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3, 2012

龙年吉祥

Saturday, January 21, 2012

激情,却在情断退党后


上网找一首断情诗,这一首写得真好:

追忆月下曾情深,离合几多潮
思山度水路迢迢,梦嘻魂笑,红尘飘逍遙
庆得此生缘亦真,何惧憾事齐来到
事尽人迁,乱步情途萧吹憔
独影单行,今与谁欢笑
求醉三生亦难平,此生无心了无情
何知,断情天崖岸无桥

情断了,还能写出这么扣人心弦的诗,可见,剪不断,理还乱,別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吶。


徐志摩在《再別康桥》诗中这样说:悄悄的我走了,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要是当真不带走一片云彩,世人还有眼福品尝这片文采?


其实,离愁啊!总是令人激动,虽说情断,心情却比情还在时更加澎湃洶湧。


因为情断,所以激情?


可惜呀! 激情,却在情断后。

Sunday, January 15, 2012

有一种职业叫排队

去年圣诞节前夕,吉隆坡某个地方,有人漏夜摸黑排队,抢购新推出的苹果iPhone 4s 

我的一个年轻人同事,为了爱疯,也激情沸腾,漏夜排队5个小时,隔天很满足很骄傲的炫燿,他已成功登记成为iPhone 4s的第一批拥有者,5天之內可以拿到苹果爱疯手机。 

3天后,天地通和明讯不约而同,在我办事处楼下摆档,推售iPhone 4s配套,价格比那天漏夜排队的便宜太多,而且,即时拿机,比漏夜排队的首批iPhone 4s拥有者,还更快一机在手。 

昨日报载,iPhone 4s也在北京引起热潮,在寒冷深夜大排长龙又买不到者不只鼓噪,还大打出手,却原来大多数并非爱疯迷,而是为了赚取100人民币,奉召造势的“专业排队”。 

报道说,在京沪等地排队购机的,大部份是农民工及学生,他们都是黄牛党雇请,工作时间是星期四傍晚6点至翌日凌晨8时,原本购每部手机的酬劳是100人民币,因有黄牛党爆发挖角潮,工资涨至逾200人民币。 

更有网传说,中国苹果公司內,有员工原来是黄牛党,大量回收排队党抢购到的iPhone 

当今年轻人都更有智慧,这个当然无可厚非,所以,吉隆坡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笨七揾笨”到耗费精神忍受深夜流汗脚酸,却还比不经意的路人更迟拿到手机?北京这种现代都会孕育出来的年轻人,还会为了只为比別人先一步拥有一台手机而大打出手?

利益挂帅的时代,动机背后的动机,才是制造优势的精彩所在,商品需要为消费者制造渴想占有,迎合潮流的欲望,组织也需要为支持者制造万众归心,称霸时代的气势。

难怪,政治青蛙平时要找十个人为民服务也难,退党时却可以先交几百,放眼一万,带动退党潮。

难怪,孟加拉人也可以突然变成明福生前好友,激情悲呛。

难怪,平时习惯在午夜飙车,不管路人安危死活的废柴,关键时刻也会为了司法,为了正义,包围法庭,或者走上街头吶喊!

Monday, January 9, 2012

司法独立进退维谷

安华被控鸡奸案今日被判无罪释放,不相信安华有罪者欣喜若狂,相信安华有罪者口瞪目呆,却为国家司法独立带来了疑惑,为国家司法尊严蒙上了一层更看不透的灰纱。 

法官和法庭,看来已不什重要,重要的只是判决。

案件未下判,安华未确定有罪,对国家司法不信任的念头已经萌生起来,“释放安华”的口号已经响起来,纠众抗议国家司法的活动已经开展起来。

结果,安华案件在可能连安华本身也几乎不敢相信的情况下,被判无罪释放,突然间,国家司法就在“真主伟大”的吶喊声中,像李宗伟在韩国羽毛球首要超级赛打败林丹一般惊天大逆转。

现在,对安华支持者的疑问是,大马司法独立到底在还是不在?案件未下判前,民联领袖对国家司法的批评和蔑视,应作如何交代?

不论接下来的时局发展如何,安华案件引发的支持者反应,对国家司法已带来一定程度的困扰,对日后针对政治人物的司法审讯,也立下了不良典范。

今后,稍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一旦被控,支持者是否也可以比法官更早写下判词?警方是否也应当允许成千上万人在下判前将法庭包围?

司法公正是否意味拥有大量群众支持的政治人物就不可能有罪,而得不到民心的政治人物就不可能无罪?

是否有一群人自行判定无罪的政治人物,若被判有罪,就代表司法不公?

以当今时局来看,今早庭內的“真主伟大”,或许在下午就会改变焦点,司法不公的呼声会更响彻云霄,毕竟安华鸡奸案不论判决有罪无罪,对支持者来说,原本就不应该轮到他们已“失去信心”的法庭作主。

安华被判无罪,若被诠释为“人民力量”的胜利,今后人们对法庭的尊重就会更加荡然无存,国家司法独立这条路,不是更坎坷难行,而是即将被淹没入土中。

国家未来路,还国家司法尊严,还是首要的不简单任务。

马来西亚维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