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7, 2012

转载:人品球品一样重要

采访手记:人品球品一样重要


一名真正会被人尊敬的球员,除了场内的球技和成绩,场外的球品和人品,同样非常重要。

当被问及是否会多打几届的汤杯赛时,中国男双蔡赟很直接回答:“竞技体育就是如此,新老更替,我当然希望自己的羽毛球生涯能多打2年。”

这段话我能理解,但下一句就很不得体:“不过我现在还没像彼得盖德(丹麦)那样输得一塌糊涂呢,我觉得自己还能再多打2年。”

或许有人觉得蔡赟说的那个是玩笑,是调侃,但恕我笑点太高,实在不太能接受到当中的幽默点,所以我的感觉就是……一点都不好笑!

好吧,就当做你是在开玩笑,但一个拿别人伤处来开玩笑的人还真的是……实在没品。

尤其大家都是和伤病、和年龄抗战的老将,蔡赟这番话实在太不礼貌。

试问一个不懂得尊重对手的球员,要如何赢得其他人对你的尊重?

或许盖德没有四届世界冠军,但他在其他球员、媒体、球迷口中都是个值得尊重的球员,胜不骄败不馁,这一点就已经远比某糊涂哥要强的多了!

报道:何晓慧

Friday, May 25, 2012

超人进化论









Wednesday, May 16, 2012

Tuesday, May 15, 2012

大选到,反收费站的季节又来到

·        
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领銜反州內收费站,几时轮到莎亚南大道收费站?

全国大选快到,反收费站的好季节又来到啰!

真巧,雪兰莪州的国阵与民联,突然同时关心起人民的钱包,同时对双溪拉骚及峇都知甲收费站特別关照,相继举行和平集会要求废除这两个收费站。(详文见南洋商报

相比起来,国阵成员党毕竟不是搞街头集会的料,论气势,论绰头,都被民联比了下去。

为民请命而搞的街头集会,单单派几个喽啰小卒那里能引起共鸣,这是国阵必须向民联学习的地方,衰衰底,也应该学人家,贵为首席部长也走上街头嘛!反收费站,少了工程部长领銜压压阵,场面那会好看?要是能邀请到首相大人,一起走上街头反收费站,那就绝对更妙!

看看人家民联,反两个收费站,出动的500人当中,重量级的角色就不少,包括了加埔区国会议员马尼卡、莎阿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赛韦尔、罗兹雅、哥打阿南莎区州议员马诺哈南、此外也有来自梳邦再也市议会、巴生市议会的市议员及非政府组织成员,阵容如此浩大,一人吐一口痰,两个收费站非被淹没不可。

更重要的是,身为雪州行政议员的刘天球,也放下尊贵的身段,走上街头,搖旗吶喊,要求废除自己当家的州政府內的收费站,多么奇观壮观。

刘天球说,不只民联要求废除联邦大道2个收费站,连巫统也赞同这个建议,因此他促请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从善如流,废除有关收费站。

他还说:“如果国阵中央政府不废除这2个收费站,一旦民联成功执政中央政府的时候,我们就会宣布废除这2个收费站。

刘天球大佬爱民如子,直教人拍烂手掌,泪涕俱下,雪州子民真有福气!

要是刘大佬能以同样的气度,对待雪州政府具有掌控权的大道收费站,我看国阵反收费站喽啰一定会吓到脚软,大道公司从此也不敢再到雪兰莪州建收费站啰

比如雪州政府拥有30%股权的莎亚南大道(KESAS),不知道雪州民联政府是不知道,还是忘记了本身是莎亚南大道的大老板之一,执政4年来,还没有让莎亚南大道的使用者省过一分钱。

不要忘记,民联在308大选执政雪州,莎亚南大道使用者投了很多票反国阵。

要是刘天球能应用其庞大的财力物力和影响力,说服雪州大臣卡立,以及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更齐心的先从废除莎亚南大道收费站开始,相信会逼使国阵下届大选弃甲而逃,提名都不敢。

支持刘天球,先废除莎亚南大道收费站!要不然,卖掉莎亚南大道的30%股权,在雪州建至少一条免费的大道,准可以把国阵候选人吓到漏尿!

Monday, May 14, 2012

飞到吉隆坡街头的流莺


流莺漂荡复参差,渡陌临流不自持
巧啭岂能无本意?良晨未必有佳期。
风朝露夜阴晴里,万户千门开闭时。
曾苦伤春不忍听,凤城何处有花枝。
                                               李商隐

吉隆坡半山芭靠近啤路的一座商业大厦,光天化日,流莺满场飞。

在云南丽江看过这样的景色,但那是在寒冷的夜晚, 计程车司机说我们远来是客,自告奋勇充当导游,让我们多看一看丽江寒夜的春色,但除了赚多一点车资,他落力推销流莺的专业态度,简至不输给皮条客。

在那个冷风刺骨的夜晚,站在街头的流莺还得蓄意露出一点肉色,春宵一刻只卖30人民帀,光顾买春的,不是满脸风霜,就是风烛残年者。

而飞到吉隆坡街头的流莺,虽然換了对比强烈的场景,剧情与对白大致上还是一样的。

太阳猛烈,坐在印度咖啡店里也汗流浃背,流莺露一点肉清凉清凉,似乎合情合理,但在马来西亚这个保守国度,在这种场合,流莺的装扮就让她们变得很引人注目。

满场乱飞的流莺很有耐性的强装笑容,不厌其烦的向路人及用餐的人推销,意味着春宵在这么一个高温炎热的下午,也有市场。




Sunday, May 13, 2012

外劳安全牌怡保白咖啡

在怡保的老同学黄子凌带领下,第一次到正版的新源隆喝白咖啡吃烧面包,感觉果然格外不同。

这个招牌在八打灵再也有一间,但来到怡保这一间,八打灵再也那间,浓厚的山寨版感觉,就莫名奇妙的特別浓厚。

站在店外拍下店貌,左思右想,招牌店面没有太大的分別,为什么正版与山寨,感觉就是强烈不同?

后来黄子凌说,你看这里,一个外劳都没有。

答案出来了,对的,没有了外劳,正版的新源隆白咖啡,除了原汁原味出来了,原有的喝咖啡感觉也出来了。

原来,在怡保喝咖啡的华人, 也和吉隆坡喝咖啡的华人一样,不喜欢外劳,只是因为对原汁原味和原来的感觉有所要求,跟外劳安全不安全无关。

黄子凌又说,吉隆坡太可怕了,到处是外劳。

吉隆坡也有很多华人如此说,吉隆坡太可怕了,到处是外劳。

到处外劳为什么可怕?

问十个华人,十个的答案几乎一致,除了影响大马道地美食的原汁原味和感觉,或多或少也为大马社会带来了些许程度的不安全。

然而,从没有外劳陪伴用餐的怡保回到吉隆坡,报章的消息就传来, 大马“妇女力量”执行主任艾琳费南德斯赴反贪污委员会总部录口供时,坚持她发表指外劳在大马不安全的立场。

艾琳维护人身安全,爱屋及乌,情操高尚, 遗憾的是,艾琳宁作外劳安全的守护天使,不作大马人安全的守护天使,这情操,终究只是在八打灵再也的山寨版新源隆,享受由外劳泡制的怡保白咖啡,找不到原汁原味的感觉。

Saturday, May 5, 2012

让世界換回祥和的颜色


去年卫塞节,我发表一篇贴文祝福基督徒,卫塞节快乐,短文附上基督教牧师欧阳文风的文章“因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表达我对欧阳牧师对世人兼容与尊重的大爱精神,五体投地的敬重。

今天卫塞节,欧阳牧师又在星洲日报发表一篇关於卫塞节的文章“佛陀教会我的事”,再度激起心中的思潮起伏,反复咬嚼文中的智慧,內心一片祥和。

这祥和的颜色,是这几天最令人振奋舒畅的颜色。

文中,欧阳牧师道出了部份基督徒的狂妄无知,排斥佛教徒,也道出了部份佛教徒也因为执着无知,排斥基督徒,造成佛教徒与基督教徒之间的误解,千年轮回运转。

而其实,因为狂妄,所以无知,对不同信念者极尽排斥的,何止宗教信徒?在政治界,在教育界,在文化界,在体育界,在商场,职场,处处皆然。

当佛教徒向欧阳牧师说谢谢时,他感到深沉悲伤的歉疚,当欧阳牧师在文中代表心胸狭窄的基督徒道歉时,做为佛教徒,我何尝不心生歉疚与怜悯,怜悯我的狂妄。

忽然觉得,在祥和的卫塞节,转载欧阳牧师的这篇文章,会比到庙堂浴佛,更有意义。

顶礼敬佛,口念开照法师教导诵念的:愿我没有敌意,愿我没有瞋恚,愿我没有痛苦,愿我保持快乐;愿他没有敌意,愿他没有瞋恚,愿他没有痛苦,愿他保持快乐!

回向遙寄,地球另一端的欧阳牧师,以及一切众生!

愿世界換回祥和的颜色,卫塞节快乐!

欧阳文风牧师的文章:佛陀教会我的事

去年卫塞节,我在专栏写了一篇文章,说了一句“因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许多佛教徒朋友给我捎来电邮,说想不到有基督徒可能说这种话。

不久前,我在面子书转贴了证严法师的静思语,有位文友看了以后,在我的面子书上留言:你心胸真广,能接受静思语,谢谢!

三言两语,我读了以后,心湖波动,久久不能平息;我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一种深沉悲伤的歉意。

为什么基督徒不可能从佛陀的智慧中得到启发?为什么基督徒不可能欣赏佛教?静思语那么有智慧,写得那么美,为什么接受静思语会被形容为“心胸真广”?美好的东西总是那么轻易让人爱上,需要广大的心胸吗?

或许,许多基督徒予人一般的印象是自以为是,唯我独尊,不能接受其他宗教里美好的东西,我稍微与众不同,他们就惊为天人。

他向我谢谢,我的心却充满愧疚。我知道在我的基督宗教里有太多弟兄姐妹曾经对佛教无礼,我知道自己不能代表基督教或所有基督徒,因为没有人可能真正代表另一个人,特別是有关忏悔;但我还是要以基督教牧师的身份,向曾经受过基督徒伤害的佛教徒说一声对不起,因为我弟兄姐妹的错误,我不能置身度外,以为完全与自己无关。亲爱的佛教徒,还有所有非基督徒,我祈求你们的原谅,原谅一些基督徒的无知与自以为是;我必须说,许多基督徒的心胸,真是太过狭窄。

但,另一方面,我亦想向佛教徒说的是,不是所有基督徒都是如此,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不代表基督徒,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有许多基督徒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在一个封建与封密的社会里,很多人都是一言堂的受害者,因为言论被一宗一派垄断,结果许多信徒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无知,所以狂妄。狂妄者,其实需要怜悯。

佛教透视人生无常,结果有豁达心胸。因为心不被权威教条所捆绑,不被事物表相所束缚,结果自然舒畅广大。当心超越了时空,超越了表相,超越了利害,就自然平静,慈悲之情,亦油然而生,也能做到如基督所说的博爱。

这是佛陀教会我的事。我再说:因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不是我比別人好,而是比过去的自己进步。

祝福大家卫塞节平安,喜乐!

Wednesday, May 2, 2012

结果变成黑色,谁该负责?

南洋商报:采访4.28集会的多名新闻工作者受粗暴对待多天,依然没有高官愿意负责和道歉,《南洋商报》今晚和明天日报,全国封面版以黑白呈现,以示不滿。 

(以下是南洋在全国版封面显著刊登的启事)

黑黄的期许

是的,今天封面的黑白呈现,承载着《南洋商报》的不滿、愤怒与失望。

直到今日,我们还是意难平、气难消,因为众多采访4.28大集会的同行被殴、相机被抢、记忆卡被删多天之后,仍未见任何高官愿意负责,更遑论释出丁点歉意。

配合世界新闻自由日,本报全国各地编采部同仁今天也响应马来西亚华裔摄影记者协会的呼吁,身穿黑衣,寄望当局本着问责制度,揭开警队里的层层阴暗面,铲除匿 藏其中的败坏分子,还整体良警一个公道;我们同时也系上黄丝带,期盼新闻工作者能在无需顾虑人身安全的环境下,履行报人天职。

南洋商报 
20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