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4, 2012

苹果树在马来西亚的乡愁

日本北海道的苹果树。

北海道的秋天苹果盛收的季节,苹果园被点点鲜红色彩点缀的画面,在冷冷的气候中,美得教人惊艳,清新洁净的空气,弥漫着阵阵幽幽香甜的苹果芬芳,舒畅得令人庸懒,忘记今夕何年。

流连苹果园,远离尘世嚣烟,凝眸之处,漫山红遍,梦一般的良辰美景,不必千年酿的酒,也只想醉臥千年。

这样的苹果园,是热带人们梦中的伊甸园。

 金马仑高原的苹果树。

来到地处热带的金马仑高原,意外发现这里也有苹果园,却找不到一树红苹果的画面,苹果树的根成功在这个热带山脉里扎下了,叶子长出来了,却结不出原基因的果实。

金马仑高原的气候,也像秋天一般凉爽,毕竟地处热带,比北海道高了几度,在金马仑高原观赏苹果树,只感受到苹果树浓郁的思乡愁,酸得断肠。
我家的苹果树。

两年前,江医生夫妇知道我眷恋苹果树,刚好八打灵再也SS2经营花圃的中国人,从中国运来许多苹果树,便买了一棵送给我,就种在家园外。

虽然朝朝频顾惜,夜夜不相忘,苹果树却日益憔悴,到最后叶子也秃光了。

气候转凉时,苹果树会重新长出绿叶,却始终哀哀郁郁的,予人愁肠寸断的感觉,莫说长出滿树果实,要看到它开枝散叶也不容易。

北海道的苹果。

北海道的苹果,鲜红又大粒,又脆又香甜,令人喜悅又振奋。

金马仑高原的苹果。

金马仑高原的苹果,好不容易见到一粒,呈献的样貌,却是家在天涯的酸楚。

我家苹果树的果实

我家苹果树没结过苹果,长出的,只是花圃主人成功在心里种下的美好期待,期待开花结果,却永远只是期待。

有些美好的事物,离开了原本的环境,就变得不美好了。

有些理想,欠缺了先天需要的因素,会变成什么理想呢?

北海道的枫树。

金马仑高原的枫树。

我家的枫树。

北海道的葡萄树。

金马仑高原的葡萄树。

不一样的乡土,不一样的气候温度,勉强換来的幸福,始终只有乡愁般的酸楚。

2 comments:

carol said...

我家也有棵萍果树。长得不茂盛。至少你家的已经是棵小树了。

carol said...

我家也有棵萍果树。长得不茂盛。至少你家的已经是棵小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