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7, 2015

妹妹乖!哥哥疼你!


 中秋节前夕,我倚在母亲床头,听她说小时候的故事。

不经历那个乱世年代,只能凭空想像,什么叫做兵慌马乱?什么叫做民不聊生?

日军侵略的年代,母亲轻描淡写形容说:“日子真的好艰苦!”

在母亲还不完全懂事时,外公外婆就离开了乱世,八个兄弟姐妹,就靠大舅兄兼父母职,一手带大,从生活起居,终生大事,都是大舅作主。

而今,八个兄弟姐妹,就只剩下大舅和母亲在世。

说着说着,大舅由表哥表嫂搀扶着,来探望母亲了。

两兄妹身体都不好,接近一个世纪的兄妹情,却依然深情动人。

大舅今年93岁,世上很多亲朋戚友的名字都想不起了,妹妹的名字却牢牢不会忘记,世上很多事情都不在乎了,却依然在乎妹妹的健康,世上所有烦琐俗务都不放在心上了,对妹妹的疼惜,却坚持牢牢系在心灵最深处,82年来牵着妹妹的手,粗糙结了斑,始终不放。

大舅问母亲今年几岁了,母亲回答说:“82岁了!就快要老过你了!”

大舅凝神想了好久,自言自语说:“我连自己几岁都想不起了!”

母亲像个妹子似的,流泪跟大舅投诉说,病痛好辛苦,大舅像个大哥哥般的轻抚妹妹,按按妹妹的手,按按妹妹的脚,轻轻的说:“强着点,大哥还要你陪!”

看似没有太大表情,却煽情得旁观的我们,眼眶红透。

母亲的记忆力,比大舅清晰许多,聊起接近一个世纪的前尘往事,母亲多次竖起姆指说:“我大哥!GOOD!GOOD!GOOD!”

两兄妹的健康,连闲聊都支撐不了太久,表哥多次提醒大舅,该休息了,大舅一连搖了几次头,对妹妹的不舍疼惜,深深表露在淡淡的举止间。

直到实在顶不住了,他才同意表哥扶起回家休息。

我不确定大舅和母亲的兄妹情,还能维持多久,回来都门的路上,却一直想着,母亲还为我们在世间,留着九个兄弟姐妹。