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2, 2013

二十岁的痕迹

人生岁月尔尔,在平淡中能寻得几丝快乐?半段回忆,也可调遣半生的了。

当时我的感受还不只於此,有多少人是需要被慰藉的?而又有多少人是为生活奔波而被现实担子压下来的?

生活实在不易,而人又要为这些事情劳苦终日,终年,什而终其一生岁月。。。。。。

很难回忆近几个月的种种感受,就好像在根本不属於自己的土地上,硬要把自己生根。。。。

想当年的狂热和所谓好气质的自傲,都被现实洗刷无尽了。。。。。

我曾一再的想过,也许过去的种种,都只能属於从前的梦了,就像小时候,曾对一只纸船、一片落叶,所发出的绮梦一样。。。。。。

也许我要否定那从前被我珍惜过的事物和记忆了。。。。

不是对你个人如此,而是对一切,都改变了。。。。。


人与人之间
总相隔在不同的对岸
你不来摆渡
我只好自制木伐
你不供我停泊
我只好再飘流
再寻另一个彼岸
或者回到原先的地方
人生原就是一程飘航
即使我累了
歇息之后
一样是寻找
一样是飘航

人也实在奇怪,好好的自己的地方不要,却硬要投向別人的地方。。。。


(一九八七年,初到吉隆坡当记者,诸事不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