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15

枉自为人,诸神不鸟你




大宝森节的晚上,我经过一间印度庙,看到两个华人,在膜拜印度神。

我一度滿腹狐疑,什么样的因素,让印度神得到非他族类的崇敬?

入睡后,我发了一个梦。

同一间印度庙,手持一根长矛的印度神站在门外向我召手。

我搖搖头,心里想的是,我又不会讲淡米尔语,懒得理你。

印度神却开口说话了,我不确定那是什么语文,奇的是,我听得懂。

他说:“在下是MURUGAN,你进来忏悔赎罪,我解除你的疼痛。”

我惊奇问道:“你讲华语?”

印度神说:“神没有种族之分,没有语言的区別,用感应力沟通。”

我狂笑:“大炮仙!谁不知道你是印度神?”

印度神淡定的说:“那是人界给我们的区分,在神界,当了神还自我区分,我们称之枉自为神。正如在人界,当了一国领袖,还自我区分,我们称之枉自为人。”

我扯开话题问:“我没做错事,你为何叫我忏悔?”

印度神说:“你整天鸟人,鸟人不忏悔,会变魔鬼。”

我狡辩:“我只鸟该鸟的人,何罪之有?“

印度神说:“问题就是,被鸟的人不认为应该被你鸟,你最好赎一赎罪。”

我无言以对,继续狡辩:“我也没有感觉疼痛,你如何解除我的疼痛?”

印度神说:“你整天鸟人不觉得痛,被人鸟回就痛了。人家说你是奸商,你就心痛了!人家叫別人不要支持你的族群商家,你不但心痛,还愤恨悲痛。”

剎那间,果然感觉到了隐隐作痛,渐渐变成咬牙切齿的绞痛,痛入心屝,痛到梦醒过来。

梦醒了,印度神不见了,就不痛了。

天亮了,带着手机进厕所,一边大便一边浏览面子书,发现一个名叫依斯迈沙比里的部长级人马,抨击华人商家在汽油价格下降后不降物价是奸商行为,并呼吁人们杯葛华人商家,然后,一群自称“我们都是依斯迈沙比里”的巫统支持者,和一大群愤怒不已的华人,掀起漫天的鸟来鸟去,华人群体中,又分不同阵营,另外来一番喧天的鸟来鸟去。

耳边兀自回荡起,梦里印度神的一番话语:当了神还自我区分,枉自为神,当了国家领袖还自我区分,枉自为人。

Thursday, February 5, 2015

跟自己赛跑的另一个名字,叫內斗

 
一个车迷侃侃而谈,当今的汽车市场,跟自己赛跑为主。

如何跟自己赛跑?

他举2个例子说,奔驰在跟奔驰赛跑,丰田也跟丰田在赛跑。

奔驰C CLASS跟E CLASS赛跑,锁定C CLASS的市场,提供E CLASS的满足感,所以,现在的C CLASS,车座像以前的E CLASS那么宽,性能像E CLASS那么强,在路上奔驰的感觉,和E CLASS越来越接近,而价格呢,C CLASS始终低过E CLASS。

E CLASS 又跟S CLASS赛跑,所以,现在开E CLASS,其实开着S CLASS,那么S CLASS跟谁赛跑呢?我打岔说:“那要跟法拉利赛跑了!”他赞同,但补充:“可能就是把法拉利跑车的感觉,融入S CLASS房车。”

以此类推,丰田VIOS跟ALTIS在赛跑,ALTIS又跟CAMRY在赛跑。

总而言之,锁定既定阶层市场,提供更高层次的快感。

我问了一个关键问题:奔驰为何不去跟宝马争,偏要跟自己斗?

他给了一个关键答案:爱车的人,大都义无反顾的去到极限,开得起宝马的,不会去开丰田,开得起丰田的,不会去开普腾。同等级的对手当中,独特的感觉又占很重要的层面,喜欢奔驰的,不容易爱上宝马,喜欢丰田的,不容易爱上本田。

換句话说,第一感觉才是和竞争对手最主要的战场,此后,就是內斗。

噢!这个原理在其他领域,何尝不是如此?

怪不得,商场有商场斗,华社有华社斗,政棍有政棍斗,最惨烈的,都是內斗。

用野鸡大学銜头搞教育的要內斗,以上苍之名搞神棍的要內斗,以下一代更好为饵当政棍的要內斗,以两线制的藉口捞选票的联盟,也在內斗。

他们都是跟自己赛跑的人。

不內斗,就没有市场了。

Monday, February 2, 2015

蒲公英的孩子

以前,我很同情蒲公英的孩子。

直到它落户在我家庭园,我开始对它感到厌恶。

有些东西,不在你左右,总是为它烦忧。

有些事,不发生在你身上,你不知道它烦忧。



Sunday, February 1, 2015

昨天我遇到一个抢匪

昨天我遇到一个抢匪
他说我的东西收在家里
不抢是一种浪费
今天又遇到抢匪
抢了东西还给我安慰 
他说被抢是一种幸福
至少没有被强奸
该当欢喜面对
至少老命保住
该当感恩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