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6, 2012

苹果树的生命讴歌



正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绝处逢生,果真是大自然定律的法则。

才对家园那棵腐朽凋零的苹果树绝望,雨季之后突然又长满了绿叶,春意盎然,在这个热带的阳光普照之下,还开了花。

花开了,意即生命又有了希望。

绝望与希望,距离竟然只是一念之遙,庆幸将它连根拔起弃置的念头,慢了落实。

两个星期前巡视花园时,发现苹果树老态龙肿,一树乾枯皱黄,尽显疲惫之态,状似时日无多。

众说纷云,都说已无可救药。

当时內心着实傍徨,怨叹自己当初太过固执,热带明明不适合苹果树生长,何苦勉强来哉,硬要把它充当庭园的点缀,满足自己的虚荣幻想。

几乎冲动想要挥斧砍断无明妄想,就让苹果树尘归尘,土归土,也许在地底腐化之后,水气轮回化成美丽的云彩飘荡,回归它思念的故乡。

但念在那是江医生夫人所送,无力栽之,却又弃之,太不人道,於是心想,就由得它自生自灭吧!或许,造化自有其旨意,或许,造化自有奇迹。

两个星期之后再给枯萎的苹果树一个探望,却见它风华正茂,欣欣向荣。

雪白纯净的苹果花,在绿叶的陪衬之下,生命力显得格外的顽强,顿时,一度的沧桑绝望,化为雀跃的希望。

大自然,果真自有其力量,腐朽之后,自有重生的力量。

当年在吉中佛教会佛曲班唱的一首生命讴歌,忽然又在心头悠扬。 

花儿谢了为何再开放?草儿枯了为何再生长?
春风虽是唯一的温床,花草自有不灭的力量。
埋了的种子果真死亡,农人哪有收获的希望?
人生的归结必有去向,转头来又是一个模样。
生命好比永恒的海洋,业风鼓起种种的幻象。
人生是唱不完的诗章,生灭只是抑扬的声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