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9, 2012

司法独立进退维谷

安华被控鸡奸案今日被判无罪释放,不相信安华有罪者欣喜若狂,相信安华有罪者口瞪目呆,却为国家司法独立带来了疑惑,为国家司法尊严蒙上了一层更看不透的灰纱。 

法官和法庭,看来已不什重要,重要的只是判决。

案件未下判,安华未确定有罪,对国家司法不信任的念头已经萌生起来,“释放安华”的口号已经响起来,纠众抗议国家司法的活动已经开展起来。

结果,安华案件在可能连安华本身也几乎不敢相信的情况下,被判无罪释放,突然间,国家司法就在“真主伟大”的吶喊声中,像李宗伟在韩国羽毛球首要超级赛打败林丹一般惊天大逆转。

现在,对安华支持者的疑问是,大马司法独立到底在还是不在?案件未下判前,民联领袖对国家司法的批评和蔑视,应作如何交代?

不论接下来的时局发展如何,安华案件引发的支持者反应,对国家司法已带来一定程度的困扰,对日后针对政治人物的司法审讯,也立下了不良典范。

今后,稍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一旦被控,支持者是否也可以比法官更早写下判词?警方是否也应当允许成千上万人在下判前将法庭包围?

司法公正是否意味拥有大量群众支持的政治人物就不可能有罪,而得不到民心的政治人物就不可能无罪?

是否有一群人自行判定无罪的政治人物,若被判有罪,就代表司法不公?

以当今时局来看,今早庭內的“真主伟大”,或许在下午就会改变焦点,司法不公的呼声会更响彻云霄,毕竟安华鸡奸案不论判决有罪无罪,对支持者来说,原本就不应该轮到他们已“失去信心”的法庭作主。

安华被判无罪,若被诠释为“人民力量”的胜利,今后人们对法庭的尊重就会更加荡然无存,国家司法独立这条路,不是更坎坷难行,而是即将被淹没入土中。

国家未来路,还国家司法尊严,还是首要的不简单任务。

马来西亚维基新闻

7 comments:

阿炳 said...

或許我們更應該細考一個核心問題:

司法不是應該如王后的貞操,不容懷疑(林洋港語)嗎?

為什麼在美國,英國,澳洲,新加坡,香港,沒有人會懷疑他們的司法體制?

為什麼偏偏在我國任何的政治人物審判,卻很容易引起人民的懷疑端測?

對於司法的踐踏,始作俑者又是誰?

yeo said...

无罪就意味着公正?
是谁在滥用检控权与司法程序?

人民早已意识,
安华有没有做过,已失焦,
证据搜集的方式是太荒谬了!
滥权,也太明显了!

是谁在玩弄司法?

allan said...

人民早已经清楚地意识到,
安华有没有做过,已不重要,
证据搜集的方式是太荒谬了!
滥权,也太明显了!

现代洪七公 said...

若是司法程序被滥用或被操控,安华还会無罪释放?
但安华和他的支持者企图玩弄司法程序,𨚫更加明显,污蔑、施压、抹黑、示威、包围法庭丶毒针、爆炸、如果没有经过精心策划,会发生到如此巧合?
路人皆知,安华知道自己有做,以为自己难逃坐牢,所以这种种动作,就为了把课题搞成国际注目的课题,国家一乱,又可以煽动無知者的情绪,就算坐牢,也搞到他的政敌团团转。
毫無疑问,玩弄司法程序的是安华和他的支持者,而他们是胜利者。
但幸好他们胜了,不然,無辜人民不知还要受罪多久,今天晚上可能不敢出街了。

pingjinn lim said...

一个机制被用来对付人或与一句因为人民施压而被释放。难道司法公正存在?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z证据在那额???

Fair仔 said...

年轻小伙子被老头鸡奸了8次,正常人如果不是很爽很enjoy又很乐意的话,早就报警!非自愿说法成立吗?自愿的塞夫为什么没有被控告? 安华被控的罪名根本就不符合法律精神,如果能入罪,还有天理?

安华被释放,根本不值得高兴。 因为是当权者怕事件对大选不利,面对舆论压力而释放他。而不是真正因为司法独立,因证据不足而罪名不成立。当然那些所谓的证据也不堪一击。连罪名都搞不清,早就应该结束这样的司法闹剧了。


看看那集会,按以往的标准,警察有如临大敌吗? 比起动用100多名警力包围阿当阿迪50人的听证会,有关当局显然已经早就知道判决结果。

爆炸事件,傻的才酱做。如果不是当权的那方干的,被查到的话不是自己找麻烦?

奇怪!国阵的头头很静,并没有第一时间谴责肇事者,这是很不寻常的。不知道是那个"笨贼"做的行为?

现代洪七公的"路人皆知",你的"路人"有没有包括上面和下面的留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