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1, 2012

四両太用力,林冠英无招拨万斤

蔡林辩论会上,林冠英抛出一句“四両拨千斤”,经主持人陈亚才的特意突出,传媒也显著报导,称赞英文教育出身的林冠英有墨水。

事实上,“四両拨千斤”岂止林冠英的腹中墨水,简至就是他的退敌绝杀,就如王小虎的“电光毒龙钻”,紧急关头制敌於死地的最高杀招。

四両拨千斤是太极拳的精髄之一,意即顺势借力,以小力胜大力,不但化解对手动作上的劲力,诱其落空,或者先化后粘,逼使对方陷入不利地位,或者以横拨直,以直拨横,改变对方劲力方向。

林冠英确实是政治耍太极的能手,不论是辩论会上或者辩论会之后,这精髄都被他淋漓尽致的施展出来,只可惜的是,太极拳注重灵巧、以柔制刚、借力打力,林冠英注重的却是,耍赖,当地痞混混也看得出他的四両拨千斤,纯属狡辩时,就不见得怎样高明了。

首先,在辩论会上,林冠英问蔡细历关於PKFZ弊案,有马华前总会长被提控,为何巫统高层无人被提控时,蔡细历一早已表明:“我们也反贪污,这是肯定的,所以当我们的领袖被提控时,我们不会走上街头示威,因为我们尊重司法,也对司法有信心。”

发言权一转到林冠英,马上变成:“这就是我和蔡总最大的分別,他不紧张贪污,我就很紧张。”这种鱼目混珠的栽脏阴招,轻描淡写之中便转移视线,加诸狠辣,搞到蔡细历一时失态,这的确是林冠英与众不同的地方。

当被问及308大选承诺若执政槟州,即废除州內收费站,但执政快4年,却不当一回事,是否空口说白话时,林冠英又四両拨千斤,脸都不红的轻轻带过:“那是因为取消收费站的权限,还在中央,不必紧张,等民联执政中央了,包括南北大道的收费站,肯定会被废除。”(掌声如雷)

把责任推给中央,即化解了民联州政权无能实现承诺的指控,这一招在各大领域都曾经用过,屡试不爽,然而,这一招借力打力看似精巧,趁机吁请选民给予更大力支持,确保民联执政中央,却被行家一眼看穿,又是空口说白话的虚招,恍恍而已。

反收费站这回事在行动党早已破产,因为未等行动党执政中央,执政雪州的行动党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及国会议员张念群,已公然争建收费的新沙登大道,行动党的反收费站大军,已经支持雪州沙登建新的收费大道,林冠英也不反对。

一边承诺废除收费站,一边争取收费站,一边反收费站,一边建收费站,也只有林冠英这种超级太极高手耍得出这招四両拨千斤。

辩论会之后,被媒体问及何以对许多提问避而不答,包括隔壁州吉打及吡叻涉及民联的贪污事件,槟城收停车费至午夜事件,如何制衡回教党等,林冠英又把四両拨千斤的精髄推向更高层次,他说:“我不回答谎言!”

太极拳的另一个境界,即是高深莫测的无招胜有招,而林冠英这招,融合了无招胜有招与四両拨千斤的两大精华,再开拓“无招拨万斤”的太极拳更高境界。

论辩论,胜负难分,耍太极,林冠英狂胜!

4 comments:

Lawrence Teh said...

老蔡的乾坤大挪移才厉害呢。

林问:“为什么PKFZ只有马华被提控,巫统没有事”,蔡答:“他说只有华人被控,马来人没有事”。不懂这算不算煽动种族情绪?

HAHA said...

没有远见的文章,断章取义

weijoon said...

我記得蔡CD在辯論說過:“我們就不那麼緊張貪污。”才會被LGE諷刺。請您重新看辯論的片段吧!

一介草夫 said...

这样的辩论会,离题太远啦,倒不如说是一场演讲比赛还差不多!要辩论,学学美国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