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9, 2012

观音显灵?


在新加坡佛牙寺参观时,经老友志敏的带领,被一个精致庄严的观音雕像吸引。

这个雕像允许公众拍照,我就老实不客气,提起数码相机隔着玻璃橱窗按了几下。

这是一个出自巧匠之手的无銜接木雕,没有附加任何饰品,但通过相机查看相片时,却见观音双目射出光芒,闪闪发亮。

还以为是观音显灵,回到酒店用电脑放大照片,才知道那是展览厅的灯光,反射在玻璃橱窗的反光。

那么巧,就附在观音的双眼上。

Thursday, December 27, 2012

厕所


这个厕所在那里拍的,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不论你是到一个人的家里,或者到一家公司,或者一家餐厅,或者一个国家,从他们处理厕所的态度和观念,你就可以看出,这家的主人,这公司的主人,这餐厅的主人,这国家的主人,到底有多高程度的价值观念。

如何看待厕所,也可以看出,一家餐厅懂不懂得尊重顾客,这个国家人民,懂不懂得尊重自己。

Wednesday, December 26, 2012

遇见犹太人

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商场闲逛时,一个中东脸孔的美女向我女儿推销护肤品,讲解产品的态度很捧,但问起在马来西亚能不能补货时,原本口沫横飞的美女就显然受到阻滞,含糊一番之后才说:“你可以通过网站跟我们订购,或者再来新加坡,价钱比较好。”

原来,这美女来自以色列。

第一次跟以色列人接触,新鲜感让我的话题多了一点。

我说,大马人不能够去以色列,她说,以色列人也不能去马来西亚。

她问我是不是基督徒,我说我是佛教徒,她只是噢了一声。

我问她是不是犹太人,她语气加强了一点说:Yes! I am Jewis!突然脸色微变,凝视着我问道:Any problem?

我有点失措,仍然淡定的回复她说,Oh! The most intelligent people in the world!

她脸色恢复平和,恢复专业的销售态度。

突然有种饱受虚惊的感觉,原本想和以色列犹太人留个照片的念头,就此说不出口。 

为什么如此?到现在还理不出头绪。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12

会讨吃的魔鬼鱼


在一般养鱼塘,或者供游客浮潜喂鱼的海滩,鱼群习惯了人影动作,一看到有人过来,或者有人轻轻拔弄水面,鱼儿就会成群涌过来。

鱼是人的食物之一,但为什么这些地方的鱼群,看到人反而不害怕,还争相游过来?

道理很简单,这些地方已建立起了一个自然形态,鱼儿已经习惯,人影走过,可能就有食物吃了,水面出现拔弄,该是食物掉下来了。

在没有人喂鱼的海面,同一种类的鱼群,却不见得看到人影就会争相驱前,道理也很简单,让人喂食不是那里的习惯,那边的鱼习惯的是,找吃要靠自己。

但从来没想过,貌似水底蝙蝠,状似桀骜不驯的魔鬼鱼,居然也有这种见人即唯唯诺诺,驱前讨吃的性子。

在马来西亚北部,靠近安达曼海的浮罗交怡,首次亲睹这一幕,泛起心头的想法是:被喂养,不只会养成习惯,还会改变性格。

在海底潜水,不只一次遇过魔鬼鱼,样貌虽予人诡异阴森之感,但巨大平扁的双翼在水中展开,那种孤傲又神圣不可侵犯的英姿,让人油然而生敬畏之情。

我无法想像,被喂养的魔鬼鱼,居然也可以被训练到有如家禽般俯首贴耳的地步。



在浮罗交怡的吉林河(Sungai Kilim),游船河观赏红树林以及群鹰猎食的景象之后,经过一间河上餐厅,便即停泊喝茶休息。

见到餐厅外建有几个养鱼塘子,便走过去参观,突见水中有一团黑影跟随移动,询问鱼塘饲养者,才知道饲养的是魔鬼鱼。

说罢,他问我要不要试一试喂魔鬼鱼的滋味,我说不敢,他说没什么的。

见我胆小,他亲手示范,拿起一碗饲料走过去,水中魔鬼鱼已如家犬看到主人般,尾巴直搖。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却见到魔鬼鱼的头真的伸出水面,轻轻的将食物銜进口里。

我问,你不怕手指被咬断吗?

他说,魔鬼鱼的嘴巴就像婴儿的嘴巴,没有牙齿的,柔柔软软的。

魔鬼鱼若愤怒起来,攻击的武器不是嘴巴,而是尾巴,可怕的只是它的尾巴。

魔鬼鱼在海里,绝对不会展示乞憐的样子,绝对不会对着人类搖尾巴讨食物,只有养在鱼塘的魔鬼鱼会这样。

没法子,困在笼里也没机会自力更生找吃。

久而久之,饭来张口的性格,就这样根生蒂固,放它回海底,可就要了它的命。

看!魔鬼鱼竟然也把头伸出水面讨吃。

饭来张口,兴奋得在水底翻转,还有什么比不用做也有得吃这么幸福。




浮罗交怡的Sg Kilim,河水清澈,一大片红树林,吸引各种生物在此栖息。

河上人家,养龙虾养魔鬼鱼又开餐厅,神仙生活也不外如是。

Tuesday, December 18, 2012

跟鱼有个约会



写文章已经失去动力,批评已经变成有心无力。来点新鲜的,跟鱼约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