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4, 2012

飞到吉隆坡街头的流莺


流莺漂荡复参差,渡陌临流不自持
巧啭岂能无本意?良晨未必有佳期。
风朝露夜阴晴里,万户千门开闭时。
曾苦伤春不忍听,凤城何处有花枝。
                                               李商隐

吉隆坡半山芭靠近啤路的一座商业大厦,光天化日,流莺满场飞。

在云南丽江看过这样的景色,但那是在寒冷的夜晚, 计程车司机说我们远来是客,自告奋勇充当导游,让我们多看一看丽江寒夜的春色,但除了赚多一点车资,他落力推销流莺的专业态度,简至不输给皮条客。

在那个冷风刺骨的夜晚,站在街头的流莺还得蓄意露出一点肉色,春宵一刻只卖30人民帀,光顾买春的,不是满脸风霜,就是风烛残年者。

而飞到吉隆坡街头的流莺,虽然換了对比强烈的场景,剧情与对白大致上还是一样的。

太阳猛烈,坐在印度咖啡店里也汗流浃背,流莺露一点肉清凉清凉,似乎合情合理,但在马来西亚这个保守国度,在这种场合,流莺的装扮就让她们变得很引人注目。

满场乱飞的流莺很有耐性的强装笑容,不厌其烦的向路人及用餐的人推销,意味着春宵在这么一个高温炎热的下午,也有市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