参考:http://uncleboo66.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29.html


郑典武认为,年轻网民和对回教刑事法抱“尝试”心态的小部分群体,一是对现实社会和国家管理制度心怀不满,抱着“改朝换代”的心态,二是不了解回教刑事法的危险和影响。

“这种支持是缺乏理性的情绪化表现,无知、危险、不负责任;再者就是不了解落实回教刑事法的后果,相比之下,偏激和不了解,后者更危险及可怕。很多人说我们不了解,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但就是因为宗教刑法的难以了解,所以充满不确定性,那才危险又可怕!

“请问这些支持回教刑事法的非回教徒,对于这项刑法又了解多少?”

郑典武说,上述类型的支持者肤浅地以为,反对者只是因为担心没有酒喝,没有猪肉吃,而且只要自己奉公守法,就不会受影响,却没有更深层地思考——全世界都在反对不符合时代的严刑峻法,包括《内安法令》、《大专法令》及《印刷法令》等等,关键不在于不抵触法令就没事,而是在于这类法令往往没有一套清楚、完整、 固定的准则,充满太多的不确定性,容易让人无端端被判有罪!
 

回教刑事法》,Hudud Law,意即‘上苍的律法’,是唯一的法律,没有人能够更改。但是,宪法却是人制定的一套法律,神的法不能改,人的法可以!

“世界都在反对不符合时代要求的法律,不是因为自己抵触,而是不适合。大家可以看到的是,宗教律法从来不曾改革。历史上有许多酷刑,今天已没有人用,因为不符合时代要求,也违反人权,但在网上依然能够看到许多还在采用的残酷刑罚。”

他驳斥“以宗教律法遏止犯罪”的说法:“全球公认安全的国家,包括新加坡、挪威、不丹,都不是采用回教刑事法或任何一个宗教的律法,也不是以宗教治国……是因为教育和文化素养!

“要改变犯罪行为,宗教是具有潜移默化的功能,不是制定或采用一套残酷的法律。”

郑典武认为,马来西亚是多元宗教共存共融的群体社会,若采用单一宗教法,强制规范其他宗教的人,既不公平,也违反多元国家的平等原则。

“所有宗教只有戒律没有法律,但为何只是伊斯兰党要将宗教戒律变成国家律法?若其他宗教也要求采用各自的宗教戒律为治国法律,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宗教不是注重刑罚,而是心灵提升和自我控制。你可以关心,但政教一定要分开。” 


加巴星:回教刑事法若开跑,性侵寃案会更多

 资深律师兼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加巴星反问:“落实回教刑事法,就不会有人犯罪?这是他们(伊斯兰党)的说法!”

在他看来,推行回教刑事法不会有效果,只会带来“反效果”。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在一宗性侵害罪里,不只需要四个证人,而是要四个诚实正直的回教徒,还要看到整个事情经过!若确实有目击证人,但不够四个,也不是回教徒,被告是否就不能被定罪?

他担心,这样的审讯准则和程序,“罪成率”会很低,但却不能减低犯罪率,反之会制造更多犯罪——因为难以被定罪,太多漏洞可以脱罪!

现有的刑事法典,已有一套完整的审讯程序和准则,只要证据确凿,就会被定罪,没有种族和宗教之分。


蔡细历:神权世界不见得美好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最近在一项论坛上,以“最新全球贪污印象指数调查”来反驳伊斯兰党要“推行回教刑事法以降低犯罪率”的理由。

根据有关报告,全球11个实施回教刑事法的回教国,大多数都低于5分,说明就算是实施回教刑事法,也无法有效杜绝贪污。

近年中东翻译小说日渐流行,真人真事的著作让人对那个神秘又动乱的世界充满恐惧和愤恨的想象;宗教冲突不断、霸权贪污的强势领袖、内战频仍、种族屠杀、难民逃亡——那个富足的回教神权世界,并不见得美好。


刘宝军:分析一个社会与国家时,不能用宗教打上烙印,不能以偏概全。  

对于蔡细历“实践回教刑事法的回教国一样贪污”、“罪案一样严重”等论述,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兼世界海外穆斯林作家刘宝军都不表赞同。

刘宝军强调,社会的进步与落后,不能用宗教衡量,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国情和情况。同样的,一个国家的稳定与清廉,也不能用来定论一个宗教或宗教律法,而是涵盖生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元素。

“一些国家富有,但不进步;一些国家发达,但不富有。那是社会人的素质和环境因素,不是以宗教和律法衡量或定论。一个国家的稳定与安全,关键也不是在于惩罚,而是教育。

“所以,中东国家的情况也一样,不能以那些国家的法律和宗教下定论。索马里动荡和贫穷,但不能标榜它为负面例子。同样的,汶莱繁荣富足,罪案率很低,但不一定是因为回教或回教刑事法,而是因为生活环境很好,但汶莱也不能代表所有的回教国家都是如此。

“分析一个社会与国家时,不能用宗教打上烙印,必须考虑各种因素,不能以偏概全。社会由人组成的复杂结构,不能以宗教简单定论,也不能将人类的行为和心态,套上宗教的标签。必须了解的是,回教是一个宗教,回教徒是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关键在于人,不在于宗教。” 


苏莱曼丁玉忠:在实践回教刑事法的国家,人们视断肢是一道印记、耻辱,所以不去犯罪。

马来西亚回教福利机构(PERKIM)宣教老师苏莱曼丁玉忠则说,文明社会其实也不见得有一套真正的法能管制素有人的行为和整个社会情况。

他强调,律法的目的在于规范人类行为,实现和平社会。回教刑事法的目的就是如此,不是残酷的惩罚。

“人类的本性就是需要法治,而法律规范社会,就是为了确保社会的完整性,没有法律规范的社会,人类就会无法无天。”

他说,有些律法表面上看起来很残酷,但实践上并非如此。在实践回教刑事法的国家,真正被断肢的案例并不多,人们视断肢是一道印记,一种耻辱,所以不去犯罪。

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穷得只能吃豪菜

光华日报副总编辑张易雄特穿DEEP V享受豪菜,盆菜捧在胸前,更撩人食欲。

香港食神梁文韬正为其没有鹅肝只有猪肝的“鹅肝酱”大动肝火的那一天,阿武叔则口福不浅,初尝真正鹅肝的滋味。

对於猪肝鸡肝或者什么肝的,阿武叔向来抱持原则,最多吃一口,尝过就好,但北海JURU汽车城喜来登饭店朱老板亲自下厨的,不知为何,情不自禁的要多吃两片。

我的天,好吃到不得了。

有些人以豪宅自豪,有些人以豪车自豪, 有些人以豪放自豪,但万豪豪不过豪情壮志的豪气,今日总算领教朱老板最豪迈的名句:“我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几道豪菜!”

呵呵!北马福建话说:蓝犀!但英语这样说:SO WHAT?

有些好料,不是住豪宅驾名车银行钞票大把,就吃得到的,豪气干云的朱老板可能会说:“大把钱的,去隔壁,我这里卖完了,索利!”

就算食神梁文韬要来,奉劝他最好还是要记得基本礼貌, 否则,莫说鹅肝吃不到,恐怕还得站在门外搥心肝。

噢!差点忘了,不只鹅肝而已,还有鲍鱼,听说有几种不同种类的鲍鱼,但阿武叔只知道都美味极了,分辨不出是什么种类,真抱歉。

我儿说,那鱼翅的味道,跟平时喜宴上吃的,味道不一样,朱老板说:“那种味道那里是鱼翅的味道,你喜欢?去隔壁!”

哈哈!喜来登隔壁没有餐厅,楼下只有一间卖NASI KANDAR和ROTI CANAI的PELITA印度餐厅,另外一间,就是最近受封拿督的拿督姚有份的OVERTIME酒廊,没有卖鱼翅。

对不起对不起,除了鹅肝鲍鱼鱼翅,还有据说濒临绝种的有刺海参,去头的大龙虾,配合春节来临而特別呈献的腊味饭,还有当天的高潮,满盆都是鲍鱼、鹅掌、鱼鳔、猪脚.......配制而成的春节盆菜。

这个朱老板有心肝,这样子的盆菜,一盆只卖RM688,在KL,恐怕半盆都吃不到。

托光华日报要拍新年菜色的福,托朱老板是韩江新闻系学长的福,这少说也要几千块的豪餐,让阿武叔一家免费吃了,朱老板请客,听说还是朱老板知道那天我路过,特意安排的。

阿武叔向来穷酸,唯一富有的就是交了不少知心好朋友, 才听说有些人想吃朱老板的便宜碰到一鼻子灰,朱老板却把山珍海味喂到我们肠胃阻塞,过后又带我们到楼下的OVERTIME,灌了两桶STARKER德国啤酒,豪笑声中,一肚子闷气和火气,都随着尿道排泄掉。

舒服晒! 

高老餮的口水这次肯定要流到脚趾头去了,但没办法,说到吃,除了豪气,有时还得看福份。

朱老板不搞政治,不要我们的选票,又不想搞促销,如此豪请,难以回报。

阿武叔以为想捧一下大脚说:“朱老板,让我在部落帮你的豪菜做个宣传介绍!”

朱老板说:“多隆你!不要!我已经够不得空了,你不要害我。”

喜来登的点心,也是北马最好料,光华日报总编辑胡锦昌说,朱老板为了减少负荷量已过重的顾客群,故意把价钱起到高高,谁知道,起了价,顾客量就是少不掉,每天还是满满。

所以,除非识货,否则,別去喜来登,去隔壁就好。


一群鲍鱼和一群鹅掌大虾组成的盆菜,內里乾坤更好料,一盆只卖RM688。



朱老板介绍说,以上两种鲍鱼属不同种类,我却连名字都忘记了,只记得味道太好。

左起,熏沙曼鱼片、鹅肝、烤馒头两片及烤蕃茄一粒。


黑色那片,就是据说已濒临绝种的有刺海参。

去头龙虾。

一看到蒸腊味饭,就让人想起,年快要到了。

这样的鱼翅才叫鱼翅。



光华日报总编辑胡锦昌贤伉俪,陪同享用豪菜。

杯盘狼藉之后,与朱老板合照。

槟城陋巷多春的咖啡虽然出名,喝过JURU喜来登饭店的咖啡,评价可能令人为难。






传闻中,特地抬高价钱,也赶不跑顾客的奶油饱。







Monday, December 19, 2011

胡耀邦的粗口


骂粗口,不是不可以。

有些人爆粗口,看到的是没品没家教,有些人爆粗口,看到的却是修为涵养和艺术。

已故胡耀邦就曾凭一句破口“骂娘”的粗口,震惊中外,还意味深长的引人灼其遗风。

1988年8月,胡耀邦在烟台休息期间,根据李白的咏酒名篇《月下独酌》(其二),即兴作了一首《饮酒歌》: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酒价年年涨,酒瘾月月添。
量小非君子,醉昏才算仙?
滚他妈的蛋,为政在清廉。

胡耀邦对内部同志的宴请,非常提倡四菜一汤,但不反对喝酒,平日兴致好些时,也喝一点。

写下这首《饮酒歌》的时,中国白酒零售价上调,茅台酒的价格每瓶从35元涨至140元。作为中共和国家领导人的胡耀邦,并没有因为酒价的飙 升拉动了GDP和税收的增长而高兴;而是敏锐地意识到“酒价年年涨”的现象,是某些干部“酒瘾月月添”造成的。

胡耀邦对那些自夸“量小非君子,醉昏才算仙”的人非常反感。于是拍案而起,大骂“滚他妈的蛋,为政在清廉”!

胡耀邦生前,曾这样改写南阳武侯祠的楹联:“心在人民原无论大事小事;利归天下何必争多得少得。”

在湖南浏阳耀邦故居里,有一副悬挂着的对联,总是吸引很多访客的注意,对联写的是“屋矮能容月,楼高不染尘”。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博导丁学良在造访 时,将此对联改动二字:“身矮能容月,位高不染尘”。

Sunday, December 18, 2011

KRABI 风情之九(完):岛岛相牵,永世相恋


三个人的相恋,注定遗憾多一点,悲剧收场的机会高一点。

但三个岛的相恋,却可以永世不渝,紧紧相牵。

不要以为只有恋人才会牵手共渡浪漫时光,原来,岛跟岛,也会相恋,也会牵手的。

4 ISLANDS才得以亲眼见证,这世上不变的不只太阳,还真的有永世相牵相连,忠贞不渝的恋情。

汽艇靠近TUB ISLAND时,远远瞧见人群,仿若施展水上飘的轻功,在海面上行走,待汽艇靠岸,才发现原来那是一条将三座小岛相连起来的沙滩,像一座天然的沙滩桥,贯通三岛。

退潮时,游客通过这条也是沙滩也是桥的天然海滩,自由川行三岛,潮水初涨时,游客涉水川行,就构成了人群在茫茫海上水上飘的奇景。

爬上TUB ISLAND的山坡上遙望,就好像三座岛紧紧牵手相连,誓言永不分离,又浪漫,又凄迷。

恋人的手可以牵多久?

这三座岛的牵手,却是真的天长地久,互不嫉妒。

不看退潮涨潮,不看日夜阴晴,紧紧相牵,就是唯一永恒的承诺。

波涛也被这份奇缘牵动,难怪安达曼海每每惊醒就用海水将相恋的岛拥入怀,就让它们千年万年不离分秒

许诺千言不如只许一愿,但愿千万年,就这样把你的手紧紧相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