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2, 2012

蝴蝶谎言


一只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两周后引起得克萨斯州一场龙卷风。你能相信吗?震惊世界的塞浦路斯空难,源头竟然起于一个男人的谎言,你相信吗?

辛普森是医药公司的工程师,周末下班时,他的情妇摩尔来电说,她丈夫出差了,想和辛普森一起去利物浦度周末。

辛普森心驰神往,但这个周末,儿子托尼的学校有一场盛大的晚会,若不出席,托尼将会无比失望。辛普森很疼惜儿子,也很疼爱妻子,但他摆脱不了摩尔的销魂诱惑。

正当辛普森绞尽脑汁,百般设想如何编织一个合理谎言,让妻子及儿子相信,到利物浦度假比儿子的表演还重要时,他的老朋友格兰杰恰巧打电话过来。

听筒里传来格兰杰异常焦急的声音:“保罗不见了!”

保罗是格兰杰的儿子,今年十八岁,在学校是个花花公子。

辛普森心生一计,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他说:“保罗以前好像说过,很想去利物浦,他会不会去那里了?”

这当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谎言。但在辛普森的坚持下,他们做了分工,辛普森建议格兰杰留在曼彻斯特继续寻找,而他自告奋勇到利物浦查探。

挂电话后,辛普森开始给摩尔打电话,然后是妻子和儿子。妻子和儿子当然支持他的见义勇为。

到了利物浦,辛普森和摩尔度过了一个欢乐周末,周日在酒店退房时,格兰杰打电话询问保罗的消息,辛普森敷衍他说,查了很多酒店的入住记录,毫无结果。

这时,迎面走来两个人,让辛普森惊吓得差点儿丢掉了电话,竟然是保罗搂着一个女孩子,还很大声的跟他打招呼:“辛普森叔叔!”

保罗奸笑着跑到辛普森面前说:“叔叔,我们没钱续住酒店了,你能借给我一点儿吗?”

辛普森说:“钱我可以借给你,但你必须跟我回去。”

保罗爽快回答:“行。”

於是辛普森给格兰杰打了电话,报告说已找到保罗,让格兰杰在电话另一端感激涕零不已。

返回曼彻斯特的班机上,保罗知道了辛普森与摩尔的关系。下飞机后,保罗又奸笑着对心神不宁的辛普森说:“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接下来似乎风平浪静,但后来,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保罗遭到老爸的经济封锁,即开始向辛普森借钱,被抓住把柄的辛普森,只得无奈的,一次又一次地满足他。

某天夜里,保罗得意洋洋的数着钞票离开,辛普森坐在车里,愤怒地注视着保罗的背影,忽然,过马路的保罗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

辛普森在片刻之间,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忽然良心发现,赶紧把保罗送到医院。

经过抢救,保罗无恙,医生诊断是心脏病突发。

醒过来的保罗看到辛普森,知道是他在危急关头把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来,羞愧难当地说:“辛普森叔叔,我错了!”

此后,保罗没有再向辛普森讨借过一分钱,并且老老实实地读完了大学。但上次摔的那一跤,却给他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后遗症,他的右手食指偶尔会毫无征兆地痛一下。

七年后的某一天,辛普森在拉纳卡市参加完一个学术研讨会后,乘飞机赶往布拉格和摩尔会合,飞机却在雅典附近意外坠毁,机上一百二十一人全部丧生,辛普森也未能幸免。

调查结果显示:飞机失事的原因是机舱失压,导致飞机内氧气浓度和温度过低,飞行员和乘客大都窒息而死或被冻死。

而机舱失压的原因,是由于机舱挡风玻璃出现破裂。

玻璃破裂的原因,是机场地勤在更换玻璃后使用的固定螺丝小了一号。

在对机场维修部的检查过程中发现,并不是地勤拿错了螺丝,而是这盒螺丝包装上标注的规格与实际型号不符。

盘查指定螺丝生产商后,发现该包装盒的大小与实际装入螺丝的尺寸并没有问题,只是包装盒上印刷的螺丝型号有误。

最后找到了生产包装盒的印刷厂,但在工厂内部经过反复的调查后,确定只有这么一盒错误的包装。所有人却无从知道,这唯一标识有误的包装盒从何而来。

这家印刷厂,就是保罗就职的地方。保罗也记不得了,某天他走过车间时,右手食指痛了一下,导致手中的文件夹散落在地,保罗拾起地上的东西,却把一个规格标注错误的包装设计样本遗落在车间。

这个错误的包装盒,被工人捡起来放入了成品堆内,并最终封装了螺丝流入机场维修部,地勤仅仅查看了包装盒上螺丝型号后开始安装,结果在疏忽中酿成了大错。

那么谁该为这次空难负责?保罗还是机场地勤,或者是印刷厂工人?

原来,七年前保罗心脏病突发摔倒的事故,并不是一场偶然的事故。

辛普森被保罗一再勒索后,心中陡生恶念,于是他在给保罗的钞票上,涂抹了足以引致心脏病的药物,辛普森是药剂工程师,这对他辛普森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他还故意把几张钞票粘在 一起,让数钱的保罗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舌尖蘸了口水去数钞票。结果,一头栽倒在街头。

尽管辛普森又救了保罗,但给保罗留下的那处指伤,最后却葬送了一趟航班,包括辛普森自己。




1 comment:

Smart Dad said...

This is good story of Butterfly Ef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