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9, 2012

观音显灵?


在新加坡佛牙寺参观时,经老友志敏的带领,被一个精致庄严的观音雕像吸引。

这个雕像允许公众拍照,我就老实不客气,提起数码相机隔着玻璃橱窗按了几下。

这是一个出自巧匠之手的无銜接木雕,没有附加任何饰品,但通过相机查看相片时,却见观音双目射出光芒,闪闪发亮。

还以为是观音显灵,回到酒店用电脑放大照片,才知道那是展览厅的灯光,反射在玻璃橱窗的反光。

那么巧,就附在观音的双眼上。

Thursday, December 27, 2012

厕所


这个厕所在那里拍的,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不论你是到一个人的家里,或者到一家公司,或者一家餐厅,或者一个国家,从他们处理厕所的态度和观念,你就可以看出,这家的主人,这公司的主人,这餐厅的主人,这国家的主人,到底有多高程度的价值观念。

如何看待厕所,也可以看出,一家餐厅懂不懂得尊重顾客,这个国家人民,懂不懂得尊重自己。

Wednesday, December 26, 2012

遇见犹太人

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商场闲逛时,一个中东脸孔的美女向我女儿推销护肤品,讲解产品的态度很捧,但问起在马来西亚能不能补货时,原本口沫横飞的美女就显然受到阻滞,含糊一番之后才说:“你可以通过网站跟我们订购,或者再来新加坡,价钱比较好。”

原来,这美女来自以色列。

第一次跟以色列人接触,新鲜感让我的话题多了一点。

我说,大马人不能够去以色列,她说,以色列人也不能去马来西亚。

她问我是不是基督徒,我说我是佛教徒,她只是噢了一声。

我问她是不是犹太人,她语气加强了一点说:Yes! I am Jewis!突然脸色微变,凝视着我问道:Any problem?

我有点失措,仍然淡定的回复她说,Oh! The most intelligent people in the world!

她脸色恢复平和,恢复专业的销售态度。

突然有种饱受虚惊的感觉,原本想和以色列犹太人留个照片的念头,就此说不出口。 

为什么如此?到现在还理不出头绪。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12

会讨吃的魔鬼鱼


在一般养鱼塘,或者供游客浮潜喂鱼的海滩,鱼群习惯了人影动作,一看到有人过来,或者有人轻轻拔弄水面,鱼儿就会成群涌过来。

鱼是人的食物之一,但为什么这些地方的鱼群,看到人反而不害怕,还争相游过来?

道理很简单,这些地方已建立起了一个自然形态,鱼儿已经习惯,人影走过,可能就有食物吃了,水面出现拔弄,该是食物掉下来了。

在没有人喂鱼的海面,同一种类的鱼群,却不见得看到人影就会争相驱前,道理也很简单,让人喂食不是那里的习惯,那边的鱼习惯的是,找吃要靠自己。

但从来没想过,貌似水底蝙蝠,状似桀骜不驯的魔鬼鱼,居然也有这种见人即唯唯诺诺,驱前讨吃的性子。

在马来西亚北部,靠近安达曼海的浮罗交怡,首次亲睹这一幕,泛起心头的想法是:被喂养,不只会养成习惯,还会改变性格。

在海底潜水,不只一次遇过魔鬼鱼,样貌虽予人诡异阴森之感,但巨大平扁的双翼在水中展开,那种孤傲又神圣不可侵犯的英姿,让人油然而生敬畏之情。

我无法想像,被喂养的魔鬼鱼,居然也可以被训练到有如家禽般俯首贴耳的地步。



在浮罗交怡的吉林河(Sungai Kilim),游船河观赏红树林以及群鹰猎食的景象之后,经过一间河上餐厅,便即停泊喝茶休息。

见到餐厅外建有几个养鱼塘子,便走过去参观,突见水中有一团黑影跟随移动,询问鱼塘饲养者,才知道饲养的是魔鬼鱼。

说罢,他问我要不要试一试喂魔鬼鱼的滋味,我说不敢,他说没什么的。

见我胆小,他亲手示范,拿起一碗饲料走过去,水中魔鬼鱼已如家犬看到主人般,尾巴直搖。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却见到魔鬼鱼的头真的伸出水面,轻轻的将食物銜进口里。

我问,你不怕手指被咬断吗?

他说,魔鬼鱼的嘴巴就像婴儿的嘴巴,没有牙齿的,柔柔软软的。

魔鬼鱼若愤怒起来,攻击的武器不是嘴巴,而是尾巴,可怕的只是它的尾巴。

魔鬼鱼在海里,绝对不会展示乞憐的样子,绝对不会对着人类搖尾巴讨食物,只有养在鱼塘的魔鬼鱼会这样。

没法子,困在笼里也没机会自力更生找吃。

久而久之,饭来张口的性格,就这样根生蒂固,放它回海底,可就要了它的命。

看!魔鬼鱼竟然也把头伸出水面讨吃。

饭来张口,兴奋得在水底翻转,还有什么比不用做也有得吃这么幸福。




浮罗交怡的Sg Kilim,河水清澈,一大片红树林,吸引各种生物在此栖息。

河上人家,养龙虾养魔鬼鱼又开餐厅,神仙生活也不外如是。

Tuesday, December 18, 2012

跟鱼有个约会



写文章已经失去动力,批评已经变成有心无力。来点新鲜的,跟鱼约会去。

Wednesday, November 21, 2012

明年还有得分花红吗?

公司利润丰厚,决定拨出300万奖励代理,上下兴高采烈之后,开始为如何分配奖励金而愁。

委员会拟出方案,按照业绩表现分发奖励金,业务表现越强者,获取越高份额,业务表现较低者获取较低份额,而业务表现不达标者,不获奖励。

方案出炉,代理群议论纷纷,各有见地,有人说,这种分配法,只会让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应该按照代理人数公平分配,因为不管表现好表现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大家都为公司尽了力。

业务超群的代理占20%,当然大力支持公会的方案,认为这才是最公平的绩效制,鼓励大家更奋发追求更佳业务,并指公平分配奖励金只是发扬拐杖政策,将会使原本业务不佳者失去斗志,反正努力不努力,都会得到相同的奖励。

业务不达标不获分配奖励金者只占5%,却发出最大的声量说:“我们是弱势群体,应该受到保护,我们因为业务不佳,所赚菲薄,三餐都出现问题,不获分配奖励金是落井下石。。”

他们吁请公司仿效美国总统奧巴马向富人征更高稅的做法,指业务表现强劲的代理已经够富有,奖励金只是锦上添花,没有意义,应将所有奖励金发给业务表现超低者,扶助他们成长。

业务超群者又对此表示抗议,声称他们努力为公司贡献超过80%业务 ,若不获公平对待,将会琵琶別抱集体跳槽,到时玉石俱焚,大家就不必再为奖励金烦恼,因为不可能再有奖励金。

几经纷扰, 公司决定安怃高表现者,维持委员会的分配方案。

结果,原本兴高采烈的气氛,酝酿成反风,自称弱势者结集革命,声称公司已经被朋党掌控,只照顾即得利益者,却把能力超低的一群边缘化,什至赶尽杀绝。

与奖励金沾不上边,但都享有丰厚年终花红的公司员工看在眼里,发出了一个疑问:“不发奖励金也吵,发了奖励金也吵,不知道明年还有得分花红吗?”

按:文章根据实情表述,但有些数字是蓄意混淆,有些情节已经过加油加酱!

Sunday, November 18, 2012

快大选了,先PRACTISE一下


来来来!各位忧国忧民,爱民如子的政治家,跟着我的动作做。

一二三跳,一二三跳,一二三跳!

很好,很好,你们跳得真好!

国家人民的未来,就看你们的了。

Sunday, November 4, 2012

优点与缺点

晚餐后闲话家常,叫儿子说说老爸的优缺点。

儿子说了两个优点,思考半晌后说:“想不到缺点!”

转头问女儿:“说一说爸爸的优点和缺点。”

女儿想也不想就说了七个缺点,思考半晌后说:“实在想不到你的优点。”

本是同根生,对优缺点的看法,竟也天渊之別。

在儿子心目中,老爸的其中一个优点,是说话风趣,常逗他笑。

而在女儿心目中,老爸的其中一个缺点,也和谈吐有关。她说:“你讲话常会令人生气,很讨人厌。”

同一个性格,有人觉得是优点,有人觉得是缺点,亲生骨肉的观点都不同,更何况別人。

一句同样的话,儿子觉得风趣,女儿觉得讨厌,也因为性格不同,所以观点不同。

一种米养千百种人,要人人都接纳自己的优点,宽容自己的缺点,先知圣人也做不到。

上帝或许做得到,但须等到你信了修了去了祂的国度,祂才做得到。

叫儿子女儿说说自己的优缺点,当然是为了改进自己,儿子说自己没缺点,就尽最大能力保持优点,不要染上缺点,而女儿心目中的七大缺点,必须尽力去改。

只是让他们各走极端的谈吐这回事,比较矛盾不容易搞,几经思考,做了一个决定,在儿子面前保持风趣,在女儿面前正经八百,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扮酷!

一家人之间,稍为谦让调整,事情就比较容易办。

但在家庭以外,发挥优点,改正缺点,还须当心为妙。

Sunday, October 28, 2012

自我保护

它这一身奇装异服,
是上帝赐予它的最佳礼物,
在你吃我我吃他的丛林里,
自我保护。



Monday, October 22, 2012

蝴蝶谎言


一只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两周后引起得克萨斯州一场龙卷风。你能相信吗?震惊世界的塞浦路斯空难,源头竟然起于一个男人的谎言,你相信吗?

辛普森是医药公司的工程师,周末下班时,他的情妇摩尔来电说,她丈夫出差了,想和辛普森一起去利物浦度周末。

辛普森心驰神往,但这个周末,儿子托尼的学校有一场盛大的晚会,若不出席,托尼将会无比失望。辛普森很疼惜儿子,也很疼爱妻子,但他摆脱不了摩尔的销魂诱惑。

正当辛普森绞尽脑汁,百般设想如何编织一个合理谎言,让妻子及儿子相信,到利物浦度假比儿子的表演还重要时,他的老朋友格兰杰恰巧打电话过来。

听筒里传来格兰杰异常焦急的声音:“保罗不见了!”

保罗是格兰杰的儿子,今年十八岁,在学校是个花花公子。

辛普森心生一计,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他说:“保罗以前好像说过,很想去利物浦,他会不会去那里了?”

这当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谎言。但在辛普森的坚持下,他们做了分工,辛普森建议格兰杰留在曼彻斯特继续寻找,而他自告奋勇到利物浦查探。

挂电话后,辛普森开始给摩尔打电话,然后是妻子和儿子。妻子和儿子当然支持他的见义勇为。

到了利物浦,辛普森和摩尔度过了一个欢乐周末,周日在酒店退房时,格兰杰打电话询问保罗的消息,辛普森敷衍他说,查了很多酒店的入住记录,毫无结果。

这时,迎面走来两个人,让辛普森惊吓得差点儿丢掉了电话,竟然是保罗搂着一个女孩子,还很大声的跟他打招呼:“辛普森叔叔!”

保罗奸笑着跑到辛普森面前说:“叔叔,我们没钱续住酒店了,你能借给我一点儿吗?”

辛普森说:“钱我可以借给你,但你必须跟我回去。”

保罗爽快回答:“行。”

於是辛普森给格兰杰打了电话,报告说已找到保罗,让格兰杰在电话另一端感激涕零不已。

返回曼彻斯特的班机上,保罗知道了辛普森与摩尔的关系。下飞机后,保罗又奸笑着对心神不宁的辛普森说:“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接下来似乎风平浪静,但后来,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保罗遭到老爸的经济封锁,即开始向辛普森借钱,被抓住把柄的辛普森,只得无奈的,一次又一次地满足他。

某天夜里,保罗得意洋洋的数着钞票离开,辛普森坐在车里,愤怒地注视着保罗的背影,忽然,过马路的保罗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

辛普森在片刻之间,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忽然良心发现,赶紧把保罗送到医院。

经过抢救,保罗无恙,医生诊断是心脏病突发。

醒过来的保罗看到辛普森,知道是他在危急关头把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来,羞愧难当地说:“辛普森叔叔,我错了!”

此后,保罗没有再向辛普森讨借过一分钱,并且老老实实地读完了大学。但上次摔的那一跤,却给他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后遗症,他的右手食指偶尔会毫无征兆地痛一下。

七年后的某一天,辛普森在拉纳卡市参加完一个学术研讨会后,乘飞机赶往布拉格和摩尔会合,飞机却在雅典附近意外坠毁,机上一百二十一人全部丧生,辛普森也未能幸免。

调查结果显示:飞机失事的原因是机舱失压,导致飞机内氧气浓度和温度过低,飞行员和乘客大都窒息而死或被冻死。

而机舱失压的原因,是由于机舱挡风玻璃出现破裂。

玻璃破裂的原因,是机场地勤在更换玻璃后使用的固定螺丝小了一号。

在对机场维修部的检查过程中发现,并不是地勤拿错了螺丝,而是这盒螺丝包装上标注的规格与实际型号不符。

盘查指定螺丝生产商后,发现该包装盒的大小与实际装入螺丝的尺寸并没有问题,只是包装盒上印刷的螺丝型号有误。

最后找到了生产包装盒的印刷厂,但在工厂内部经过反复的调查后,确定只有这么一盒错误的包装。所有人却无从知道,这唯一标识有误的包装盒从何而来。

这家印刷厂,就是保罗就职的地方。保罗也记不得了,某天他走过车间时,右手食指痛了一下,导致手中的文件夹散落在地,保罗拾起地上的东西,却把一个规格标注错误的包装设计样本遗落在车间。

这个错误的包装盒,被工人捡起来放入了成品堆内,并最终封装了螺丝流入机场维修部,地勤仅仅查看了包装盒上螺丝型号后开始安装,结果在疏忽中酿成了大错。

那么谁该为这次空难负责?保罗还是机场地勤,或者是印刷厂工人?

原来,七年前保罗心脏病突发摔倒的事故,并不是一场偶然的事故。

辛普森被保罗一再勒索后,心中陡生恶念,于是他在给保罗的钞票上,涂抹了足以引致心脏病的药物,辛普森是药剂工程师,这对他辛普森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他还故意把几张钞票粘在 一起,让数钱的保罗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舌尖蘸了口水去数钞票。结果,一头栽倒在街头。

尽管辛普森又救了保罗,但给保罗留下的那处指伤,最后却葬送了一趟航班,包括辛普森自己。




Sunday, October 21, 2012

Sunday, October 14, 2012

小蘑菇也有春天


昨夜一场大雨,把它挣出地面的细腰折弯了。
顽强的挺住。
这春天,没多久就会走远。
这生命,没多久就会走远。
挺住,只为了对朝阳的期待。
只为了继续拥抱,还在的春天。










Friday, October 12, 2012

友邦52億併購大馬ING‧大馬保險業重新洗牌

 
(吉隆坡11日訊)亞洲第三大保險巨頭友邦集團(AIA)以高達13億歐元(約52億令吉)收購ING的大馬業務,在大馬打造最大的人壽保險集團,分析員認為,隨著資本和競爭實力的推波助瀾,大馬保險業的併購風料繼續升溫,外資和本地業者的合作風氣也將進入高潮。

脫離美國母公司擁抱新生的友邦集團,近期致力拓展亞洲保險版圖,上個月大舉收購斯里蘭卡第二大人壽保險公司英傑華(Aviva)後,今日再以高價併購ING大馬業務,收購涵蓋ING的人壽保險、員工福利業務、ING PublicTakaful Ehsan的60%股權。

隨著該交易結合了大馬人壽保險第三大巨頭ING和第四大巨頭友邦的事業,令結盟後的友邦,將崛起成為大馬的人壽保險龍頭。

分析員普遍認為,保險領域的整合趨勢已日益明顯,在資本條例和競爭力的雙重挑戰下整合勢在必行,同時,隨著全球保險業的整合趨勢難擋,加上外資勢力雄厚,本地保險業者可能更迫切地尋求外資作為保險業務的後盾。

保險業整合
應付嚴格資本條例

MIDF研究分析員王寶明表示,大馬保險業的整合風已在預期中,在國家銀行進一步開放下,外資繼續提高在大馬的業務,本地保險業者持續整合,皆不足為奇。

“保險業者需整合,以應付更嚴格的資本條例和競爭格局,才能保持業務成長勢頭。"

無論如何,他坦言,估值仍是“婚事"關鍵,更重要的是,併購機會也胥視是否有人願意“出場"。

聯昌集團(CIMB,1023,主板金融組)早前尋求大幅降低合資企業聯昌英傑華的51%持 股,和持有其餘49%股權的英國英傑華集團為股權物色買家,吸引了友邦保險、宏利金融(Manulife Financial)和英國保誠集團(Prudential),估計交易總值至少達4億美元(約12億令吉)。

金融風暴
引發歐美企業海外購資產

值得一提的是,金融風暴引發了歐美企業的業務重組方向,增加了保險業者買賣資產的商機。

另外,Areca資本首席執行員黃德明坦言,相比外資,本地保險業者的人壽保險根基較弱,隨著友邦和ING創造更大規模的保險公司,本地業者可能需進一步探討和外資的合作關係來突破重圍。

他表示,涉足壽險的本地業者以銀行為主,友邦和ING結盟後,或帶動更多本地業者和外資的合作,因併購機會需源自“買賣的雙方性意願",令合作反而比併購帶來更大的互補效益。

合併收互補效益

“本地業者能夠借助外資的實力拓展保險業,受本地條例限制的外資,又能夠借助本地業者進軍大馬市場。"

他認為,豐隆金融(HLFG,1082,主板金融組)保險臂膀豐隆保險(HLA)和東京海上日動火災保險株式會社的長期合作,就是最佳的見證。

他也提到,保險業是個“資本密集"的行業,若欠缺資本或管理不適,也可能得透過併購來達標,否則,就得步馬聯保險(MAA,1198,主板金融股)的後塵。

馬聯保險去年以總值3億4千400萬令吉的現金,將旗下4家保險和相關公司的100%股權,悉數脫售予蘇黎世保險公司(Zurich)。

伊斯蘭保險市場
最受垂涎

達投資管理公司投資經理林治彣則提到,大馬的保險滲透率仍低,尤其伊斯蘭保險市場,相信這是外資覬覦大馬保險市場的主因。

他坦言,儘管壽險較普險有利可圖,但本地業者佔壽險的市佔率不大,因此,相信此次的重大壽險併購案,無法對市場激起太大的浪花。

“大馬的壽險業務本來就是外資的天下,在友邦和ING結為一家後,大馬保險業將出現外資三雄鼎立,壟斷市場。"

市佔率擴大至25%
友邦成國內壽險龍頭

友邦保險首席執行員杜嘉祺表示,收購ING大馬保險業務的資金,即使全數以內部現金支付,亦不會影響日後的派息比率。

他又說,暫時仍未決定收購代價中,現金與對外融資的比例,將於數月後公佈最終訂案。

友邦投資總監朱泰和補充,目前借貸成本低,所以根本毋須配股集資,去應付這宗收購。

友邦保險認為,其專注營運的亞洲區內的經濟體系,基本面依然強勁。該集團對亞洲區內長期儲蓄、意外及其他保障產品內在需求所展現的顯著增長機遇,持續感到樂觀。

同時,預期在收購ING壽險業務,透過約9千200名代理加盟,成為大馬最大的保險專屬代理團 隊。該集團更可藉著大眾銀行獨家長期的銀行保險安排,擴大及深化友邦保險的現有銀行保險分銷渠道。是次收購即時為友邦提昇盈利,預期於2015年將帶來成 本協同效益2千400萬美元,分3年計的整合成本約5千500萬美元。合併後客戶基礎將約260萬人,代理數目由原先約7千400人,增至1.66萬人。

此項收購,有助友邦在大馬的市場佔有率,提昇至約25%水平。該集團來自銀行保險分銷渠道的年化新保費貢獻,則由1%,增至14%。

交易料明年首季完成

此收購交易有望在明年第一季完成,有關交易正待大馬監管當局審批,預期無需經友邦及ING的股東批准。

友邦CEO:千載難逢良機

友邦和ING“共結連理"料帶動友邦大馬業務的盈利,自8%增加到13%,大馬保險業佔友邦業務比重也將增至10%。

友邦保險首席執行員兼總裁杜嘉祺表示,今次收購ING大馬業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無論是規模還是素質,都非常難得。

“集團資產負債表強勁,反映能擴大現時的業務,以及購買新資產。"

杜嘉祺視東南亞為極具吸引力的市場,強調未來將會繼續專注業務的內部成長,同時留意符合策略性的併購機會。

根據ING,交易估值相等於ING大馬業務去年盈利的16.9倍,也是上半年賬面值的2.2倍。杜嘉祺則指出,估值相等於ING大馬業務內在价值的1.8倍。

截至5月31日,大馬保險業務佔友邦新業務價值的6%,一旦收購計劃水到渠成,估計增至10%。
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保險分析員維恩表示,這項交易可能增加友邦每股盈利約5%,同時將其業務移去高增長地區。

自從母公司隨金融危機陷困,導致香港保險業務也受打擊後,友邦致力重振新業務成長。該新業務價值在第三季增長了22%到3億美元。

ING CEO:重組進展穩健

反觀,荷蘭政府向ING集團注資100億歐元,導致ING隨業務重組陸續出售亞洲資產,包括大馬、日本、韓國、香港和泰國資產。

ING首席執行員侯曼表示,脫售ING大馬業務是公司出售亞洲保險和投資管理業務的重大步伐,顯示公司重組計劃的進展穩健。(星洲日報/財經)

Thursday, September 6, 2012

爆內幕:振国当爹了





刘振国的漂亮女儿出世,他居然静悄悄的没有公布,还以为没有人知道他当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