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5, 2012

让世界換回祥和的颜色


去年卫塞节,我发表一篇贴文祝福基督徒,卫塞节快乐,短文附上基督教牧师欧阳文风的文章“因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表达我对欧阳牧师对世人兼容与尊重的大爱精神,五体投地的敬重。

今天卫塞节,欧阳牧师又在星洲日报发表一篇关於卫塞节的文章“佛陀教会我的事”,再度激起心中的思潮起伏,反复咬嚼文中的智慧,內心一片祥和。

这祥和的颜色,是这几天最令人振奋舒畅的颜色。

文中,欧阳牧师道出了部份基督徒的狂妄无知,排斥佛教徒,也道出了部份佛教徒也因为执着无知,排斥基督徒,造成佛教徒与基督教徒之间的误解,千年轮回运转。

而其实,因为狂妄,所以无知,对不同信念者极尽排斥的,何止宗教信徒?在政治界,在教育界,在文化界,在体育界,在商场,职场,处处皆然。

当佛教徒向欧阳牧师说谢谢时,他感到深沉悲伤的歉疚,当欧阳牧师在文中代表心胸狭窄的基督徒道歉时,做为佛教徒,我何尝不心生歉疚与怜悯,怜悯我的狂妄。

忽然觉得,在祥和的卫塞节,转载欧阳牧师的这篇文章,会比到庙堂浴佛,更有意义。

顶礼敬佛,口念开照法师教导诵念的:愿我没有敌意,愿我没有瞋恚,愿我没有痛苦,愿我保持快乐;愿他没有敌意,愿他没有瞋恚,愿他没有痛苦,愿他保持快乐!

回向遙寄,地球另一端的欧阳牧师,以及一切众生!

愿世界換回祥和的颜色,卫塞节快乐!

欧阳文风牧师的文章:佛陀教会我的事

去年卫塞节,我在专栏写了一篇文章,说了一句“因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许多佛教徒朋友给我捎来电邮,说想不到有基督徒可能说这种话。

不久前,我在面子书转贴了证严法师的静思语,有位文友看了以后,在我的面子书上留言:你心胸真广,能接受静思语,谢谢!

三言两语,我读了以后,心湖波动,久久不能平息;我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一种深沉悲伤的歉意。

为什么基督徒不可能从佛陀的智慧中得到启发?为什么基督徒不可能欣赏佛教?静思语那么有智慧,写得那么美,为什么接受静思语会被形容为“心胸真广”?美好的东西总是那么轻易让人爱上,需要广大的心胸吗?

或许,许多基督徒予人一般的印象是自以为是,唯我独尊,不能接受其他宗教里美好的东西,我稍微与众不同,他们就惊为天人。

他向我谢谢,我的心却充满愧疚。我知道在我的基督宗教里有太多弟兄姐妹曾经对佛教无礼,我知道自己不能代表基督教或所有基督徒,因为没有人可能真正代表另一个人,特別是有关忏悔;但我还是要以基督教牧师的身份,向曾经受过基督徒伤害的佛教徒说一声对不起,因为我弟兄姐妹的错误,我不能置身度外,以为完全与自己无关。亲爱的佛教徒,还有所有非基督徒,我祈求你们的原谅,原谅一些基督徒的无知与自以为是;我必须说,许多基督徒的心胸,真是太过狭窄。

但,另一方面,我亦想向佛教徒说的是,不是所有基督徒都是如此,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不代表基督徒,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有许多基督徒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在一个封建与封密的社会里,很多人都是一言堂的受害者,因为言论被一宗一派垄断,结果许多信徒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无知,所以狂妄。狂妄者,其实需要怜悯。

佛教透视人生无常,结果有豁达心胸。因为心不被权威教条所捆绑,不被事物表相所束缚,结果自然舒畅广大。当心超越了时空,超越了表相,超越了利害,就自然平静,慈悲之情,亦油然而生,也能做到如基督所说的博爱。

这是佛陀教会我的事。我再说:因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不是我比別人好,而是比过去的自己进步。

祝福大家卫塞节平安,喜乐!

3 comments:

西西留 said...

好文……读了法喜充满

oic said...

Happy Wesak Day

一介草夫 said...

人生无常,所以要学会豁达自我心胸,必须超越了自己,超越了时空,超越了利害,才能回归自然平静,慈悲之情,博爱之 心必能油然而生。接受其他美好的东西,就是接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