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0, 2013

美猴王与哮天犬的荒唐不了情


话说美猴王大战哮天犬之后,故事并没有结束。

那一场大战,双方卯足全力斗得难分难解,心中早已惺惺相惜,暗中许诺:“若不是非战不可,交个朋友也不错。”

一千年以后,战事不再有,美猴王回到凡间,当回小猴子,哮天犬也回到凡间,当回一条菜狗。

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它们在马来西亚吉打州的双溪大年再次踫头。

这一次,美猴王与哮天犬不再相斗,一千年前的允诺,居然在一千年以后信守,美猴王与哮天犬,成了好朋友。

不只成了好朋友,一段时日的相知相惜之后,美猴王对哮天犬痴恋成狂,朝夕相随,形影不离。

当猴子爱上狗,人间从此多了荒谬。

昨夜在双溪大年,见到夜了还不睡的美猴王,像跟屁虫般紧随哮天犬,正感好奇,又听闻姪儿说,刚刚看到猴子,摆好屁股任狗舔,阿武叔於是再扮狗仔队,紧追跨越千年的荒唐秘闻。

只见美猴王与哮天犬状甚亲䁥,情意绵绵,如胶似漆。

美猴王时而紧抱哮天犬,时而骑在犬背上扮鬼做怪,时而在它身上翻云覆雨,哮天犬一点也不矜持,任君把弄任君为所欲为。

附近的店主说,猴狗在那儿幽会,已有相当一段时日,一起把乐,一起觅食,日夜同行,难分难舍,因此常会吸引好奇目光。美猴王怪懒生性不减,常会跳上车捣蛋,甚至在车主取车时,攻击车主。

阿武叔的闪光灯,一度激怒美猴王,冲前欲抢夺相机,目露凶光嘴露利齿的咆哮彷佛在警告说:“我是CM的猴,不交出相机,休想走出双溪大年!”

所幸阿武叔明白,对付恶猴,唯有比它更凶,於是用脑电波向它传话说:“我的相机比我命贵重,你咬我不用紧,弄坏相机,罚你两千!”吓得美猴王赶紧躲到哮天犬背后。















10 comments:

一介草夫 said...

换个角度看,这是一个不分彼此,也算友善的交往。

Daruma said...

阿武叔 - 冒味的请问下,你是双溪大年人吗?

老叔^_^

Uncle Boo said...

老叔,在下正是大年人,虽然离乡二十六载,还常回家探亲。

Uncle Boo said...

一介草夫说得对,当猴子与狗都可以交朋友之际,人类还在自相残杀,为世界增加灾难,可恨也。

Daruma said...

哦!幸会!幸会!我也是大年人。很高兴在此间遇见你。在部落格的世界里要遇见大年的朋友还真不容易啊。

我从小就离乡开始游子生涯,有33年了,比你久一点。现在离得太远,没办法常回去,只能一两年回一次。越老越想念家乡。。。

你这美猴王大战哮天犬的照片是不是在Bakar Arang旧时屠牛场附近河边那里拍的?记忆中大年只有那里有猴群。

老叔

Uncle Boo said...

这照片其实是在LAGUNA MERBUK外面,新飘香饭店前拍的,当时我回乡参加母亲八十大寿宴会,跑出饭店外,就遇到了这对猴狗知己。

当年离开大年时,这里还是一大片橡胶园,我与母亲还常一起在里面捡干柴,当然,在橡胶种子爆裂的季节,也在在这里捡橡胶种子,而今,已看不到橡胶树,到处都是洋灰店屋和住宅区了。

老叔你在天涯那一端?

Uncle Boo said...

对不起!我刚看到了,在加州。

Daruma said...

哗!阿武叔,你这个LAGUNA MERBUK差点就把我这个少小离家老大还没回的我给考倒了。。。^_^

后来打听下才知道那是在那里。我好友的哥哥就住在哪儿,我也去年我回大年的时候去过一次。那里差不多要到Sungei Lalang了。离大年的市区蛮愿的。不过真的变了很多。我对LAGUNA MERBUK以前的印象只要在小时候要去美浓外公家时会经过,记忆里就像你说的那样,都是橡胶园。你上面提起捡橡胶种子的事,让我想起小学的时候在学校里和同学玩“斗”橡胶种子的游戏。就是你一颗、我一颗,其中一个人把两颗放在掌心里然后用力一夹分胜负的游戏,你玩过吗?不过这游戏好像只要北马一带的小孩们会玩。那时候最羡慕像你一样住在橡胶园里或附近的同学,因为他们都可以捡到好素质的橡胶种子。。。真的很怀念^_^

Uncle Boo said...

哈哈!同个地方的孩子,玩意那会有分别,我们还拿橡胶种子去浸油,把它挖空,再把腊烛挤进去,自称如此可以天下无敌。

Daruma said...

啊!橡胶种子浸油在塞腊事你也干过???想当年我为了搞这个都不知吃了多少的“藤条炆猪肉”~^_^

玩火嘛~ 小时候被抓到算是重犯~哈哈,真的,当年就只为了那个“天下无敌”而冒这个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