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1, 2013

来生会再相聚的朋友

本报助理总编辑兼著名音乐人 谢继麟蒙主宠召

  • 台湾音乐教父李宗盛年前来马, 正因为对谈者是弹得一手好吉他而又热爱吉他的谢继麟, 而特地多留吉隆坡一天, 专谈吉他。
(八打灵再也9日讯)《南洋商报》助理总编辑谢继麟今早心脏病发,紧急送进布城医院,但却药石罔效,最终安息主怀,在世寄居50年。
这位资深新闻从业员在行內受人尊敬,同时也是本地中文乐坛的著名音乐人兼吉他手,噩讯传开,震惊媒体业和中文乐坛。
道地“南洋人”
谢继麟1980年代毕业于槟城韩江新闻系,一出校门即加入《南洋商报》服务,从1983年开始在玻璃市加央办事处服务,较后于1988年调任吉隆坡总社至今。
他由始至终,都只在《南洋商报》服务,历任高级记者、新闻编辑、执行编辑等职,跟同事谈起时,一向以“道道地地、土生土长的‘南洋人’”为荣。
在升为执行人员之前,谢继麟热心工会运动,曾任半岛新闻从业员职工会副主席,以及《南洋商报》分会主席多年。
心脏病去世
谢继麟遗孀黄淑仪(49岁)说,他今天清晨6时感到心房绞痛,吃药后却未见效,但他却一直自认为可熬得过去,因此坚拒去医院。
上午8时52分,他发短讯向报馆请病假,同时也交代采访部主管人手分配。
黄淑仪说,中午时分,继麟脸色剧变,呼吸声调转向急促,她马上为他进行人工呼吸,同时也急召长子回家,以便送他入院。
“我们大概是在中午12点多送他入院,但1点左右,他走了。”
谢继麟夫妇育有二子,长子谢怀昕(25岁)从事多媒体设计,次子怀煦(17岁)就读中四。
骨灰置住家花园
谢继麟生前与太太早有协议,两人不论谁先蒙主宠召,都不设灵位,火化后骨灰将放在蒲种住家花园。
黄淑仪表示将完成其意愿。
谢继麟治丧处是吉隆坡新街场富贵纪念馆,定于本月11日(星期五)晚上8时30分主办追思会,本月12日(星期六)上午10时举行安息礼拜后进行火化。


艺人好友大感悲痛

  • 童欣与前辈谢继麟的合作, 如今只能成追忆。
(吉隆坡9日讯)周三突然离世的本报助理总编辑谢继麟,亦是大马著名音乐人,娱乐圈对他的骤逝为之震惊,多位艺人好友亦大感悲痛。
谢继麟除了是出色的吉他乐手外,他亦有不少词曲创作被海内外歌手采用,包括郭富城《逃不过》、山脚下男孩《庆祝》等,黄一飞名曲《一百万》也是他编曲作品。
黄一飞:感情好如兄弟
和谢继麟称兄道弟的黄一飞表示,早上接到中国报总编辑兼音乐人张映坤的短讯通知时还不愿相信, 他悲伤地表示:“我一直追问,但张映坤说‘是真的’。我们三人认识好几十年,都是好兄弟……我们一直都在音乐上合作,每次他写了歌都立刻给我听,早前我们 碰面时还大叹大家原来都快50岁了。”
黄一飞也表示:“他对音乐很执着,当时他还担心退休后无所事事,还叫我一定要找他一起玩音乐。”
黄一飞还说,虽然大家是男人粗枝大叶,但在短讯还会写“我很想你”等肉麻字句,“我们都是疼老婆的人,他说过要带老婆出国旅行,没想到已成遗憾。”
他过后继说:“我们过后会过去(丧府)帮忙,我们不能伤心,我们一定要坚强。”
张映坤:哀痛不愿多谈
记者致电张映坤时,相信是心情十分哀痛,他表示不愿多谈。黄一飞稍后补充说:“我们三人是好兄弟,他真的非常难过。”
陈温法:原定明年开唱
音乐人陈温法曾与谢继麟合作过《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说爱你》等曲,心情十分沉重的他说:“我跟谢继麟从激荡工作坊时期便认识,至今已二十多年了。”
“我们合作过《摇滚佬》专辑,原本大家还约好在《激荡25周年演唱会》上以摇滚佬姿态演唱,日期定在新年,没想到他就这样走了。”
关德辉:新编曲成绝响
当记者联络上关德辉时,他说:“我们两个月前才碰过面,他还为我电影《华Xiao英雄》的插曲编曲,没想到那已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和谢继麟认识多年的关德辉表示,虽然两人在音乐上没有太紧密的合作,但他一直都很欣赏谢继麟的音乐才华,甚至在他到台湾发片时,曾推荐过谢继麟的作品给台湾制作公司,那首歌后来被郭富城录用了。”(作品是郭富城的《逃不过》)
童欣:风趣慷慨执着
童欣道:“他是一位好前辈,他对音乐、吉他和创作都很执著,几年年我发行第一张个人创作专辑,他教导了我很多事情,虽然他外表看起来很严肃,但其实他是个很风趣的人。”
虽然目前已鲜少合作,但童欣难忘当时制作《想疯而已》专辑时的点滴,“当时我只是向他请教,结果他二话不说就来帮忙我,我很感激,他还为我写了一首《Here's My Story》,里面写的就是我的心情,直到现在我都很感动。”

1 comment:

一介草夫 said...

文坛的一大损失,让人悲痛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